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回国训火记》
03/16/05    安普若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9586
(一) 宝马金鞍、启程回国
在美国生活了十多年了,房子,车子,孩子,票子,位子,五子登科,该有的都有了。Bob看着这么多的低级的家伙回国去骗,心里痒痒的。那个吴征和老婆离了婚,在美国开了两个公司都黄了。什么也没有了,就剩一身行头和一辆奔驰车了。到处找机会想挣钱,疯了似的。最后象难民似的跑到纽约,竟吃起了软饭,拿扬澜当个摇钱树。还有那个潘小刚,骗了南海油再骗西藏,最后牛吹漏了,进去了,无期,你说这不是自找吗。Bob心想就这水平都能回国去骗,可见国内也是太好骗了。与其让这些低级的骗子到国内去丢人显眼败坏我们海外学人的形象,还不如我去大显身手一下。

所以,Bob决定回国。

回国前Bob为自己定下了三大原则:

第一:低调行事。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不上电视不登报。一句话,骗人的有嚷嚷的么?!

第二:除了必须得编的,其他一律说真话。真话是最好的瞎话!

第三:不与任何知道我底细的人接触。什么小学同学,中学同学,大学同学,一律“甩货”,不能联络。

Bob在申请美国护照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改了这个洋名,护照上的全名是“包博孙子”(Bob Sun)。其实他本身不性孙,孙子是他在日本时改的日本姓。但包博喜欢这个姓,首先这是太阳的意思,日本人最喜欢太阳。中国话叫孙子,也没什么。只有先当孙子才能当老子,《孙子兵法》是包博最喜欢的书,三十六计已经倒背如流。Bob最喜欢的还是还是包博这个名字,包博者包涵博大的意思。听着就大气。用这个名字没人能查得到知道我的底细。Bob就通用,又好记。如果你用Bob Sun到“古狗”上去查,保证有三千条记录,你哪里找人去?

包博2002年开始作回国前的准备。先把那艘停在后园的游艇卖了。当初买了也没玩过几次。再把他手里那点股票也卖了,尽管股价低迷,好在大部分股票都是七八年前买的,卖了还有赚。

回国要靠包装。包装就要全方位立体多层次的包装:从公司名字到名片,从网络到办公室,从西装到汽车。

先请律师花几百美元在英属百幕大群岛注册一公司,就是那种离岸公司, 公司注册资本不需验资,没有资本额限制 ,古董是匿名的。然后在香港开银行帐户。

公司还要起一巨响亮的名字,而且要带有背景的色彩。比如保利,君安,特能让国人产生联想和猜测。包博决定就叫“利安国际公司”,有利益,又安全。这名字让人猜去吧?同时国内有点经验的都知道,爱用“安”这个字眼的不是安全部就是公安部队。“利”字也是同样道理,总参还是总装备部还是“二炮”呢?您就慢慢猜去吧!然后把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胜顿。如果谁想查公司的背景,除非你请国际刑警。

包博在国内找一个德国人帮忙在北京最贵的凯宾斯基饭店租下一个大沙龙套间当办公室,开价一天三千人民币,其实要长租一年的话一个月也就7000美元。之所以选凯宾斯基是因为凯宾斯基的洋味十足,前台的经理都是大鼻子,保证让你一进饭店就象进了洋租界,不管你在中国多大的牛B,到了这里是洋人的地盘,多牛B 你使不出来。不象嘉里中心饭店是香港人开的,一股香港兰桂坊的味道。而且凯宾斯基交通便利,酒店前面是新使馆区,酒店后面就是燕莎购物中心和普拉那啤酒坊。三里屯朝阳公园这些娱乐聚集点也不远,娱乐生活都很方便。

包博在美国雇了一个专业的设计师设计本公司的logo和网站。网站看上去特漂亮特专业,一看就是国外的专业设计师的弄出来的玩意儿,全是Flash的,但没什么实际内容。英文德文法文,就是不用中文。格调鲜明前卫并且神秘。

名片也一并由专业设计师设计了,中英文的,和网站的设计格调色彩一样。这名片可学问大了,名片就是“明着骗啊”。和网站一样,是商人的门面。这名片不能印得太cheap了,凹凸设计,用薄而硬的热敏变色纸印。手一拿,这白色名片开始变蓝,拿的时间越长,颜色越深,放下就变回去。叫你爱不释手。名片上什么也不印,就印“利安国际公司,合伙人,包博孙子”,其实公司就他一个人,不知道的以为还有一大堆的合伙人呢。可是他没这么说,没misleading你。名片下面是中国和美国的地址电话,EMAIL和网络地址。中国地址印的是北京朝阳区亮马桥路50号凯宾斯基饭店8层,其实就一个大套间,一看还以为是一层楼呢。美国地址是美国华盛顿宾西法尼亚大街,然后是一邮箱编号,特神秘,象国内当年的保密单位一样。这名片保证让你看了就忘不了。

除去名片,还有信封信纸。全部是100%的全棉重磅纸,而且信纸上面是LOGO,中间是要带水印的,对光一照就能看到一个美国国旗。和国内的人讲这是印美元的防伪的专用纸,谁见过印美元的纸什么样?摸上去和美元纸票子差不多厚,又有水印。国内的没有不信的。后来这个美国国旗的水印,还让人产生了更大的联想,认为是“美国政府授权”的。美国的国旗是美国人民的,谁乐意以用都可以。国情的差别,能让人产生这么大的联想。包博也正是想利用这些差别和联想。

办公家具用品全部在美国买,家具全部是加拿大硬枫木的,电话机,传真机,彩色打印机,台式和手提电脑,平板LCD电视,数字投影仪等等,还包括两把 Herman Miller公司的Aeron Chair办公座椅。这椅子所有关键部位都能调节;严格按照人体工程学原理设计。这可是一代名椅啊,长期在紐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作为工业设计的精品展示。办公家具及用品打一个20英尺集装箱,运到中国去,东西不少。国际公司吗,派头就要大。

然后给他自己置办行头,意大利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和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的西装一样来两套,国内这两年就认杰尼亚。懒得去定做西装了,就穿牌子吧。再来两套英国皇室Gieves & Hawkes牌的Sports Jacket和Blazer单件西服上装,这个牌子王俯井的王俯饭店底下一层有专卖店,一个单件上衣服,一万。所以国内的人穿得不多。但但香港人十分认这个英国牌子。柏帛丽(Burbery)的藏蓝色羊绒大衣和风衣各一件。两打德国雨果•波士(Hugo Boss)的纯毛T恤和法国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的真丝衬衫,各式颜色。正式的衬衫全部在纽约的“诗阁”(Ascot Chang)和Paris Custom Shirtmakers定做,改良形双扣高“温莎领”,法式袖口,袖口和口袋上有Monograms,用花体字绣着主人英文名字的缩写B.S。别误会,不是Bullshit,是包博名字的缩写。真丝手绢上也绣上名字缩写,插在西装上口袋上。各式名牌真丝领带两打。意大利铁狮丹尼(A.Testoni)和瑞士巴利(Bally)皮鞋一样来两双。这两年Bush当总统,他爱穿德克萨斯的牛仔靴。所以现在牛仔靴很时髦,包博也定做一双。而且和Bush一样,也在靴子口Monograms,锈上B.S.两个字母。范思哲(Versace)的皮带来两条,皮带的银质搭扣上是一个“蛇发女妖Medusa”的大头象,十足的范思哲妖艳撩人的风格。

衣物整整装了两大皮箱,皮箱全是新秀丽(Samsonite)ABS旅行箱。主要是因为新秀丽的旅行箱十分结实,包博不想买个一两千美元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旅行箱让北京机场的野蛮装卸给毁了。

还得配眼镜,国内眼镜竟是假货。“我可不敢拿自己的眼睛去试他们镜片的质量。还是在美国配吧,放心!” 包博想。包博配的是奥帝利Silhouette的无边眼镜,再来一个太阳镜。用德国的保时捷设计中心(Porsche Design)的牌子的金属眼镜架,广是镜架包博就花了450美元,比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007的太阳镜还fancy,还cool。

还要买个手表,让他带了多年的百年灵(Breitling)的钢和18K金双色混合的航空表退役,尽管包博特别喜欢他的航空表。当年这表是他考下小飞机驾照时送给自己的礼物,但带这表看上去太年轻。这次他为了回国,也决定送自己一个礼物,要买块好表,是买百达裴丽(Patek Philippe)还是买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后来他想想,别太阳春白雪了,还是买一块大众化一些的新款的劳力士游艇名士Rolex Yacht-Master白金手表,其实这表也不是一般的白金铂Platinum做的,它用的是铂金和钢的一种新的合金,叫Rolesium。这表的金属光泽特别好看,不象钢的发亮也不象金的那么俗气,看上去异常冷傲。一万五千多美元,也算有身价。尽管这款表大部分都是商人带,可包博这次不就是为了包装成个商人吗?

德国万宝龙(Mont Blanc)的金笔就不用了,国内到处是万宝龙的假笔,用真的也和假的一样。包博改用欧马仕(Omas)的笔了,比万宝龙笔还贵。还要再买一个英国 Papworth的全皮公文包,英国的Papworth是伊利莎白女皇二世(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钦定的为英国皇家提供行李用品的商店。国内假货挺多的,但Papworth公文包还是没见过假的,因为国内做假名牌的同志们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牌子呢。

国内时髦的东西包博也要带,佳能的数字相机,SONY的DV数字摄像机,在国内游山玩水的话也要用。包博早听说了,手机要到国内去买。因为美国买了国内也用不了,上了锁不说,而且还没有中文,更不如国内的时髦。笔记本电脑在国内也是要“扎台型”,买了一个最新型号的IBM超薄超的笔记本电脑,IBM是国内最认的牌子,外型酷,看上去牛,而且国内这个型号的机器是巨贵无比。身价的象征!

这身行头,别说是国内的同胞,香港台湾同胞也把他们看蒙了他。不过国内的同胞能看懂得不多,还是香港台湾同胞见多识光。

最后买车。包博觉得不能买奔驰宝马。国内到处都是,不新鲜。买一新款的凯帝拉客。才四万多美元。上120%的关税也不过九万多美元。又便宜又酷又新奇。全北京也没几辆。

一个月以后集装箱和车都运到了北京。包博找一个朋友从某省的武警总队花二十万人民币搞个武警的车牌。顺带从武警雇个一个志愿兵当司机,穿便装,一个月交武警总队一千五,给他本人二千五管吃管住。如果遇到路检,司机有士兵证驾驶证通行证,证证齐全,车牌是真军牌,样样手续完备。每次遇到军车检查,带着墨绿 “纠查”大袖标的大兵,夸夸地走过来,看完证件后,“啪”一个立正、敬礼,然后是横举左手,挥右手放行。每到这个时候,包博坐在车里那个感觉好啊!赖昌星当年挂的车牌是北京市公安局的,是他们局长张良基给挂的。包博还没赖大爷那么大的路子,只能挂外地的武警牌照,可是当年赖大爷的车可是没有大兵给立正敬礼啊?想到这里,包博还是觉得自己更牛B。

这大凯帝拉客挂着武警牌照,北京街头一般的交通警根本不管。有几次包博赴会晚了,司机小赵就一路按喇叭闯红灯,警察还帮我们拦别的车让路呢。在国内开这种特权车,那叫威风。

到北京后,包博第一件事是雇一小姐接电话负责办公室。要漂亮的。看了几个他都不太满意,要不不够漂亮,要不英文不行。两个月后终于雇到一个北外的毕业生,小张,辞了工作想出国读MBA,但没签下证来,一听是国际公司工资又高马上来了。人长得漂亮,英文不错,关键是特会来事,有眼力劲儿。不该多问的不问,不该多说的不说,该说时说的话还挺到位。来了没几个月,包博又给了她一个signing bonus,讲好先给五千,年底干得好再给五千。

包博一开始叫她Miss张,叫快了听起来象“密张”,有一次她开我玩笑说:“孙总,您就别酸我了,叫我张密好了!” 再后来她几乎当了包博孙子一半的家,这是后话,以后慢慢讲。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302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