来自浙江省东阳市画水镇群众的呼吁
04/12/05    清峰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6881

从来不曾想到在彩云之南的高原上竟有如此让我心醉神迷的古城。平坦的石板路,弯弯的石拱桥,潺潺的流水,清新的空气,洁白的云朵,纯朴的人们,处处充满诗情画意。

我们去的那个清晨,刚好下过一场秋雨,整个古城的空气都是湿漉漉,雾蒙蒙的,游人还不是很多,偶尔有几户纳西人家在门口升着煤炉做早饭,缕缕青烟透过雨雾飘散在街头巷尾。走过一条又一条幽黑的石板路,踏过一座又一座古朴的石拱桥,在深深的小巷中徜徉,这样的清晨让我们的心情变得恬静而安祥。水是古城的灵魂,玉龙雪山融化的雪水汇集成玉泉,分成三股穿街过巷,形成"家家流水饶诗意,户户垂杨赛画图"的景象,清清浅浅的水中,红的、黑的、白的鱼儿在自由嬉戏,宛如身处"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乡。

丽江的夜晚却又是另一番景色。灯火通明,游人如织,街两边的小店摆满琳琅满目的商品。沿河的商铺都挂着一排排红灯笼,红色的灯影倒映在清澈的河流中,如繁星闪烁。酒吧里飘过纳西族小伙的歌声,来自各地的朋友或一杯酒或一壶茶,在这个醉人的夜晚品味丽江古城的韵味,那是一种闲适、安逸、淡泊的心境,更有一份醇厚、开阔、明朗的胸怀。在小河里放一盏天灯,许一个心愿,带走所有的烦恼和不快,或许今夜就能做个甜甜的美梦。

江南水乡的秀蕴加上高原古城的厚重,这样的一座古城,我已不止是迷恋,而是完全沉醉了……

“歌山画水”之乡为何满目疮痍?

引子:浙江省东阳市,素有“歌山画水”之乡的美誉,说的是山的秀丽,水的柔美。然而,就在这画水之地、该市画水镇,因为浓重的化工污染,如今却是满目疮痍。

山不再青,水不再美,农田不可以耕种,庄稼无法良好生长。空气中飘浮着化学气体,严重腐蚀着群众的身心健康。村民们忍无可忍,奋起反对,只求拥有一片蓝天,一滴绿水。

自3月20日左右至今,每天都有五六百人围着化工厂区,邻近各村也相继投入到这个行列,并在厂区周围搭建了十多个临时帐篷,夜以继日,准备持久战,坚决要求化工厂、农药厂撤离画水镇,决不罢休。

前几年,浙江提出了建设“诚信浙江”的口号,现在是大力建设“平安浙江”的口号,我想,以后应该提出建设“环保浙江”的口号,并做出这样的努力。因为,生存环境,永远是第一位的。

这是一件值得所有人深深思索的事……

清明时节,本应是扫坟祭祖的时节,然而在东阳市画溪镇,那里的农民却没有如往常一样上山扫墓,在进行着一项事关生存环境的行动。在镇的路旁,笔者亲眼目睹了一幅幅 “还我……,我要……,大家团结一致……”等触目惊心的标语,这样的标语挂满了大路小路的两旁。这是发生在浙江省东阳市画溪镇的一件大事。

2005年3月20日左右至今,一连十多日来,每天有成百上千人员围堵着位于该镇西南角的“画溪工业园区”,强烈要求具有极大环境污染的化工厂、农药厂从这里迁出去,为了不再让它继续毒害这里勤劳善良的人们,不再继续毒害离厂区不远的小学、中学,不再让毒气、毒水不断侵蚀孩子们稚嫩的身体和心灵。

支持、响应的人们从四处八方赶来声援,用行动或者言语来加入这行列,尽管他们可能面临严重后果。但群众们都是无辜的,因为他们都是化工污染的受害者;他们是忠诚的,因为他们都是好人民,好群众;他们都是善良的,因为他们仅仅要求拥有一片明净的空间,几分可以耕种的土地。我想,更可怜的应该是那些天天饱受化工气体毒害之苦的孩子们,他们天真无邪的眼睛不得不面对这丑恶的现象……

在前几年,东阳市大力建设各类工业园区、专业化园区的时候,如服装园区,电子园区等等,化工园区的建设不知何故要建到画溪镇(现应叫画水镇,因为与相邻的黄田畈镇合并且改名为画水)。当地村民在未建设之初就已极力反对,许多村民就在为此极力奔波游说,以免这种污染在这里扎根,以让子子孙孙继续能有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但一切努力到最后都是徒劳。

该镇上集中着六个行政村,挨家挨户,分别叫一二三四五六村。工业园要设在一村和五村的良田上,部分土地要被征用。这两村村民极力反对征地,迫于村民压力,这两村的村委会开始的时候不敢同意征用土地。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是怕被人唾骂千古,有的是村里的许多小组生产队长不同意征地,不签字许可。在暂时僵持了一些日子后,村民们突然得知土地被征用了(第一次约是70亩),村民们背后破口大骂那些签字同意征地的队长,村长,许多有关人员收受好处费的消息也在村中广泛流传。为了个人既得利益,出卖了自己的良知和首先,出卖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出卖了村民对其的信任,更出卖了万代子孙的生存之基。

化工厂、农药厂就这样开工建设了。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接下来发生了一系列事件。

年长的老人痛哭流涕大好的农田和土地就这样被填埋了,老婆婆和老爷爷们点起香烛祷告,希望上天能保佑他们,能显灵帮助他们生生世世生存的良田不会消失。

年轻一点的、头脑灵活一点的村民汇集到一起,不停地到镇政府找镇干部协商,要求停止化工厂区的建设。

然而平民的力量是有限的,一切都无法变更,既成事实了。

群众们愤怒了。白天刚开挖的道路到晚上就被填平,刚堆砌的路基就被埋没,刚垒起的围墙就被推倒,就这样在反反复复中无声的反对。

在2002年的某天夜晚,许多村民来到镇政府,要求镇长为此事作出合理解释。然而镇长和其他一些干部却在镇上的一家酒店喝酒正酣,酒兴正浓。村民心中更是火上加火。在喧闹中争执推搡起来。村民们从背后推着他往建设区走,要他亲自去看看。有的村民在混乱中揍了他。镇长的鞋子也不知何时丢掉了。那一晚,是不平静的一晚,什么样的结果,笔者无从细说。

第二天,一些闹事的村民被抓进去,一共约十余人,后来,这些人被处以长短不一的刑期,大约被判刑的人有9人。

化工园区在保护下就建起来并投入生产。

如果各个化工类生产企业从一开始就做好环保工作,处理好三废、三渣等问题,我想以后的事就不应该会发生了。最主要的问题我想应该归结于这些生产企业没有执行国家有关环保的规定,没有重视环境问题。有些人自以为给主要的若干个村部各种好处就可以相安无事了。事实并非如此。

每个身在异地的东阳人都时刻关心着家乡之发展,也衷心地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够一日一日富起来,所有的农民都能够过上小康甚至大康的生活。在当初建厂的时候,笔者也曾经有过某种期望,希望这些厂区的建设能够象横店集团那样,带动当地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促进当地经济的飞速发展,因此,心里还是抱有一种很大的期望的。

然而,事情的发展让人大失所望,感到痛心。

村民失去了土地,没有经商或者手艺的村民生活并未有多少变化,相反,依*土地生活的村民反而感到压力更大。这一切归根于污染的严重。

众所周知,化工类企业的污染是相当严重的。环保处理是关键。正因如此,这些企业在环保上没有投入或者投入不够或者干脆是投入后不使用环保处理设备,为有些事情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化工厂、农药厂在夜里排出大量的废气,废气随着空气的流动扩散到各个角落。相距不到千米的村庄首当其冲。醒夜的老人们首先闻到了难闻的气味,刺鼻又刺眼。特别在有些郁闷的天气,化学气体驱之不散,在严重的时候刺得孩子们睁不开眼睛。当我的家人告诉我,我的孩子在起来上学的时候因为气体的刺激睁不开眼睛而大哭的时候,我的心里一阵阵刺痛,泪水也打湿了我的眼框。

由于空气污染,镇上的小孩子们咳嗽感冒特别多,村里的医疗室是应接不暇,而且特别难治,往往带有呕吐。我想这与污染定是大有关系的。笔者本想把孩子带到外地读书,但限于经济和精力还不够力量做到,再何况家中还有父母兄弟姐妹呢,他们又该怎么活呢?更有甚者,周边的农田由于污染,菜农们渐渐发现蔬菜再也长不大了,这距离建厂才一年多时间呀!!!到了2004年,人们渐渐发现,邻厂区下风向的山上的树木也开始枯萎。原来二角钱一斤的青菜也涨到了一元五角以上一斤。而化工厂给村民的补贴却仅有一年80元钱。在我回家的时候也曾听说厂里为补贴村民数目也不太少,但这些钱被村官们……特别是有些村官,利用自己是村干部的机会大肆捞钱,承包厂里的房建工程、装潢工程,道路等。过年过节的时候,大小厂长为了求平安,用各种方法孝敬村官,中华或者大红鹰的香烟,购物券,安排工作等等。相反,因为菜价上涨过多,村民的消费支出反而更大了。对收入可以的人来说是没什么,但对没有什么收入来源的人来说呢,结果又是如何呢?

现在,该镇农民为失去的土地而反对的行动正在继续,并没有停止的迹象,尽管市及画溪镇领导为此事正在采取一系列相应措施,在广播中也发布了市政府要求这些化工厂停业整顿的决定,以防事态进一步扩大,但这些农民为土地、为生存、为子孙、为环保的行动仍将继续。

暂时停业的处理方法是治标不治本的,暂时的停业还可以重新生产,环保的问题一天不解决好,污染就不会消除。如果现在撤出厂区,对于污染的土地,或许有救;当然,这样对厂而言是有损失的。但生命大于一切,群众利益高于一切,我想这关系到数万画水镇民众的生存问题,是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为官者可以调任,可以升迁,而且他们在城里根本影响不到,但对于天天生活在这环境中的民众们来说呢,他们为何就要来承受这种污染的痛苦,难道他们就是不人吗?反之,如果是为官者之亲朋好友孩子在画水生活,天天得那样面对恶劣的环境,他们又将会作何感想呢?

农业是农民的立身之本,失去土地,何来农业?因此,如何处理这事是摆在当前市领导面前的一个重大问题。他们是父母官,有责任有义务尽快妥善地处理好这件事。

首先,必须尊重民意,不能伤老百姓的心,抽老百姓的筋。

其次,经济发展绝不能以损害环境为代价,要不然这样的发展只是暂时的,到最后必将尝受损害环境和民心的苦果。我相信,破坏环境必将受到大自然的严惩。

第三,就算当前的领导一时出了政绩,后来为官者却得来扫这个苦尾巴。

第四,如果仅想依*强制的力量,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强制处理这事,我想必将更加激起百姓的愤怒和怨恨。

关于此事,村民们有的甚至委托人到中央上访,有的打电话到焦点访谈,有的也打电话到杭州都市快报,有的到省政府上访,以求公道。

现在,十多天来每天都有近千人围着化工厂区,为了未来的生存而行动。不管结局如何,我们将试目以待。

最后,请关心和支持环境保护的朋友们帮忙发这个帖,或者帮忙转帖。笔者代表画水镇数万民众和孩子向你们致以最真诚最衷心地感谢!谢谢你们!!!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6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