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入中国民主正义党与“神”的目的
03/27/04    刘冠宝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551

Liu Guanbao在中国,我们都经受过马克思主义哲学教育,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能记得的只剩一条术语:唯物主义。

这条术语留在我脑子里的印象很简单:

唯物主义就是不相信神,不相信存在超自然的力量,而且自然是人可以改变和战胜的,“以人为本”应该是符合唯物主义的,这属于世界观,叫唯物主义世界观。

我最记得的一句话,好像是工作单位的党支部书记经常说的:“世界观与思想方法主导着我们一切。”其实就是这句话的缘故,让我对过去学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还留下上述这点印象,否则,今天这些东西我大概早就全部还给政治老师一点也不剩了。

改变我世界观的关键一天应该算是1999年8月20日。我8月2日从加拿大偷渡进入美国被捕,8月20日被释放。我不但没有被要求提供担保金,而且移民官还问我想在美国待多久,想赚多少钱觉得够了,我说我打工赚5年的钱应该够了,然后我就回中国去。移民官告诉我说可以,并且还告诉我说,5年之后如果我希望留在美国,只要不犯罪,就可以向美国的移民法庭去申请留下来,我问“申请留下来”是不是就是指“申请绿卡”的意思,移民官说“是的”。

我后来一直在纽约,我把我所遇到的事情告诉我这里遇到的朋友,没有一个人相信我,每一个人都说我是“做梦”或“胡说”,少数人说我可能搞错了,就连帮助我查询去法庭时间的律师也觉得非常奇怪而怀疑我是否“弄错”,一直到2002年,我遇到正义党的石磊,石磊也没有搞懂发生在我身上的是怎么一回事,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听说过有偷渡被美国移民局抓了的人会遇到我这种优待。但石磊没有说不相信我,而是研究了一下之后对我说:“你真神啊!”我当时的回答是:“不是我神,是我遇到神了。”我说完,石磊纠正说:“不是你遇到神了,就是你遇到神的使者了。”

虽然石磊对我的谈话有点像是说笑,我可是认真的,因为自1999年8月20日之后,我真的不再相信我自己了,我开始相信一定有高于人与自然的力量在起作用,我把这种力量称作“神”。自那以后,我经常思考这个问题,我也去过教会想了解教会对“神”的解释,我也尽力回顾我们中国民间一般对“神”的理解,我发现,我虽然相信了“神”,但我依然无法接受任何一种复杂的宗教,而且,我认为,既然“神”是高于人与自然的,那么人就不能全部懂得“神”或了解“神”。这就是我当初的世界观的变化,我已经彻底不相信“唯物主义”了,特别是那种“以人为本”的说法。

不过,石磊告诉我,既然我认为是“神”帮了我,让奇迹在我身上发生,那么“神”一定有目的,他问我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说“没有”。我真的没有。

但是,被石磊这样问了,我就总是摆脱不了要想这个问题:“神”给我这样的优待,要我做什么来报答“神”呢?或者就是石磊说的,“神”是什么目的要这样优待我呢?我老这样想,有时还会想得走神,就连做工的时候因为想走了神而榔头敲到手指头的事情都有过。

我也开始害怕起来,我害怕如果我一直不能了解“神”的目的,那么“神”是不是今后会修理我,让很坏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呢?我越想越怕,越怕就越想,我想一定是“神”开始怪罪我了,让我自己拿起榔头敲我自己的手指头也许是一种警告和提醒吧。可是,“神”究竟要我干什么呢?

我再次希望到教会去了解,不过我没有能够得到准确的回答,教会只告诉我要相信神和服侍神,却没有人能告诉我“神”如此优待我是要我具体做些什么,什么是“神”的具体目的。

就为这事,我很痛苦。

后来我在路上遇到石磊,曾经躲开石磊,都是石磊的那句话,让我无法摆脱不去想,而且越想越怕,越怕就越想,却没有答案。我曾经心里责怪石磊。

不过,系铃还需解铃人,最终在2003年初,我路上再次遇到石磊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根据我的情况,他认为“神”要我干什么呢?

石磊说:“你偷渡来美国,被移民局抓了,释放你连一分钱担保金都不要,你也没有说你害怕回中国会受到政治迫害,美国移民官不但给了你5年时间在美国合法工作,不递解你,也不叫你出庭,而且还告诉你5年之后可以向法庭申请‘绿卡’,虽然我不了解这是怎么回事,但你是不是相信是‘神’让这样听都没有人听说过的好事发生在你头上了呢?”

“我绝对相信。但你说‘神’是有目的,我也相信‘神’是有目的,但‘神’要我做什么呢?”我问。

“你是不是相信‘神’其实让发生在你身上的任何事情,明显的,奇特的,不明显的,不引起注意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凡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其实都是有目的呢?”石磊问。

我没有这样想过,但石磊这样问我,我想了一下,我说:“是这样。”我确实这样认为,但我之前没有这样想到过。

“那好,你为什么会在路上遇到我?”石磊又问。

“‘神’有目的地安排的?”我说。

“中国人管这叫‘缘分’,意思是一样的,是不是?”石磊说。

“是啊。”我说。

接着,石磊一句一句地问我,我一句一句地回答,这些问题是:

--你知道我是正义党的,对不对?(我答:是的。)

--你知道我没有时间管别的事情,只管正义党的事情,对不对?(我答:是的。)

--你知道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向你介绍正义党,对不对?(我答:是的。)

--你知道正义党是主张在中国实行民主自由的,对不对?(我答:是的。)

--你知道你也是盼望中国能够实行民主自由的,对不对?(我答:是的。)

--你知道民主自由比专制独裁好,对不对?(我答:是的。)

--你知道民主自由提供像你这样的人的机会要比专制独裁提供你这样的人的机会更公平,对不对?(我答:是的。)

--你是否了解正义党和其他海外民运组织在主张和认识上的不同之处呢?(我答:不清楚。)

--难么,你是否相信今天“神”安排你遇到我的目的是让我有机会向你介绍正义党,也是让你了解正义党呢?

石磊就是这样步步深入,最后告诉我说,他认为“神”的目的,不是让我在美国合法地待5年打工赚钱的,而是给我5年时间改变自己,并且也为改变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状况去做,而我却已经浪费了3年时间,还剩下两年。

“为改变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状况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你觉得什么最重要?你认为自己能够做什么呢?”石磊说。

我还是不知道,让石磊告诉我,他说:“你自己不能了解,让我告诉你也是‘神’的安排,我们都是‘任神摆布’而不是‘任人摆布’的,所以我说了的话,你是否愿意,完全得你自愿。改变中国人的信仰状况是改变中国政治与社会状况的前提,你应该把你的经历和我们的对话写下来,在正义党网站发表,你也应该把你的经历和我们的对话去告诉你周围的人,向他们解释,这样你就在影响别人,你就在改变中国人的信仰了,这就是你应该做的,这就是我认为的‘神’优待你的目的。并且,这是我告诉你的,而我是正义党的,你也就应该加入我们正义党,今后以正义党的名义去做。”

石磊反复强调:“我们都是‘任神摆布’而不是‘任人摆布’的,所以我说了的话,你是否愿意,完全得你自愿。”

之后,我做到了向周围的人解释我的经历和与石磊的这段对话,可是我写了好几次就是写不好文章,今天终于得到石磊的指教和帮助,把文章写好了,我觉得很满意,有一种觉得自己变大了,变重要了,变有意义了的感觉。另外,自那之后,我的许多精神痛苦和对将来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了。

我就是这样成了正义党人了。

我经常想到那句“世界观与思想方法主导着我们一切”的话,关于“思想方法”我还是不很明白,但我已经明白“世界观”真的是主导我们人的一切行动的,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不能解释和解决的事情,相信“神”的世界观却能够解释和解决,信仰的意思指的是相信这个世界是怎样的,信仰并不一定必须是宗教。

让更多的人,特别是在中国的,还在被迫接受唯物主义世界观教育的人,来了解我的经历和我与石磊的这段对话,以及我是怎样在改变了的世界观的主导下,在行动上开始做改变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状况的事情,就是我这篇文章的目的。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