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民运白皮书》及澳州民运会议文献
04/02/05    秦晋    议报,邮件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9399
中国民运2005年澳洲大会结束后的简报 »
中国民主运动白皮书(草稿)

2005年3月20日中国的民主运动往前推朔应该距今有百年多的历史,起于晚清孙中山先生的国民革命。1911年的辛亥革命的成功,使得中华民国成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和民主的政体。由于49年中国共产党的军事胜利,神州大地实现了专制王朝的全面复辟,可以说现代的民主运动也是一场反专制复辟运动,这场运动起于76年的天安门的“4.5” 运动,后续的有79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86年的学潮,达到89年的学运的高潮。

这场运动旷日持久的持续可属罕见,中国民主运动的成功路上最大的障碍是中国共产党的顽固的一党专政和独裁。随着世界潮流的变化和世界格局的变化,中共的存在越来越凸现出了他的反动性,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从江泽民到今天的胡锦涛,整个中共的政治体系没有发生朝民主化方向变化的迹象,因而中国的民主运动在策略上做出调整的要求也更加凸显,中国民主运动应改一改以往的运动模式一适合新形势的要求。

一昧的依靠口诛笔伐,以揭露中共专制的丑行使得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充分认识中共很显然成效不彰,以诗人气质的单打独斗方式只能显示出个人的能力但不具备与中共进行政治决斗的力量,在自由环境下的海外民运个组织的独立运作形式应该有所调整。这是进行政治的较量,因此必须具有相当的力量,如今能够成型的中国民主运动的政治力量何在?

我们的运动方向是继续与目前还看不到的中共党内的健康力量进行力良性互动,还集合国内的民众,争取国际社会的民主势力的奥援,不存幻想的迫使中共退出历史的舞台。很显然前者容易后者难行,何去何从,中共的政治反对派也应有一个决然的选择。与中共的政治相抗是全方位的,但是某一个突破点确实应该尽力寻找的。政治反对派要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国际关系等诸方面都要由于中共相对应的策略。就在最近国内发生的风起云涌的维权抗争,国内不断发生的工难事故,中共两会抛出的《反分裂法》,台海的可能的军事冲突因来的地区性或全球性的格局变化,香港特首的变更对当地民主进程的变数等等,我们都应尽力发出声音和态度,如有能力的话更应积极介入,争取四两拨千斤。我们更应把自身放在一个历史的进程之中,坚强的担负起改变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现状历史重责,尽力在我们这一代在今后的5~10年内完成历史所赋予的使命。

中国民运2005年澳大利亚大会3月18日至20日在悉尼举行。兹将我们的战略、纲领和口号明确告知国内同胞、海外华侨和中国共产党执政当局。

经过民运的低谷徘徊和冷静反思,我们总结经验,决心重振雄风再出发,将中国的民主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一、

将中国的民主化纳入世界民主化的总战略之中。西方民主国家希望推动全球民主化。我们要因势利导提出,中国的民主化正是全球民主化的关键。中国人口13亿余,占世界人口1/5强。按人口算,中国是世界第1大国。中国民主化了,小的专制国家很快就会土崩瓦解。全球裁军、销毁核武器、全球环保、和平解决各国争端等事才能真正提上全球议事日程。联合国的功能会因此大大加强,并可能发生根本性变化。国家的功能可能相应退化,一部分职能上交给联合国,一部分下放给各国地方政权。人类理想的大同世界可能水到渠成而实现。所以,中国的民主化,对全球的民主化和全人类的和平发展,至关重要。我们将以这样的战略姿态赢得国际民主力量的支持。

二、

关注国内人民的疾苦,支持他们维护权利的斗争。农民、农业和农村问题已经威胁到中共统治的根基。免除农业税的措施仅是历代统治者的“薄赋轻徭”政策模仿而已,而且已经为时太晚,更无法改变一党专制下农民悲苦无告的悲惨境地。城市居民在官商勾结的房地产泡沫浪潮中挣扎,工人阶级在矿难、低薪、下岗威胁中生活,他们的抗争使中共当局感觉时时都坐卧在即将喷发的火山上。中国已被世界反贪大会确认为世界贪腐大国。中共贪官侵吞总额达两千亿美元(1.5 万亿人民币,占国民总产值1/7),一年出口创汇的八成都被贪官吸吮。大量中共贪官携款外逃。我们的诉求是:还政于民,还财于民,还家于民。还政于民就是要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实现人民的基本权利,废除现行的虚伪选举制度,让城乡各阶层,各民族人民真正选拔各自权益的代表,让人民中确有治国能力的人才,进入各级议会和民主政府,治理国家,服务人民,同时接受多政党、新闻界和人民的监督制衡。还财于民就是切断中共“党库即国库”的窃国体系,财权重归民有。要象以色列人民追捕纳粹凶手那样穷追到底,追回所有被共产党贪官所鲸吞的财物,尽可能将他们一一捉拿归案。还家于民就是制止泡沫房地产房价,制止吃人的圈地风暴,让市民“居者有其屋” 就是重新界定中国的土地政策,明确土地的所有权,真正让“土地还家”,农民享有经营权和所有权。废止变相的种姓歧视制度城乡户口制,农民不再是人下人。中国公民不论到祖国的任何城乡都可以任意迁徙,不要暂住证,不要迁移证。

我们将拟定未来民主政府的一整套治国纲领。你们说共产党不行,你们能行吗?你们能拿出一套治国方针来吗?许多有头脑的人,一再这样问民运人士。因为共产党一再宣扬,在中国,除了中共,没有任何政治力量能够驾驭中国。我们要告诉所有的人,我们行,我们一定行!除了借鉴了世界各国健康的民主政体,我们在治国方略上更有超越中共的眼界心胸,能团结各类治国英才,制定具体的方针政策。我们将拿出一整套高超的治国方案出来,让全国人民看到永不再受政治折腾之苦,安居乐业的现实前景。

三、

从街头运动到议会政治。过去民运活动偏多于街头抗议,今后要逐步转向议会政治,向世界各民主国家政治家、议会和政府领导人发出信息,不断交往,也施加必要的压力,督促和推动他们向中国当局发出声音,发挥影响,打击中共当局的气焰,限制中共的举措,实现国际民主力量对中共专制势力的围堵效应。街头运动也不宜偏废,但要注意重规模,重媒体,重实效,利用海外媒体,影响当地人民,教育留学生和海外华侨,警告海外的中共帮凶羽翼。

我们不主张勉强的民运统一。俄罗斯东欧和韩国的民主经验并不能证明,统一的民运是建立民主新政的必要条件。意见多元本是民主政治的题中应有之义。不如提倡海外民运友好竞争,具体项目的自由合作,即使不相参与,也不互相拆台,处处乐观其成。冷静拒绝一切 “亲者痛仇者快”的干扰和互斗。礼貌交换意见,决不互相攻击。中共的派遣人员总会介入混乱上下其手,我们基本上信息公开,并无机密,所以决不展开任何形式的“抓特务”活动。如果证据确凿可以交由民主国家的司法机构惩治。根据东德等国家的经验,专制倒台以后,档案公开,所有曾替特工机构暗中作恶的人物时间地点全部曝光,邀功文字皆成肮脏罪证,一一报应不爽。高瞻远瞩,心胸坦荡,我们就能心无旁骛地开展工作,把时间精力花费在打击专制,推进民主的刀刃上。

四、

《反分裂法》是中共欲将海峡两岸人民进一步推向战争边缘的信号,也是中共陷入社会矛盾重围,希望转移人民反抗斗争视线的诡计。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坚决反对用战争手段来解决两岸争端的行为。我们强调,真正妨碍两岸和平统一的主要障碍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台湾人民刚刚摆脱了一党独大的统治,无论如何也不愿意重新纳入比原来更加野蛮的共产党专制社会。中共的一党专制才是两岸人民最大的敌人。

我们也反对欧洲联盟取消对华武器禁运。中共独裁者掌握了先进的武器和技术,中国人民将遭受更加深重的折磨,海峡两岸的紧张局势还将更加火上浇油。对华武器禁运是对“6.4”暴行的惩罚,今天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比“6.4”时期有所改善,甚至人权迫害的手段变得更加狡诈险恶。所以禁运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取消。部分欧洲国家取消这项禁运的言行既违背2004年10月通过的《欧洲宪法》,也违背法国1789年的《人权和公民权利宣言》,又违背1949年德国的基本法人权条款。

谴责《反分裂法》,制止解除对华武器禁运,是我们运用多种语言游说各国议会的重大活动的第一波行动,今后我们的类似活动还将继续向纵深推进。

我们不主张暴力政治,更与一切恐怖组织划清界限。我们希望中国的民主化尽可能地和平转型。但是一党专制是中国政治改革路上的一道天堑,“6.4”则把中共当局推倒了这道天堑的边缘。政治改革势在必行,躲是躲不过去的。我们敦促中共领导人,老老实实踏上民主自由的这条金桥大道,向中国人民、海外侨胞和全世界人民负荆请罪,才是唯一出路。我们呼吁胡锦涛、温家宝早日取消一党专制,实行民主选举,保障言论自由、信仰自由,释放一切政治犯思想犯,欢迎海外流亡人士回国。中国实现民主法制后,共产党可以作为众多政党之一参选参政,除少数罪犯要依法惩办之外,多数中共党员可以享有其他老百姓一样的权利和自由。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的宏伟理想将在我们的努力中实现!

中国民运2005年澳洲大会结束后的简报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10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