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诱导蒋美丽女士意欲何为?
03/12/05    两眼发呆    博讯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204

今天上网浏览看到“大纪元”网上又刊登了一篇采访蒋美丽女士的文章,仔细看看,发现文章中有诸多可疑之处,特写此文与诸位网友探讨。

在“大纪元”的文章中,蒋女士说“昨天因为没能看到他,今天我又要去,走到地铁口的时候,我接到郭律师的电话,电话显示是他从家中打出来的,是他家中的座机电话。他让我别去,他说必须养病。郭律师,真是挺担心你的,张律师跟我说你身体不好,让我来看看你,因为你手机停机,电话又是录音电话,没有你的任何消息,很多人都挺着急的。

郭律师说:这些我都知道。你今天别来,我身体不好。

我说:我总是要来看你的,另外,我还有自己的事儿,我肯定要来看你,那就等两会结束再来看。

郭律师说:行。

所以我知道,郭律师肯定在家,被软禁起来了。

在上面这段话中郭律师只是说他目前身体不好,需要养病,并未提到任何“软禁”的字眼,蒋女士从何得出郭律师被软禁起来的结论呢??从辛菲小姐的提问中依稀可以看出蒋女士得出郭律师被软禁起来结论的一些端倪。

记者:是不是因为你们昨天去看郭律师,国安那边紧张了,所以叫郭律师给您打电话的呢?

蒋女士:对对对,是这样的。是他们让他打的,这我知道。国安那边很着急,他们知道我一定要去看他,我家中电话都是被监听的,所以就叫郭律师打电话给我,不让我见他,他们就是不想有任何事。 电话里能听得出来,他的确身体不好。”

从辛菲小姐的提问中我们不难看出,她的话具有强烈的诱导性,正是在她的诱导下,蒋美丽女士脱口而出“郭律师是在当局的压力下才打电话给她,并被软禁起来”的结论。可惜,蒋女士到底和辛菲小姐不同,并不是靠“大纪元”的收入谋生,还能反映出一些事实真相,尽管在辛菲小姐别有用心的诱导下她还是强调了“电话里能听得出来,他的确身体不好。”

郭律师乃至情至性者,我相信如非郭律师本意,他绝不会妥协。我上次去郭律师住所探望时只见保安,未见警察,即使有,我想郭律师也不会这么容易屈服于警察的要挟。郭律师不是一个怕强权的人,这点我相信许多与郭律师相熟的人都应该知道。

联想前几日,“大纪元”曾经肯定的说过“据可靠消息,郭律师确实被软禁起来”。可惜现在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纪元”可能有点面子上挂不住了,下不了台了。为了自圆其说,只能诱导蒋女士,让蒋女士说出“郭律师被软禁起来”。可惜失实的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事实,“大纪元”拙劣的包装只能使更多人看清“大纪元”欲盖弥彰的本意。不过,“大纪元”也为自己留了后路,到时谎言揭穿了,它大可以说这些都是蒋女士说的,和他们无关。

“大纪元”作为在海外较有影响的新闻网站竟然会如此敷衍了事,实在让人感到遗憾。试问,你们想过没有,这样做让别人以后还怎么能相信“大纪元”的新闻报道,怎么对得起长期关注和支持你们的网友。而蒋女士身为局中人,丈夫郑恩宠先生受到当局的监禁,生活无助,对丈夫的辩护律师郭先生的现状心存疑虑,对当局心存怨恨,网友自然不会多加责怪。

值得庆幸的是,“自由中国论坛”上有许多像我这样的了解郭律师的朋友,其中曾看见“草虾”网友说“今天(3.11)中午郭律师与朋友通过电话,电话是从家里打来的,说最近身体不好在家休息,谢谢大家关心!电话中郭律师一直咳嗽所以没有多谈,有可能是伤风感冒吧。故此暂且隐去郭律师地址,但生病在家休养,熟悉的朋友上门探望应无妨。”这才是真正理解关心郭律师的态度。

也许,是我们带来的真实消息让 “大纪元”网下不来台,要连夜炮制出自圆其说、自欺欺人的“新闻”。偶尔的工作失误可以原谅,长期的蓄意造假只会和当局媒体一样被广大网友所抛弃。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9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