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03/25/05    武振荣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6491

(1)

目前中国民运到底处于什么阶段?我提出这问题不过是想同民运诸君们商量,在商量的过程中虽然我们不一定要形成一个统一的见解,但是一个相对集中的意见或者一个大体上趋同的见解却是当前的民运发展所亟需要的,否则,我们只站在一个过时了的立场上看民运,就没有办法和力量将民运推向一个新高潮。我自己虽然不敢自诩对于民运的形势很了解,但是,我从民运的刊物和民运人士的许多言论中发现,许多人认为已经有了20多年历史的民运好象还处在“揭露”共产党的阶段,如果这样的看法被认为是正确的话,那么,我们海外民运人士的主要任务肯定是“揭露共产党的腐败和罪恶”。但是情况若不是这样,假设我们对民运发展的阶段性问题有了一个比较正确的认识,那么,我们已经由最初的“揭露”阶段进入了“组织”阶段就应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于是,我们工作的重点就应当有所不同,由此而决定了我们的精神面貌和思想态度都应该随之变化。

(2)

如果认为民运仍旧处于“揭露”的阶段,那么,在“揭露”共产党制度的腐败和黑暗方面,我们这些海外民运人士肯定不是最佳的人选,最佳的人选是共产党内部的那些职位高的贪官或者和职务高的贪官们同流合污的社会上的大款。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理论上的最佳人选并没有在事实上做出最好的揭露,有些人即就是从中国逃了出来(其中有高官和大款),也还是缄口不言,可见共产党所造成的恐怖在这些人的身上是永远消除不了的。正因如此,所以如果我们从政治上而不是从技术上来分析这种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揭露”共产党阴暗面的最佳人选除了贪官和大款外是中国社会上那些数以亿记的人民群众,他们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和他们比较起来,我们这些侨居海外的民运人士根本算不得是“优秀者”。其实,在这些目前还缄口不言的普通人民的心目中共产党制度黑暗到了什么程度和共产党员腐败到了何等地步,谁不清楚呢?所以即使没有我们民运人士的“揭露”,中国人民也早就心中有数了,因此我们即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拿不出更特殊的东西就是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了。在这里,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决定性因素与其说是共产党的腐败,不如说是人民的进步和人民的发展之所需,是人民进步和发展要求中国一定要实现民主化,所以即使共产党不腐败,这样的进程也是要发生的。

到今天为止,许多民运朋友还认为我们的任务主要是“揭露”,这样的一种错误的看法束缚了我们民运人士的手脚,转移了我们的视线,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把我们的精力消磨在这些价值不很大的事情的上面。如果现在的中国人民象50年前或者20年前的人民一样,相信毛泽东的“太阳”可以“照暖人心”,相信邓小平的“政策”可以“富民”,那么,我们“揭露”的时代就不会过去,可是呢,现在的情况远远不是这样的了,人民对共产党的批评和批判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绝对不是过去的那些年月中的老样子,正因为如此,我们民运人士如果认识不到这些现象,认为民运人士的任务还是“揭露”,不就是落后于人民和落伍于时代了吗?其实,在今天我们负有的任务是组织性的,即把发生于人民群众当中的和中国基层社会里的那些没有被组织起来的、不成体统的民主的因素给组织起来,从而形成一个民主的系统的体系。这样的工作和这样的方式意味着在过去的时间中,我们的人民不是没有拿到民主,而是意味着我们没有把拿到了手的民主抓紧、抓牢。在过去了的时间中,这样的民主也有可能打上了“不民主的人物”的烙印(比如说是毛和邓),所以我们在“去”“烙印”时就扔掉了这些东西。我们的本意是好的,因为我们在选择民主时是要选择最好的,那些和“不民主的人物”没有任何联系的民主不就是最好的民主吗?但是,民主不可能纯粹化和标准化的事情我们却知道的不多,因此,我们在抱着取掉“烙印”的想法的时候,就免不了要把民主剜的千疮百孔,到最后这样的民主的价值就再也提不起了,只好撇弃了事。

在这里,我们如果认为民主化的任务有一个整合民主的意思在内的话,那么,整合的需要就迫使我们不得不对于以往的“上过手”的民主有一个重新的认识和评价,只有这样,民主运动才能够有起色,否则,运动即就是走过了20多年的路程,我们还得要“从头开始”。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共产党否定性的历史观才必然在我们民运队伍里泛滥成灾。要知道,共产党每前进一步,都得以此前的那一步的错误为其代价的情形就可能在我们的行为中被克隆了。可见,我们民运人士要能够成功的肩负起我们中华民族实现民主的重任,就必须在民主上有一个创造性的进步,而这样的创造性进步只能够表现在我们对民主的突破性认识上。换句话说,我们发现“不民主”的事情太多了,发现民主的机会也因此而大大的减少了——这就是目前我们队伍中的一种很不好的风气。

(3)

我们若是从思想上清楚的认识到当前的中国民主运动处于组织化的阶段,那么,我们就会想着如何把“揭露”时期所抓住了的那些价值组织在较大范围内的政治运动之中。只有这样,民主运动的发展才会在新的阶段上有新的起色。要不然的话,我们身子在运动的新阶段之中,思想还停留在原来的那个过去了的老阶段上,就有可能变成为自相矛盾的人了。

在谈到民运的组织阶段和组织方面的问题时,我想有两个问题值得注意:一是不要把民主制度和民主运动混为一谈;二是不要把民主理论上的东西和民主运动视为一体。就第一点来讲,民主的制度中的多党制现象往往给我们民运人士造成了这样的错觉,以为民主的运动也应该是各自孤立的或者分裂的,不存在统一或者统合的意义。正因为这是对民主理解的失误,所以在这种失误存在的场合,有些人就可以利用民主的多元化来抵制民主运动的整合性和统合性,他们根本就不研究和不理解任何一个民族或者任何一个国家的成功的民主运动都必须存在着一个最低意义上的统合;没有这种统合,民主的力量在向专制主义的进军中就有可能被分散。就第二点问题来说,民主的理论和民主的思想固然没有一个象马克思主义那样的具有“统治”意义的体系存在,但是,这丝毫也不能够否认在民主的体系内部存在着一个可以把民主的意义维系住的价值架构,而这样的价值架构在民主的运动中也会必然的有所表现,不了解这一点认为民主运动长期地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是一个“正常现象”,那就是“歪嘴和尚”念错了民主的“经”。

民主只能够在多党制中保持,民主的理论只有在冲突或者斗争中才不会衰败,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可是我们却完全忽视了要现实民主的伟大事业就必须要能够成功地组织民主的队伍和民主的大军,否则,民主就可能流于空谈。所谓的组织,就是指政治的组织、思想的组织、理论的组织、和精神方面的组织,中国民主运动其所以走过了20多年的路程还是一蹶不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民运人士用一种政治上(而不是法律上)“绝对的个人自由”来解读民主,于是,一个本来应该具有内在统一性的政治运动就被人们拆卸成为零打碎敲的“异议运动”了。这样以来,在我们的队伍中间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身为民运人士却说着“异议人士”的话,行着“异议人士”的事。

在这里如果有人认为我的文章是旨在驳斥“异议人士”的言论,那就完全曲解了我的用意,我只是说这里发生了价值搭配的不当,“异议人士”的言论只有被组织在批评、批判、“揭露”的层面上才有价值,在被安排到民运队伍中就面临着价值的滥觞。在这里并不是任意的一个价值可以在任何的场合中都是有意义的,恰恰相反,要保持某种价值就得研究和注意价值的不同种类,从而作到给不同的价值以不同的定位。在我的看法中,“异议人士”没有组织民主运动的义务,因此,他们在发表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时可以做到完全的“自由”,甚至这样的“自由”可以被发挥到“随心所欲”的程度,但是同样的事情就不能够出现在民运人士的身上。民运人士是负有领导和组织民主运动的责任,是责任中的人,因此这一角色决定了他们言论、行为的责任性,使他们失去了“任性”的“自由”,所以他们的言行要受到运动的规范,要受到自我的约束,不可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样说就怎样说”。只有这样,民主运动进入有效的组织阶段才会有希望。

(4)

这篇文章只是要讲明一个问题,即民运发展到今天,应该走整合和统合的道路,至于说怎样才能够向这个目标迈进的问题,则超出了本文的议论范围。目前抵制这个新的运动阶段的阻力主要的是来自于民运的内部,共产党对民运的渗透和瓦解固然是一个问题,但是它绝对不是主要的问题。在历史上,共产党组织之中混进了国民党的人和共产党的人打入到国民党内部的事情是屡见不鲜的,大凡存在着敌对组织的社会无不有这种情况,所以在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时候,抵制共产党渗透的最有效的方法是民运队伍的组织势头日渐强盛。要不然我们的队伍如果被“抓特务”的呼喊声充满,我们大家都急于抓特务,那不是正好中了共产党的阴谋诡计吗?

组织的任务在除了我们上边所说的思想和精神方面的准备外,还有一个行为上的准备,而这样的准备的方向应该是朝着一个更大的整合目标迈进。于是,原先那些分散的小组织(包括海外的民运政党)实行相互靠拢和相互集中的动作是很有必要的,以大会或者小会的方式就共同的问题展开讨论;在讨论中寻求共识是非常好的,尽管这样的行为要到达到最后的大整合还可能需要很多的时间,但是,我认为一旦有了个好的开头,就有了希望。在这个意义上,我祝贺“中国民主运动2005年澳洲大会”的召开,也把这篇短文交给大会筹委会,作为我的书面发言。

说明:

我和大会筹委会的秦晋君没有见过面,他在网上看到了我写的拙文后和我取得了联系,于是我们之间就有了通信往来。前不久,他热情的邀请我参加澳洲大会。但是我在韩国是申请中的难民,没有出入韩国的自由,所以,我就只能够以书面语言的方式参加大会,我的书面发言是不是说了题外的话,还请秦晋君及筹委会诸君们斟酌。

顺祝大会圆满成功。

武振荣  2005 、3、7、于韩国首尔特别市。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07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