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运面对的两个问题
03/10/05    杜智富、封从德、石磊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0026

杜智富:(2月18日讯)海外民运最近在两件大事上再次引起社会大众的质疑,由于这两件事都相当严重,因而有必要对这两件事,作更深入的分析。

第一件是四大民运组织,即民联,民阵,民联阵与自民党要在今年叁月份在澳洲召开会议一事,第二件是中国人权有十二位理事因不满而集体辞职一事。

澳洲的大会塬意是要开成民运组织共商大计,从合作慢慢走向结合之路的大会,但是筹备活动在展开后不久,在去年十二月份就发生了二度改组筹备委员会,并由四家合办改成由民阵一家主办,其他组织参与的方式,会议的性质也可能会变成一个研讨会,目前内部对会议的性质与名称仍有激烈的争辩,其中还参杂着对某些人的动机和是否是特务来搅局的怀疑,现在还看不出此次大会是成是败,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此次大会不成的话,意味着海外民运会继续停留在只能发声明和抗议的境况。

中国人权在过去十几年来是海外流亡者中最成功和最有规模的组织,不但经费充足,人员齐备,对国内的人道援助远远超过任何其他组织,在所在国的美国,更是名声在外,得道多助,捐款源源不断,而今忽然传出十二位理事要罢免主席刘青,不成后集体辞职,并诉之媒体,指责中国人权帐目不清,有贪污的嫌疑,主席一职十叁年没换,还有主席可能利用职权建立个人的政治影响力等指责,实在令人吃惊。中国人权的纠纷如何解决仍在发展中,但对中国人权名声的打击和造成人们的疑惑都是令人遗憾的。

中国人权不是一个民运团体,它是一个向中国推动人权的组织,而民运组织的目的则是要在中国推动民主政治,虽然两者目标不同,但都是属于相信民主,自由,人权天赋的群体,在海外更是中国人实习民主的群体,中国人权和民运的成功与否自然地成为社会大众关注的指标。它们要是失败的话会给中共口实﹕成为民主不适合中国人的例子。

但是今天海外有一个不争的事实,这个事实铁一般地证明了中国人不是一盘散沙,中国人不是没有效率的人群,中国人也不是没有理想,不能动员的群体。这个事实就是全球各大都市的大纪元时报,就是覆盖全球的新唐人电视臺,就是全球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在各国议会的游说者,和律师们。

我们要问同是中国人,来自同一背景,受的是同样的教育,为什么他们有组织,有目标,有策略,有纪律,有效率,而我们一无是处,沦落到今天只能发声明的地步﹖我们有必要深入探讨这个现像,以下是我先丢出第一块石头,希望引起共愤,招来各位的巨石,或许能使中国民运起死回生也未可知。

首先中国人权的问题与民运的问题是不同性质的,中国人权的问题,虽然看起来很轰动,十二个理事同时辞职,还加上贪污腐败的指责,在我看来还是比较简单的问题,它基本上是一个长期缺乏有效沟通的问题,一般的组织法是执委会服从理事会的领导,要是理事会没能有效地领导,理事会有主要的责任,要么是理事们无能,要么是组织不建全,或者俩者兼有,这次危机过后,中国人权必须重建一个有效的理事会,能定出大方向,能有效地双向沟通,能有效领导与责成执委会,我同意王希哲的看法,有问题要及时提出,不要平时作老好人,不要让它积压到非暴发不可时,来个同归于尽。所幸,中国人权的问题是一个不断改善的问题,中国人权底子厚,在沟通与组织健全之后,更有效地再出发是完全可期待的,中国有多少苦难的人们在期待着中国人权的帮助,我们都不能袖手傍观,更不应火上加油,每个人都要学会作一个负责的人,说每一句话都要中肯负责,现在网上很多文章我看都不够严谨,帮助中国人权重建它的声誉,我们人人有责。

民运的问题比较大和难,我认为民运一开始就在架构上走了错路,再回头比较难。民运一开始建立的是一个全球性的中央架构,这种中央架构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是虚有其表的,但是人性是必然向上的,只要有这么一个中央架构存在,那怕是虚的,人们还是要往上钻,往裡争,地方上实际可行的事反倒没人去管了,日子久了连本事都没有了。我在1993年华盛顿合併大会上提出民运扁平形组织的章程,不少人不屑一顾,今天再来看看,能办事的都是些地方小组织,他们与这些个有中央架构的组织没有关係,他们没有中央可钻,也不会忙着去开国际大会。能第一个替鲁德成向国外申请全家移民的是加拿大卡各理的一个小组织,今天几乎每一个能办事的都是地方小组织,加拿大的卡各理不是一个特例。

我们再来看看法轮功的例子,事情就更明显了。法轮功的力量,有人说是因为宗教的力量,我不反对,但除此之外,由于法轮功的学员不可能去争李洪志的位子,每个人的就地奉献是他修练的一部份,他只有修练与奉献一途,于是就有了各地高质量的报纸,电臺,游说,与司法抗争等。我住在渥太华,多年前我带着法轮功的朋友初进国会,眼看着他们的本事一年比一年大,他们人人都练出自己独有的本事,有的研究法律,有的成了媒体专业等等。

我们当然不能象法轮功只有一个中心,但是我们一定要把精力从国际架构的中央挪开,有民运的中央,中共只需对准几个中央搅局就行,挺省事的,反之民运要是象宗教组织,片地开花,中共能如何对付﹖所以我们要把精力放在地方上可行的事和人的培养上去,一点一滴地作,总比再开十五年的国际研讨会要好。

让我向大家提出一个挑战,我们每一个地方是否可以就地找一个可行的工作,比如我们每一个地方都来办一份民运的报纸,我相信我们会办的比大纪元更自由。大家可以因自己的情况想出不同的工作,我自己相信我可以变成一个沟通培训员,我认为民运内部许多的争执是因为没有好的沟通训练所致,大家一定可以想出更多可行的切身工作。

假使民运走不出这一步,我看我们的本事必将有限,凭什么我们会比现在更有本事﹖,那我们只有接受更有本事的团体的领导,所幸中国的公民社会已经开始萌芽,我们可以预期宗教团体如法轮功,如基督教,如佛教的壮大,也可以预期职业团体如律师公会,如工程师协会,如会计师公会等的壮大,法轮功的例子证明了我们可以不是一盘无效率的散沙,永远争吵不休。我们也有信仰,我们的信仰就是民主自由,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人人要作实事,人人先从自己作起,讲实话,练本事。那怕民运不成,个人还是可以以一个有用的公民,作出对民主和人权的供献。

我期望着大家砸来的石头。

---

杜智富:法論功和民運是不同性質的組織是再清楚不過的事﹐不光是組織結構上不一樣﹐兩者連追求的目標都不一樣﹐筆者沒有要民運仿傚法論功的意思﹐只是在工作上的投入和各地方都有自己的貢獻這一點上來提醒民運不要迷信中央架構而已。

---

封从德:对这段话颇有感触:

【民运的问题比较大和难﹐我认为民运一开始就在架构上走了错路﹐再回头比较难。民运一开始建立的是一个全球性的中央架构﹐这种中央架构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是虚有其表的﹐但是人性是必然向上的﹐只要有这么一个中央架构存在﹐那怕是虚的﹐人们还是要往上钻﹐往裡争﹐地方上实际可行的事反倒没人去管了﹐日子久了连本事都没有了。我在1993年华盛顿合併大会上提出民运扁平形组织的章程﹐不少人不屑一顾﹐今天再来看看﹐能办事的都是些地方小组织﹐他们与这些个有中央架构的组织没有关係﹐他们没有中央可钻﹐也不会忙着去开国际大会。能第一个替鲁德成向国外申请全家移民的是加拿大卡各理的一个小组织﹐今天几乎每一个能办事的都是地方小组织﹐加拿大的卡各理不是一个特例。】

实际上,民阵本来的设计就是“联合阵线”,即类似联邦制的团体会员架构,结果在成立大会时却改成流亡俱乐部中央集权式的个人会员制。1990年,我刚刚出来时,民阵正是辉煌无比的时代,差不多就是一个流亡政府,但我一直觉得个人会员制是其结构性的致命弱点,老万几次说服我加入,我都以团体会员制为条件,1991年还专门写过一篇文章,说只有名符其实的团体会员架构的民阵我才愿意加入,那样的话,我会先参加一个地方性的组织再随同组织加入阵线。当然,结果是,民阵一直是个人会员制,我也一直没有加入。

当时民阵真的有条件形成一个名符其实的“联合阵线”,这种条件可遇不可求,是89年六四后的形势使然,现在很难了。记得当时的民联都被拒之门外。如果真的是一个“联合阵线”式的团体会员制,也就不必有1993年的华盛顿会议及其1+1=3的问题了。试想,如果当初民阵真是一个“联合阵线”,民联、各国学自联、当时几百个因为六四成立的组织中的1/10,甚至港支联,都是团体会员的话,哪里还需要一个一个去加呢?哪里又会走到后来的状况?可惜。

我想,根本的原因,还是明星政治在作怪。

---

石磊:不是明星政治在作怪--捐款人希望通过个人来控制整个团体。

捐款人!捐款人要通过找几个明星来控制整个团体,不能让中国民运真的“联合阵线”。你真的“联合阵线”,就没钱啦!

你是要“联合阵线”,还是要钱?有联合阵线,就没钱,没有联合阵线,捐款人满意的来控制,就给钱。

信心,信心,是把信心寄托在自己,寄托在更广泛地寻找支持者,还是依赖捐款人,这是中国民主运动团体的大问题!

关键是看对自己有没有信心,有没有勇气摆脱捐款人的控制,而不是找到一种所谓的“说服捐款人”的方法。

---

石磊:团结美国人的是什么?是反专制?是反共?是宗教?是民族主义?
 
全不是。

是保卫自由!

保卫自由让美国人团结起来了。

为了自己的自由而要“统一”其他人,不允许其他人的自由,在美国是没有市场的。

但是,为了自己的自由而要“统一”其他人,不允许其他人的自由,在中国“民运”中,很有市场,追求“统一”,强调用“反共”来统一,不但是台湾“捐款人”公开提倡的,也是许多中国“民运”所接受的 --- 错了!由此形成的组织,无论是什么“联合”,都是一个倒金字塔,轻轻一脚就可以踢翻。为什么?因为倒金字塔的上方,有着沉重无法抵抗的“自由”的压力。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7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