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批“中国人权丑闻”,茉莉遭抹黑
03/25/05    大参考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992

智叟:国内湖南省冒出一个自称“刘建安”的人,替刘青打抱不平,揭露茉莉坐牢时的一些事迹,被加拿大一个化名“安魂曲”的人(估计也是湖南省人〕在网上到处贴。可见,在一点点小钱的催化之下,这些人的丑陋心灵就暴露得很充分。万幸的是,刘青等人不掌握国家机器,否则,茉莉等人那是要给扣上一个“泄露国家机密罪”或者“扰乱社会治安罪”的了。哈哈。此事再次证明,不论是吃八万年薪人权饭的高级白领,还是苦大仇深的民运人士政治犯,在个人的层面上,与共产党员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我们唯一不想灰心的,是建立一个好一点的制度,让坏人在好制度里很难做成坏事。人类无数实践证明:民主是好制度。

耕夫问:茉莉老师,有网文说你曾经为参加知识竞赛自愿延长出狱时间,是否真实?没有任何恶意,只想知道网文的可信度。

茉莉茉莉答:这种网文半真半假,真实的情况是,我在长沙女子监狱做教师,做得很有点成绩,几十个女犯因为我开设的“高等教育自学”课程,而获得大学自学考试单科结业证书。这不是我吹牛皮,长沙监狱的历史上记载着。

对于我来说,教育是我的本行。女监的干部和我相处得比较好(几乎没有人真的把我当作罪犯),我的教学成绩也使长沙监狱感到自豪。于是,我获得很多减刑分。

但由于我不认罪,减刑分不起作用。有一次,湖南劳改局宋局长来长沙监狱视察,我拦住他告状,很生气地质问:“人家杀人放火的罪犯,他们的减刑分都可以兑现,为什么我这个政治犯的减刑分不算数?”我还说:“你们要认罪才减刑,我没有罪怎么认?”

宋局长当时没有回答。后来,可能是因为他的努力,我被批下提前几个月出狱。

通知来时,我正带领我的一组学生准备知识竞赛。长沙监狱是模范监狱,教育科的负责人很看重荣誉,决定延迟几天放我出狱。

高墙电网,警卫森严,人家不放,我是决无可能按时出来的。不管人家怎样善待我,但我仍然是一个囚徒。

这一点有人故意视而不见,以为我是有权选择的。

当然,我也没有反抗,我知道在减刑的问题上,长沙监狱的干部本来就是帮我忙的,为了她们给予我善意,为了我的那些想要赢得知识竞赛的学生,我多呆几天也是应该。

共产党的制度很坏,我们要谴责那个制度,但是,在那个制度工作的人却并不个个是恶魔,有的女人,是很有人情味的。

我一直怀念长沙监狱那些帮助过我的女干警,也怀念那些想要读书的女犯学生。能够在长沙监狱的一两年时间里,使一批女犯走上自学大学课程之路,是我生命的价值所在。

以这件事来攻击我和共产党合作,没有多大的意思。

其他我就懒得辩解了,希望这样的回答令你满意。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06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