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BBS --“水木清华”风波
03/30/05    中国青年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913

 “我的人生从此改变了”

 当你在Sterm或Cterm等软件中敲入以下地址:166.111.8.238,你便叩响了一扇看不见的门:“欢迎光临BBS水木清华站……”

 这里有30多万注册用户,如果化作人口,其规模相当于中国的一座小城市。这30多万“人”都“活”在一台小小的机器上。

 网友们说,这里600多个版(讨论区),关照你生活的方方面面。刚踏进校园,你可以去新生版,新生可能遇到的问题,这里会告诉你该怎么办;你要选课,你可以去选课版,哪门课上得好,网友们早就给出了建议;你要深造,去考研信息版看看;缺钱花了,兼职工作版上一堆兼职工作招聘信息;想买啥卖啥,二手市场版交易繁荣;交流学术,去各类学术版,国内国外的学长甚至师长在那里给你支招;想谈恋爱,去鹊桥版、去谈情说爱版、去男孩版,去女孩版;要找工作了,去 career版,那里有许多招聘信息和网友们分享的面试经验;你结婚了,去家庭生活版……

 新闻、音乐、艺术、军事、鬼故事、天文、宠物、美食、园艺、流行音乐、影视……网友ourselves说,再冷僻的话题,只要有人愿意交流共享,你在这个空间里,都会找到一个大小不等的群体。

 这个空间如今的繁荣,是“懂懂”10年前开始架设这个空间时未曾想到的。1995年,凭着对计算机技术本能的热爱,这名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学生在实验室里一台386机器上捣鼓了一段时间,成功架设了全国高校第一个BBS。“当时只是感觉新鲜。想通过它结交朋友,接触外面的世界。”这位如今已经毕业的网友说。他从1993年开始“玩”BBS,那时,BBS在台湾很红火。而他做的,是把网友们公布在网上的代码“移植”过来。这些代码,按照互联网的原初精神,无偿共享。

  BBS开始流行起来。

 南京大学的几位电脑爱好者在学校实验室的电脑上架设了小百合站,北大的“大侠”架设了北大未名站。武汉大学的珞珈山水站、复旦大学日月光华站、西安交大兵马俑站……成千上万的人们在BBS里相遇。在水木,同时在线数最高曾达到23000人。在南京大学小百合站,同时在线也高达逾万。

 网友夏增民写道:“在有BBS之前,信息的传播基本上是单向的,即有主动的信息发布方,对象则是简单的‘受众’。”而BBS上,“信息交流成为积极的互动交流。这样,人的主动性、自主性以及个体尊严都得到了彰显。”夏增民认为,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就此被改变。

 网友马帅回忆,1995年年底,他看到实验室的师兄在一台486电脑上操作着一个小小的黑黑的telnet窗口(早期的BBS通过telnet方式登录),看着那一行行的字符,心里非常奇怪:这有什么好玩的。

 但当他也像师兄那样操作着这个小黑窗口时,他却感到这里“提供的是一个人与其他所有上网的人自由、通畅、友善交流的平台,或者说机会,它具有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魅力,即使它只是敲击键盘通过字符的交流”。“我的人生从此改变了。”马帅除工作、睡觉时间,其余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泡在水木上。只要能上网,他的春节和元旦的钟声都是在水木上听到的。

 他当时是“超级大菜鸟”,但他在水木上获得了“一个课堂根本比不了的学习环境───去试,去找,搞不定就问,反正你一定会获得答案的,并且会很快”。当然,随着他从虾米成长为“大虾”,他也会在电脑版上就某款主板和CPU以及内存的性能说个喋喋不休,教网友怎样攒电脑。“在这里,我感受到需要别人和被别人需要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事情。”他说。

 法学家贺卫方也是一名BBSer。四年前,他的学生教会他怎样“玩”BBS,他成了北大未名站和一塌糊涂站的用户,还时常去几个高校BBS的法学版转悠。

 他喜欢把文章贴到BBS上,能得到网友很好的反馈。“这里是我课堂的延伸。”博导贺卫方说。一次,他在复旦大学演讲,讲演晚上10点结束,11点,坐在宾馆里电脑屏幕前的贺卫方,看到日月光华站上网友们开始评论他的讲演。他兴奋地前去“迎战”。

 他和他的硕士生博士生们在一塌糊涂站内申请了一个封闭的讨论区“法学的魅力”,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能上网,学生和导师就能一起交流读书心得,通报新书,评点论文等等。

 他把BBS看作这样一个场所:“交流思想,共享知识,甚至情感。”而且,“这种交流无疆界,”贺卫方说,“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大家能够那么坦诚地交流。真的特别美好。”

 “每个人都可以自得其乐”

  BBS是什么?谁也说不清。网友blackyak说,也许“它是长久以来变成的一种习惯,习惯那个黑黑的屏幕,习惯Re,习惯ctrl+P。”“Re”,指BBS里回复他人的文章;“ctrl+P”,BBS里自己发文时所用的快捷键。电脑的键盘,把许多不知名的人连结到一起,从“Re”和“ctrl+p” 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快乐。

 似乎很难解释为什么无数的BBSer会像longleg那样,只要能上网,随时在电脑上开着一个BBS窗口,飞快地敲击着键盘,时不时冲着屏幕傻乐。即使看电视里世界杯足球赛的直播,他同时也一定要到足球版上“挂”着,在水木上,仅那一个版,最多时曾有一万多人在线,评论、欢呼或沮丧,甚至破口大骂。 “不管是找信息,还是找朋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BBS,”网友angel说,她的很多朋友都是在BBS上认识的,包括她现在的丈夫。“BBS是生活的一部分。”

 像她一样,几乎所有的BBSer,在生活的一部分圈子里,有一个现实中的姓名,而在生活的另一部分圈子里,朋友们直呼他(她)的ID(指账号)或网上昵称。

 在现实生活中,BBSer们会忍不住从嘴里蹦出“分特”(英文faint的音译,原意为晕倒),在BBS里,它被用来表达各种各样的情感,无奈、反驳、惊奇、愤怒、沮丧……;他们在宿舍里卧谈时接着聊BBS里被热烈讨论的话题;他们说“灌水”、“挖坑”;他们有时穿着“版衫”(通常是某个版面网友自发设计、体现该版特色的文化衫)招摇过市;他们时常会举行“版聚”……

 现实生活中有什么委屈、兴奋、愤懑、困惑都要拿到BBS里去说一说。就像menphis那样,有朋友从国外给他带了法国电影《红》、《白》、《蓝》三部曲的剧本,他不亦乐乎地到阅读版上去“显摆”。另一扇电脑屏幕后的女孩心动了,发文问:“能借给我看看吗?”后来,她成了他的女朋友。

 不久前,来自不同高校的网友,在水木上动员起来,合作拍摄了一部校园DV,其豪华“演员”阵容动用了70位版主。“这个空间能给你提供无限种可能性。”网友longleg说,“每个人都可以自得其乐。”

  BBS的“十大热门话题”排行,排第一位的也许是关乎国计民生的某个话题,而紧随其后的,也许便是某位网友失恋后的苦水,甚至,鹊桥版的一张征友照片,引来的网友回复,能够排上当日十大热门话题首位。

 一位BBS站务说,即使是在十大首位,也不一定意味着什么。纵有几百个ID甚至上千个ID在回复和讨论,可是,比起站上同时在线的用户,毕竟还是一小部分。“这里没有主旋律,这里太多元了,”他说,“如果说有,那一定是跟大部分网友利益密切相关的。”这位BBS站的管理者说:“没有人能够引导网友们谈论什么。”

 “我没法想像这样的一个环境:只有高尚的严肃的健康的美好的言论,而完全没有低俗的轻松的甚至无聊的话题。那是不可能的。”BBSer贺卫方说,“两者是共生的,当你想像着只要前者,不要后者,那你就会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每个ID都是平等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里是杂乱无序的。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前站务vaporing这样描述这里大体的秩序:站务委员会、数百名版主、每个版上一批铁杆网友。每个BBS站都有站规,每个版面都有相应的版规。一名网友如果违反了某条规定,会受到相应的处罚,比如封杀账号若干天。

 版主有权根据规定删除网友的文章,可以酝酿一些治版方针。网友pippi自从当上版主后,便到处研究其他版的版主如何积聚该版人气,最后发现,“你得知道网友们喜欢什么。”如果版主也违规,便面临着随时被弹劾的危险。

 网友Guobo曾经当过一届版主,“感觉像是领导啊”。他开玩笑说。事实上,他跟所有版主、站务一样,都是水木上的义工。

 有一天,他被一名网友“弹劾”了,“罪状”是“多处违背站规和不遵守《BBS水木清华站版主管理办法》,已构成失职”。弹劾者搜集一系列证据,诉称: “有网友公然趁版主不在灌水,Guobo上线以后没有做任何处理。有网友发表无关文章,Guobo上线以后没有做任何处理。Guobo参与灌水,煽动灌水。”

 一系列程序随之启动。仲裁委员会成立了由5名网友组成的调查小组,Guobo也搜集了证据前去“应诉”,为自己辩护;支持和反对的网友纷纷前去发文。

  Guobo号召支持者说:“大家等待结果就是,不要有过激言论。弹劾是每个网友的权力。”

 弹劾者回应说:“弹劾不弹劾与我并无大碍,但是,能给大家一点法律的意识绝对有好处。”

 最后,Guobo收到了来自站务委员会的严重警告:“根据仲裁委员会对××版版主Guobo失职行为的认定,经站务委员会讨论,给予××版版主Guobo严重警告一次,希望引以为诫,更好地改进工作方式。”

 站务是执法者,在有些BBS站如一塌糊涂站,站务是全站直选,在另外一些BBS站,站务是从志愿的资深网友中由现任站务考察选拔。他们的任期一般是两至三年。他们都是BBS里“自生出来的”,“我们都是过客”,水木的现任站务menphis说。

 这一点,水木最初的架设者懂懂也不例外。担任了一年站务,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投入,他便辞职了。此后,他跟一名普通网友一样,没事开个窗口,但他很少发言,他喜欢“潜水”。

 站务们也要受到仲裁委员会的监督。在小百合站上,有类似的组织称作纪律委员会。任何网友都可以自荐申请当纪律委员会成员,站务委员会将从自荐者中挑选出十几名候选人,在专门开辟的版面上陈述自己,接受网友质疑,最后由网友投票选出。这个监督组织既负责监督版主,也负责监督站务。

 小百合站前任站务vaporing说,自这个组织成立以来,曾有两次与站务委员会就站内事务争得不相上下。其中一次,“纪委”以全体辞职向站务施压。

 而vaporing本人,也曾被一名版主投诉,最后收到来自“纪委”的警告。“纪委讨论些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无权干涉。”vaporing说。他只有乖乖接受警告。

 几位站务们更倾向于认为,BBS是从民间生长出来的一种虚拟空间里的自治组织。“每个ID在这里都是平等的。”vaporing说,南大一位副校长也上 BBS,小百合站上有人抨击他,但这位副校长从来没有要求站务们查出抨击者的注册资料,他在这个网络世界中,按照网络规则来处理,要么跟人辩论,要么乾脆不理。

 从今年3月开始,情况也许将有所改变。根据上面的新规定,高校BBS相继限制校外用户,一些站点如水木清华站限制校外用户登录,还有一些站点如北大未名站,则限制校外用户注册,所有版面对校外用户设为只读。“人气是BBS最至关重要的东西。”一名资深网友说,“因为互联网本身不提供信息,提供信息的是一个个具体的用户。”

 据保守估计,水木清华站,校外用户占一半以上,南大小百合站,校外用户也在一半左右。看来,水木清华等大学的BBS注定要变成高墙隔断的自娱自乐的内花园了。(记者包丽敏)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09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