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中国对外决策中的影响
04/04/05    吴祖康    中国918爱国网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9259

    一、网络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统计:中国大陆上网用户总人数为7950万,18-60岁年龄段占80.4%。上网计算机总数为3089万,WWW站点(包括.CN、.COM、.NET、.ORG下的网站)总数为60万个,国际出口带宽总量为27216M,连接的国家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等。调查结果显示:以获取信息作为上网最主要目的的网民所占比例一直遥遥领先,接近网民的一半左右,人们对互联网的使用更加深入和广泛。

    随着中国网民人数的迅速增长,随着网民社会阶层构成的广泛化和平民化,互联网上的民意越来越能代表现实社会的民意。民众在发现了互联网的优点之后,也越来越熟练地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表达他们真实的心声。当他们发现政府领导人也对互联网上的民意予以了高度重视后,这种表达的行为更是得到了无形的鼓励。网络技术的推广和运用使我们这个社会成为信息社会,网络对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有非常大的影响。

    具体到政治生活中,网络带来的主要作用有:1.是信息的及时化;2.信息范围的广泛化。而信息的及时化和信息知道范围的广泛化,给政治和外交带来了深刻影响。

(一)信息的及时化

    2003年里,每一个中国互联网事件的焦点,对准的都是平民的权利和大众的民意。民生民权和民族主义成为了其中最突出的主旋律。普通民众第一次由自己放大和传播了自己的声音,并且通过这个渠道,让政府的高层领导得以避开重重传递的弊端,直接听到了民众的心声。这两个原因,以及由此为我们的社会带来的深刻变化,都让2003年的中国互联网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特别的色彩。

(二)信息范围的广泛化

    2003年里,普通的平民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上的主角。不论是关注的,还是被关注的;不论是发起的,还是参与的,每一个重要的互联网事件里,都是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民众的身影。

    回顾2003,给每个人留下了自己的回忆。对于中国网民来说,2003年,将作为中国互联网历史的“平民年”,成为永远的历史标记。

    经过了2002年年末“上海热线哈日论坛风波”的洗礼,原本以个体行动为主的中国民族主义者已经发现互联网是集中他们散乱声音的最好载体。“罗刚事件”第一次让他们有目的、有意识地聚集到了一起。而这次事件所引发的民间反日情绪对整个2003中国的影响之深远,在当时,谁也没有预料得到。

    随着民众对社会事务的参与意识日渐提升,对重大事件表达出自己的关注已经是人民群众的自然反应。当主流传统媒体主动地、全面地参与和引导了这种关注后,民众自发的表达意愿就会得到充分的释放,并乐于让主流媒体代行这一职责。但是,当主流传统媒体没有充分地将民众的这种关注意愿代为释放的时候,互联网就成为了平民“自助”的表达平台。

二、网络对国家对外决策的影响

    1.正面影响:

    1)信息对称化后,可以群策群力、集思广益,政府因为信息掌握不全面的决策失误的可能性降低。
    2)增强大众对决策问题的理解,营造一个良好的决策氛围,建立一个良性互动的平台。
    3)增强大众对决策的认识,正确把握和理解政策的精神,为决策的执行创造良好的环境。

    我们可以看看03年中国互联网的几个焦点事件。

    事件一、关于“对日关系新思维” :

    在两年前,中国民间的“网络抗战”爱国活动还是散乱无章的、以个人的零散自发行为为主的一盘散沙。马立诚先生的“对日关系新思维”也许最初是希望对高层的对日外交提供某种参考,但最后演变的结果却是让原本只是处于萌芽阶段的民间“网络抗战”爱国意识得到空前的发展和团结,并进而把自己的活动方式从简单的口号发泄提升到了系统地、全面地对中日关系进行反思和检讨的层面,进而推动“二战遗留问题”的解决。这种变化,可能是大家事先都没有预料到的。

    这个在年初各个论坛上兴起的声讨运动揭开了2003年中国民间“网络抗战”爱国运动的序幕,现在回过头来看,它的作用是加速和激化了民间网络民族主义团体的产生和组合,并让一些原本已经被传统媒体淡忘的民间爱国者走到了“网络抗战”爱国运动的最前台。

    由此,也引发了学术界的关注和讨论,这些讨论我们应该给予肯定。同时,我们倡导的是——理智、理性、思辨,而不是漫骂。

    事件二、高铁方案八万签名活动:

    关于“对日关系新思维”的讨论只是让民间团体走进了网络,而让他们第一次在中国互联网上正式地、有具体目标地发出自己的声音的,是由民间团体网站发起的“反对京沪高铁使用日本新干线技术”网上签名。 在短短十天内有超过八万人次在活动中完成了网上签名程序。活动的目标:简单明了。强烈要求政府不予考虑由日本企业独揽高铁工程的方案选项。
    对于这次活动的目的是否符合理性思维的争论也许还会持续很长时间。但是无论如何,就组织这次活动的根本原因来看,本次活动已经达到了它的目的——谁都明白,在短短十天内就聚集起的这八万个签名,反映的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技术问题。

    事件三、声援侵华日军化学武器受害者,网站联合声明和网络签名行动:

    继京沪高铁签名活动后,针对“齐齐哈尔8.4侵华日军遗弃化学毒剂泄漏事件“,为了表达中国民众对日本索赔和迫使其清除遗留化武的决心,民间网络团体再一次发起网上签名活动。自2003.8.15 17:00 始至 2003.9.15 17:00结束,在一个月时间内一共有12518个网站响应,网友签名达到1119248人,“百万网友签名声援84毒气泄露事件受害者”活动对于相关诉讼尤其是“9.29宣判”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事件四、大陆保钓人士启动“保卫钓鱼岛行动”:

    在经过长达半年的筹备和联络之后,6月底,首次以大陆保钓人士为主的保钓船队从浙江出发了。几天以后,当这些纯粹由民间人士组成的船队安全回港的时候,中国政府正式发布了对无人岛屿的民间租用开发办法。两者的时间配合“偶然地”恰到好处。

    这次保钓行动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组织者最大限度地利用了互联网。从活动的发起,到策划、筹备、募捐、宣传,所有的活动都是利用互联网作为联络平台,参与者也都是通过网络进行工作联系。事实上,如果把声援本次活动也视为参与的话,通过互联网参与这次保钓活动的大陆网民人数达数万之多。“保卫钓鱼岛行动”一直持续至今,宣示了中国人民对我们的领土的主权诉求。

    如果说,这次活动的外在焦点是行动本身的话,那么它的内在意义就是:以这次活动为标志,已经蓬勃发展的中国民间网络爱国团体正式把自己的活动范围由虚拟的网络世界走进了现实!随后由这些团体发起的到各地的日本驻中国领事馆门口“无声抗议”活动也证明了这种趋势。     

    事件五、中日联合会议暨中国爱国网站协调会议:

    “中国918爱国网”和日本“中国人战争受害要求索赔律师团”于5月15日在上海联合召开了“中日联合会议暨中国爱国网站协调会”,会议讨论了全面解决被掳往日本劳工问题的“政治方案” ,组建了“中华爱国联盟网”。中日两国民间的近三十个网站分别在5月21日和24日共同发表了“中国日本民间网站联合声明”,这是中日两国民间网络团体第一次通过互联网表达了“直面历史 共同走向未来”的愿望。

    2.负面影响:

    1)民族主义情绪对决策的干扰,这种干扰主要是给决策造成压力甚至有可能左右决策。这样,民族主义等其他一些社会情绪就会因此泛滥, 给政府决策及决策的实施带来被动。
    2)政府由于全局利益和长远利益的需要,可能会在一些局部利益上作出放弃的决策,就会给政府带来暂时的信誉危机。
    3)但这种放弃暂时需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知道,但由于网络的存在,可能会造成秘密泄露,给国家带来损失。

    如“西北大学日本人表演事件”,如果一切都像西北大学的同学们原本希望的那样,也许这个事件会仅仅属于现实世界。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没有这样。在现实世界中的骚动和狂躁之后,网络里也掀起了一阵阵狂风和大浪,煽风点火和谣言惑众突然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充斥在各个中文论坛的版面上。到处都有人喊打喊杀,到处都有人释放流言。以至于在以后的几天里,如果你单单看网上的流传,那么就连西北大学的同学们自己都会对各种五花八门的事情经过的演绎所迷惑。好在已经树立起形象的几个民间爱国网站及时表明了冷静的态度和理智的立场,西北大学事件也最终得到了平稳的解决。

    我们大概永远无法弄清,在事发的头几天里,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论坛里同时出现了那么多离奇夸张的“真相”。西北大学的学生们大概也永远无法明白,为什么有人以雨点般砸向学生和武警的砖块来表达自己的“爱国热情”。我们唯一已经明白的是:幸好去年是2003年;幸好没有任何人遭到致命的伤害;幸好局势得到了迅速的控制;幸好我们的政府已经比以往更加成熟。

三、网络对决策影响的规律与途径

    我们已故的先总理周恩来先生曾经说过:“外交无小事”。对于我国对外的政策和策略,目前还是掌握在部分高层手中。正是由于一直以来的“外交神秘化”,广大的平民都不可能知情,所以对于出现的国际事件、国与国之间的冲突和矛盾,他们不可能满足“公式化”的表态。而当看到国外的政府和民间所表现出的那种默契和一致时,这种情绪就更为激烈,而已经具有“网络话语权”的网民们也就首当其冲了。而这种情绪的表达,可以成为政府态度的民间支持,也可能成为一种对抗和破坏。

四、利用好民间网络,为国家对外决策起到更积极的作用

    1、利用好民间网络的必要性和意义:

    理性和服务于国家战略大局的民间网络仍然是必须和有益的。基本策略就是政府支撑,民间唱戏。
    1)以民间的形式宣传党和政府在对外决策的政策、战略考虑,在政府和民间架起一道联系的桥梁,扩大政府在对外决策问题上的影响渠道,扩大政府的战略缓冲空间。
    2)约束和疏导民族主义,避免民族主义情绪化甚至极端化,最终确保全国上下紧紧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
    3)民间网络只能是政府政策的辅助和补充,要服务于国家的战略大局,要帮忙不添乱。

    2、民间网络如何发挥积极作用:

    1)政府有关部门应该通过民政形式或者其他合适的形式加强对民间网络团体的领导,民间网络要主动接受政府的领导。
    2)民间网络团体要主动和政府有关部门沟通,重大行动要征得政府的同意,要始终注意把自己的行动约束和控制在民间层次。
    3)民间网络团体要约束好自己的成员,不追求名利,一心爱国,要有能力承担行动的责任。

    3、民间网络行动的原则:

    1)民间网络活动必须配合政府的外交策略,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2)现在国家正在踏踏实实地发展,完全具备理性处理许多争端的自信,要坚信国际问题最终能够得到和平解决,要自觉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局。
    3)民间网络应该日趋理性、温和,杜绝欲利用、煽动民众情绪的不良倾向。

    4、提高对民间网络的再认识:

    牵涉国际政治斗争的复杂问题要求我们认识到问题的复杂性和长期性,要加强自己的战略思维和大局意识,要从全球范围看待问题,而且要把这一思维贯穿到学术研究和实际行动的始终,切实改变冒进贪功的指导思想。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1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