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黄琦是否遭海外配合故意陷害?
★ 石磊:天网黄琦是否遭海外配合故意陷害? ★

韦石是天网海外的“临时管理员”

博讯网站创办人韦石最近在博讯论坛发表了一篇《天网真相--首次披露》的文章。韦石虽然透露了他本人与天网寻人网站、与黄琦之间的关系,但这篇文章并没有直接说明“天网临时管理员”是不是他本人。

从另一篇过去发表的《天网临时管理员关于天网管理的声明--给成都市公安局、检察院》的文章来看,联系目前韦石在《天网真相--首次披露》中所透露的他本人与天网、与黄琦的关系来看,韦石起码是“天网临时管理员”之一,这一点判断应该不会有误。当然,韦石也可能是唯一的“天网临时管理员”。

黄琦肯定不懂网站更新技术

黄琦不懂网站更新技术,这一点我与韦石的看法完全一致。

2000年黄琦被捕之前,我用另外一个化名与天网的“难搏”(当时我不知道“难搏”的真名)通过电子邮件讨论过技术问题。我用另外一个化名的目的是不让“难搏”知道我是“境外反动组织”的人,“难搏”当时已经被中共政府盯得很紧,我向“难搏”透露我是正义党的石磊肯定会对“难搏”不利。

我与黄琦讨论的技术问题很简单:我向“难搏”指出,天网《呐喊》栏目中的连接有技术故障。当时我发现的技术故障是,《呐喊》栏目中新的文章,如果用微软浏览器可以点击进去,如果用网景浏览器就不行(现在版本的网景浏览器已经没有这个问题),我建议他把连接地址的格式改为用网景浏览器也能点击进去的格式。

“难博”在回信中显然了解了用网景浏览器不能点击阅读连接内容的故障问题,但他无非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故障,也不明白该怎么修改,过了很久,问题也没有解决。

所以,我认为黄琦确实不懂网站更新技术,很可能他连非常基本的网页制作技术都不懂。

牵连黄琦被治罪的文章的“奥妙”

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忘记过,我也一直觉得莫名其妙。今天看到了韦石的文章之后,如果不是让我恍然大悟的话,至少可以说让我觉得有一点开窍了。

中共起诉黄琦所提到的文章,实际应该分成两部分,这一点非常重要,否则有些问题就会被忽略和混淆。

(1)贴在走向论坛上的文章。走向论坛是一个公开论坛,有板主管理,但不很勤快。走向论坛虽然把“六四”、“民主党”作为过滤词,但“六。四”或“民_主党”就不是过滤词了。这个论坛,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张贴。

(2)在天网可以进入到《呐喊》,这个《呐喊》有点像网络杂志,每天有更新。《呐喊》网络杂志之下设有一些栏目,中共起诉黄琦所提到的“网海拾遗”、“遥看中华”是《呐喊》网络杂志下面的栏目,不是走向论坛下面的张贴。《呐喊》杂志文章的更新,必须由管理员来做,走向论坛上的张贴,不会自动变成《呐喊》网络杂志上去。

我记得,在黄琦出事之前大约2-3天,主要由谢万军组织张贴在“走向论坛”上的文章,我能清楚记得的至少有两篇出现在《呐喊》网络杂志上。这两篇文章应该是:《中国民主党“六、四”十一周年宣讲词》、《六。四不是事件,不是风波,是屠杀》。应该还有其他在走向论坛上的关于中国民主党的文章也被选到了《呐喊》网络杂志上,不过我不敢确定是不是中共起诉书上说的《中国民主党政治纲领》、《中国民主党章程》。

在我的印象中,当时《呐喊》网络杂志栏目下还有其他一些文章涉及“六四”,《呐喊》网络杂志下面是不是有过关于“新疆独立”和“法轮功”方面的文章,我没有印象,如果有,也肯定与中国民主党或中国民主正义党无关。

正是因为看到《呐喊》网络杂志下面出现了“中国民主党”曾经张贴在走向论坛里的文章,而我使用网景浏览器点击不进去,我才写电子信给“难搏”,向他报告连接故障。后来我研究了一下,又发现文章连接的写法的格式只适用于微软浏览器,不适用当时还在普遍使用的4.0及以下版本的网景浏览器,于是我又写信告诉“难搏”问题出在哪里。可是“难搏”还没有弄明白,他就出事了。最后一次与“难搏”联系,就在他出事前几个小时。

我现在注意到,中共在起诉黄琦的《起诉书》中提到“‘走向论坛’栏目”、“‘网海拾遗’栏目”、“‘遥看中华’栏目”,当然,《呐喊》网络杂志的内容大部分选自“走向论坛”的张贴,说《呐喊》网络杂志是“走向论坛”的“栏目”未必不可。不过,这里问题的关键是--“走向论坛”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张贴的,而《呐喊》杂志栏目下的文章,只有管理员才能选择。

是谁,把成为黄琦“罪证”的文章选进《呐喊》网络杂志的栏目里去的?只有“天网临时管理员”!

这个问题我本来就没有忽略,谢万军发表的“声明”说中国民主党的文章是他组织贴到走向论坛上的,并不能说明为什么这些文章到了《呐喊》网络杂志的栏目下面去了。其实《天网临时管理员关于天网管理的声明--给成都市公安局、检察院》的文章已经透露说:

“天网自2000年4月以来,由北美寻亲会接管。我们支付网站费用和提供技术支持,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掌管系统密码。黄琦自此后无法进入系统更新内容,天网寻人栏目的有关内容都由黄琦发邮件给我们更新。”

因为我当时不知道“天网临时管理员”是谁,所以也就没有办法继续研究下去。现在知道博讯的创办人韦石要么是唯一的“天网临时管理员”,要么是“天网临时管理员”之一,因此韦石应该清楚我这里说的事情,至少我们找得到可以出来解释这个问题的人了,继续研究这个问题也就有了方向了。

韦石在《天网真相--首次披露》中说了一句“公开的论坛出现莫名其妙的文章并被法庭准确采用”,这其中的“莫名其妙”,或者明确一点说是其中的“奥妙”,目前只有韦石自己才是最好的解释人选。

如果博讯创办人韦石现在不出来解释,解释不清楚,胡乱解释,问题并不大,反正黄琦很快就要出狱了,他,早晚,即使有人要告诉黄琦正义党是多么的“中共特务党”,他会有办法读到有关文章的,这个问题不需要“等到中共被推翻了到中共国安的档案里去查”。如果有人要掩盖什么阴谋,推卸什么责任,扣到中国民主正义党头上,一定是自己在镜子中看自己看走眼了。

我对“博讯”网站一直持“不能信任”的立场

我承认我过去对黄琦案的关心很不够,我感谢韦石让我醒悟,也给了我一次补救自己过错的机会。希望这也能让广大关心黄琦案的人了解更透彻,也能让国内同海外交往的人士替自己的安全着想的时候作出准确的判断。

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不能信任”不等于是“有问题”,“不能信任”不象指控“有问题”那样需要严格的“证据”。虽然正义党里对博讯也有各种不同程度的看法,我一直认为博讯网站“不能信任”。当然,我形成这个看法的时候,还不了解韦石与天网的关系,今天我也没打算把我的看法升级。

在了解博讯创办人韦石与“天网临时管理员”的关系之前,我,还有正义党的一些其他人员,一直不信任博讯网站的管理人员,这不但与博讯网站经常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新闻有关,与博讯网站的管理人员不断“莫名其妙”攻击正义党网站“有病毒”、“黑客攻击”有关,与博讯网站用尽“莫名其妙”的并没有说服力的办法要国内人士对他们放心,和他们联系有关,更与同博讯有关联的国内人士频频出事有关。

我负责一部分通过互联网在中国大陆吸收中国民主正义党党员的工作,下面是最近受到的一封来信,大家可以先看一下:

石磊先生您好:

您怎么无音信了,您难到放弃了吗?您难到想永远这样流浪在异国他乡吗?您要是听了我这全部的计划就会有决对的信心了。不要怕我们现在的小。我现在在国内是不能有什么动作。您现在也许也有什么难处,不过您要用我,我可以帮助您解决。

这位朋友与我有电子邮件联系过,我也与他有过电话联络。可是,我不打算继续与他保持联系。为什么?我的考虑是--这个人容易出事!

中国民主正义党,不希望有人因为我们在中国大陆出事,不光我们反对替台湾做事,或者替自己组织做广告而故意“制造人权事件”,我们更觉得目前我们的组织必须注意保护国内的人士,国内人士一旦出事,实事求是地说,我们负不起责任,所以我们宁可“放弃”很多很有热情的国内人士参与我们的工作,我们也要避免因为我们组织的关系有人在国内出事。我们连自己组织的第一把手王炳章被绑架到了中国判了刑都没有有效的办法帮助解救,我们没有办法让人相信,我们也没有信心,我们能够在国内人士出事的时候提供有效的帮助。

中国民主正义党,不鼓励任何国内的人轻易地信任我们。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认为,国内寻找国外人权、民运组织的人,不会只同中国民主正义党联系,轻易信任我们的人,也会轻易信任别人,这样的人往往还没有学会保护自己的安全,他们也可能在参与了我们的工作之后对我们组织造成不利和被动,我们会采用别的办法筛选和培养一些人,筛选和培养方面的事情我不详细公开讨论。

以上说的是中国民主正义党在与国内人士交往中严格遵守的一些原则,这是为什么1999年7月份之后,除了王炳章在越南“阴沟里翻船”之外,中国民主正义党无论是国内的人,还是国外派回去的人,都没有人再被逮捕、起诉和判刑的重要原因之一。有些“小事”,中国民主正义党并不张扬,这些“小事”最后都“没事”了。关心过博讯网站的人可以比较我们的情况与博讯的情况有什么明显的不同。

当然,我不相信会有人觉得总是有人出事的地方会比没有人出事的地方更安全,我的这个看法应该不算是我的“主观”愿望。

(有关黄琦案的文章附在后面)

★ 石磊文章发表之后博讯韦石的“有力”反驳(博讯论坛, 03/15/05) ★

这篇文章的“作者”把天网的内容都“存档”了 ,比一般的民运组织要勤奋啊。你信不信任博讯没关系,最近发出的系列文章都是事实陈述。

关于“走向”论坛,过滤词你们的都存档了,这确实值得思考。

记住,本人的文章是给“各界”看的,你们诋毁之前,请先请示你们的领导。不要逼迫太甚。

如果有必要会写清水君的一些内幕,其中包括你们的一些言行。有些内幕绝对会令人震惊。记住,本人不会走政治路,不会披露你们所认为的隐私。

对于天网具体是怎么回事,你们就不要追究了,你们的声望不是我的一篇文章所能改变的,你们的“丰功伟绩”天下人有目共睹,包括对博讯用各种笔名“偷着”骂,表面支持。被揭露后,公开骂,疯狂炸版,博讯遭遇的最严重的炸版,论坛几十页数千篇侮辱的文章,就是你们干的。你们为什么伪装起来骂博讯,表面支持博讯?

无论你们什么目的,你们这种小人的行为一件就可以让天下人耻笑了。

如果你们想争论,就加一篇“正义党和博讯”的文章。

本人写系列文章,目的之一可能是放弃博讯运作的一个交代。希望你们不要再逼迫。

★ 韦石(博讯网站创办人):天网真相--首次披露(博讯论坛, 03/13/05) ★

按刑期,到今年6月天网的黄琦也该被释放了。他是中国第一个因为网上言论被公开判刑的人士,并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

作为海外一直关注并曾接触黄琦的本人,谈天网真相,有助于各界了解一些不公开的事实。了解天网事件对理解博讯的言论尺度的变化也有关系。

在2000年初,网络“泡沫”仍在高涨。本人在纽约的一家美国人开办的小型技术公司做技术主管,有一段时间三餐在公司,业余时间开发了博讯的初期程序,3月开始了程序的试运作。当时定的原则是对内容进行一定的控制,试图保障大陆不封锁。天网寻人99年底获得北京青年报的年度网络大事第二,各种媒体曝光很高。我所在公司开发一种搜索引擎,其中有中文。为了推广搜索引擎,我们对天网表示了合作兴趣,其中我们买断天网的广告。为此,本人接触了黄琦。在谈条件时,黄琦还提供了几家美国驻中国公司的广告合作意向。

黄琦的天网网站除了访问量,还有社会公益、隐含的商业价值。事实上,5年过去了,目前仍没有一家被各国网民认可的中文寻人网站。

天网发表了很多访民的冤情,最轰动的就是劳务输出渔民被强迫割除阑尾的做法,这个事件被数百家中国媒体报道,海外英文媒体也做了采访报道。天网因发布了很多冤情,全国数家媒体派记者驻天网办公室,学习体谅民情的经验,其中包括新华社的记者。

割除阑尾的报道令四川省劳务输出的权势人物不满,黄琦的寻人事务所开始受到威胁。但后来逐渐演变为“政治事件”,当局从网站的政治内容入手。

天网2月底被勒令关闭,因不忍看到这样一个倾注了心血和帮助了那么多失散人口的网站倒闭,本人和另外的留学生就将天网转移到海外。并帮助完善了论坛程序。

据本人了解,黄琦本人不懂技术,网站更新应该不是本人。法律上,不能确认黄琦就是内容的负责人(权且不提宪法赋予了言论自由)。尤其是论坛,天网的论坛为防止政治敏感内容,专门设立了禁止敏感词的功能,禁止的敏感词包括“六四”等字眼。对敏感内容也一再删除,但是海外的“正义党”频繁贴他们的党章等文章,在起诉书中提到的内容有:

在“走向论坛”栏目刊登《中国民主党政治纲领》、《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六、四”十一周年宣讲词》、《新疆维吾尔人的独立意识。因为历史上我们一直是个独立的国家》等文章;在“网海拾遗”栏目收集发表《可也不可预测的大陆将来》、《六。四不是事件,不是风波,是屠杀》等文章;在“遥看中华”栏目中链接“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分布的“两公民要求平反六。四被捕”、大赦国际:213名六四政治犯被关押“等信息。

这些事实,本人在第一次庭审前用传真的方式将本人护照复印件,以及对网站维护责任的承担声明等发给法院。在第一次庭审,宣读了本人和林的声明,黄琦当场晕倒而中止庭审。

因出身原因,本人躲避政治,天网的事件纯属无奈为了一个善良的人而用真实姓名向法庭陈述事实。黄琦被持续关押,本人方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本人认为,天网事件是天网的有关报道妨碍了某些人物的利益,而被“引导”成为政治事件,而公开的论坛出现莫名其妙的文章并被法庭准确采用,让人难免想到是在罗织罪名。

判决黄琦引用论坛的内容,对因特网行业开了非常坏的头。按此判决,任何网站如果出现敏感内容,网站的经营者可以为此坐牢。本人在接受CNN电话采访时,谈了这个看法。

本人保留了一切和黄琦来往的信件,包括天网和其他公司的商业合作意向等。

这就是天网的有关真相,以前从来没有对外披露。

★ 天网临时管理员关于天网管理的声明--给成都市公安局、检察院(博讯文坛) ★

天网临时管理员关于天网管理的声明--给成都市公安局、检察院

天网自2000年四月以来,由北美寻亲会接管。我们支付网站费用和提供技术支持,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掌管系统密码。黄琦自此后无法进入系统更新内容,天网寻人栏目的有关内容都由黄琦发邮件给我们更新。

我和天网其他义务人员都是普通的留学生,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但作为有良知的普通中国公民,无可避免的对六四死难者感到悲伤,我们利用网站表示对死者的怀念,是人性的基本体现。死者无辜、纪念无罪。

在文明社会,死者,即使是罪犯也有被纪念的权力,人们也有权力纪念他们。如果政府连这点宽容都没有,那么,我们的国家和文革时期有什么不同?

同情六四、平反六四已经是多数中国人的心声,是压抑在心底的心声。中国许多知名人士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同情六四,包括国家主席江泽民。江主席在最近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还表示学生是爱国的,那么爱国的学生死后不值得被纪念吗?

自黄琦被捕不久,我们就发公开声明,对网站内容负责。这些声明也直接邮寄给成都市有关部门,然而自始至终,成都市检察院等部门没有和我们直接管理的人员进行任何接触,关押黄琦已经达240多天。最近以煽动罪起诉黄琦,我们感到非常不安。对一个人的起诉这样不负责任,不做任何调查,以推断、臆测而将黄琦推上法庭,难道这是21世纪的中国法制吗?

起诉书甚至将论坛的文章也做“罪证”,难道成都市有关部门就无知到这样地步?论坛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发言,这样的常识都没有?天网论坛曾严格删除过激的贴文,这些管理行为怎么没看到?强国论坛上也曾有“反动”文章,请问强国的版主们被捕了吗?

为此我们特别声明,希望成都市有关部门以尊重法律的态度,认真处理黄琦一案,我们海外义务管理人员将配合调查。

联系方法:contact@6-4tianwang.com

我们可以到领事馆,甚至回国做证

大家评论:“颠覆政府”这顶帽子一拿出来,必定是要见血的,真想救人就得把自己脑袋扔进去。在海外批评当然轻松拉,有用吗?回来也没事,说自己遵守了所在国的法律,你要真能自己回来,海外就真能有影响了。可惜,知识分子!

★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关于四川成都市安局起诉黄琦的声明(博讯文坛) ★

在成都市公安局起诉书中指出:“2000年3月至6月,黄琦在其开办的“天网寻人”网站主页设置“走向论坛”、“网海拾遗”、“遥看中华”等栏目。在“走向论坛”栏目刊登《中国民主党政治纲领》、《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六·四”十一周年宣讲词》”,成都市公安局并以此为证件起诉黄琦。

为此,我们郑重声明,上述文章为我本人和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部分干部张贴,我们曾在国内数千个网站的论坛和留言板上张贴十余万次。另外,我们曾向国内发送七百万份电子邮件,内容为《中国民主党政治纲领》《中国民主党“六·四”十一周年宣讲词》等文件。

如果成都公安当局以此为借口,对被动收到文章的人定罪,那不应仅处罚黄琦一人,而应逮捕判刑七百万人。

中共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对黄琦判刑的结果,只能让全世界人民看到四川公安当局视法律为儿戏,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形象。
如果说上述文章或文件的张贴或传送属于宣传煽动颠覆政府的话,我们将为此承担全部责任。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谢万军

2000.2.3

博讯文坛发表这个声明之后附加的大家评论:

说是声明,这样的生命基本都是对结果不负责任的,存在的全部理由仅在于安自己的心。更有甚者,让世人知道我们的面目什么的,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看成是变相广告的。

★ 黄琦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成都检察院于1月2日起诉(博讯文坛) ★

天网临时管理员在天网走向论坛发布消息称:黄琦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成都检察院于1月2日起诉。

黄琦于2000年6月3日被成都市公安局逮捕。成都市公安局于8月向成都检察院递交起诉书,该起诉书因证据不足被退回。于12月将补查结果送交检察院。

起诉有关内容为:

2000年3月至6月,黄琦在其开办的“天网寻人”网站主页设置“走向论坛”、“网海拾遗”、“遥看中华”等栏目。在“走向论坛”栏目刊登《中国民主党政治纲领》、《中国民主党章程》、《中国民主党“六四”十一周年宣讲词》、《新疆维吾尔人的独立意识。因为历史我们一直是个独立的国家》等文章;在“网海拾遗”栏目收集发表《可也不可预测的大陆将来》、《六四不是事件,不是风波,是屠杀》等文章;在“遥看中华”栏目中链接“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发布的“两公民要求平反六四被捕”、“大赦国际:213名六四政治犯被关押”等信息。

博讯文坛发表时附加的大家评论:

政府以为黄是责任人,应该还觉得自己挺有道理的,本来也不想动他,要不就没那么多“利诱”了。黄最让人“愤慨”的,大概是对金钱的拒绝,让那些人对照出自己心里的丑恶,很不开心,就算同时找三个小姐,也没有办法摆脱这样的“不愉快”,这在他们看来,就算是“精神伤害”了,自然要还击。这样的环境,不能宽容别人,不敢面对自己,难怪当官的都把钱往国外存。我猜,等我们的财富被倒腾干净了,贪官基本都移民出去之后,中国的民主应该就能来了。

★ 黄琦关于被捕和受审情况的描述(摘自博讯文坛《黄奇狱中来信》) ★

6月3日下午5时左右,4位成都市公安局政治保卫处、计算机管理处的官员,其中还有3月31日关闭天网寻人网站的直接人员,来到我们办公室,当着在场两位新闻记者及来访者的面把我传讯走。在其后的审讯中,问题还是那个,删除和停止发布朱熔基关于20多万农民被切除阑尾一事。在遭到拒绝以后,公安人员又追问我,为何发表《11年来,孩子依旧半睁着双眼看着世界》,我告诉他们,这是64事件无辜死难者,有公安部的文件作证。至于孩子为何半睁着双眼,原因很简单:他死不瞑目,看着我们,看着他们。

其后,又追查了《六四不是事件、不是风波、是屠杀》、《发轮功患者残死狱中》、《中国民主党政治纲领》的来源,我告诉他们,网友发布在论坛的文章,与我无关。随后,把我安排到羁押室。

6月5日上午,一群公安将我带到家中和办公室搜查。搜走了办公用品和所有全国各地给事务所写来的求助信件、冤民们的上访材料,甚至曾丽的私人物品,而且,直今没有清单。

中午,在成都市第二看守所宣布了对我的刑事拘留。


author:石磊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03/14/05    visited:2947
printed from: CDJP Overseas Headquarters Website
website address: http://66.49.218.225/gb/article.php/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