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韩杀婴绝汉种(附北韩难民在中国图片)
04/03/05    法新社    江西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0231
图片由韩国首尔韩华基督教会徐京锡牧师在美国纽约向正义党提供

NKR-1中国和北韩向来宣称是唇齿相依的兄弟之邦,关系密切,实际却是另一回事。被中国遣返回国的北韩偷渡妇女,怀了孕的要打掉,不然就要死,生下来的婴儿要当着母亲面前杀掉,原因是北韩不容生养有汉族父亲的孩子……美国北韩人权委员会报告所披露的北韩,是个泯灭人性的国度。(右图:在中国深山里生活的北韩难民)

周三发表的《隐藏的劳改营——揭露北韩的监狱营》报告,是由联合国前人权调查员霍克撰写,他曾调查柬埔寨和卢旺达屠杀事件。报告指北韩当局将遣返回国的人都关进劳改营,对孕妇的迫害,更「特别应受指摘」。

迫逃华孕妇打催生针

报告引述了多名妇女在营中的亲身经历。其中一名叫崔英华的年轻妇女说,她曾进邻近中国边境的南新义州拘留中心,与另外两名女子奉派协助将怀孕女囚送到军事医院。

「崔英华所协助的妇人,给打了一支催生针,不久就生产。那婴儿当□母亲面前被人用湿毛巾闷死,她悲痛得当场昏倒,崔英华在旁看得毛骨悚然。」报告说,当局的解释是他们「不容有一半汉人血统的婴儿」。

警卫用钳戳婴儿头骨

另一名曾在新义州被关进营的六十六岁祖母,也被分派照顾怀孕女囚的工作。她向霍克说,她曾接生七名婴儿,「部份是足月的,部份是打针打掉,所有婴儿最后都被杀死」。

其中一名嫁给中国男子的女囚产子后,婴儿原本被那祖母抱着,用毛毡包着,但「一名警卫一手抓着婴儿的脚,随手把他抛进大胶箱」,「一名医生解释,北韩食物短缺,不应养育外国人的孩子」。

箱内两名婴儿两日后仍活着,一名警卫走过,「看见还有两个婴儿未死,就用医用钳子戳刺他们头骨软处」。

NKR-2这些怀了中国男人骨肉的妇女,亦受到公开批斗。报告中的杀婴事件,多数是在新义州、稳城和清津三个城市的劳改营发生,但报告指其他地方都很可能有这种做法。(左图:在中国深山里生活的北韩难民)

据人权组织估计,北韩有多达三十万人因为不堪饥荒和压制而外逃,中国不视他们为难民,一捉到就会遣返。

朝鲜族有华血统

北韩当局这样计较血统,从历史观点看,其实甚为可笑。早在中国古时,周武王推翻商朝后,就让商朝宗室箕子在朝鲜封王,西汉时又有燕国人□满在朝鲜称王,宋元时高丽王室更与蒙古帝国通婚,朝鲜民族一早已混有中国人血统。

劳改犯被车活活拖死

除了杀婴绝汉种,据霍克的报告,北韩不承认有政治犯,但其实有几十个劳改营,估计收押了十五万到二十万名政治犯。逃出北韩的囚徒和警卫,诉说政治犯如何遭百般凌虐,一幕幕尽是惨无人道。

唱南韩歌曲被关

NKR-3被关押的政治犯,有人因沾污两代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的照片惹祸,有人因唱了南韩流行曲,有的是被视为受到「意识形态污染」的日本归侨,有的只因一人犯事,要三代家人同囚,以确保政治纯正。(右图:一位被扔在铁路轨道上“示众”,相信已经被开枪打死的北韩女囚,双手依然被捆绑着。)

安奕曾被关在咸镜南道的□德营,他当苦工,要在冰封的小河破冰下水拾石头,用来建发电厂。报告指这是「杀人」苦工,几十人因为受寒死掉,更多人因冻伤失去手指和脚趾。营内亦有囚徒,遭警卫用车拖行至死。

20粒粟米当一餐

饥饿,是劳改营囚徒所受的最大虐待。逃出平壤煤矿劳改营的金永说,他们每餐只有二十至三十粒粟米和水汪汪的白菜汤,营内人都瘦得像「黑炭柴人」,很多人营养不良,生病死去,敢偷东西吃的会被打跛,甚至处决。

有囚徒饿坏了,不惜偷皮鞭浸软来填腹,结果被警卫用涂满粪便的棍子掌嘴,给活活打死。

在营内,饲养牲畜算是优差,因为可偷牲畜粮食吃,甚至吃它们粪便中未消化的谷物。(法新社)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0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