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传送英国情报机构资料整理......
03/10/05    纪晓峰    中华评述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57
洗钱民运一出手十万英镑、诱捕义士研讨会开个没完

大约在九八年前后,丹麦出现了一个自称兰炜、来自柬埔寨的偷渡客,不过就凭他那一口福建普通话、又总是在中共国难民圈里打转转,相信谁也不会反对他实际上是来自福建的国际盲流。按照现居英国伦敦一直打着海外民运旗号上窜下跳的高沛其的说法,这个人除了性别是真的以外,从姓名、出身、经历到避难故事,根本没有一样是可以相信的。然而,就这么一个百分之百的中共国假货,却居然能神通广大地拿着高沛其出具的民运人士证明取得了在丹麦的永久居留权。

几年之后的二○○四年九月,这个已经跃身成为丹麦国公民的兰炜突然透过丹麦的朋友找我,说他持有高沛其串通中共在海外进行秘密活动的证据,需要我帮他解决问题。我对于兰炜这种骗子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但一听说有确凿证据抓共匪特务,还是立即赶赴了哥本哈根。

在哥本哈根车站,我的朋友陪同兰炜开车来接我。那是一台日本进口的丰田工具车,看样子兰炜如今气派了,已经不是昔日连饭都混不上吃的福建烂尾了。他在车上告诉我;高沛其出五万英镑买了一个中餐馆让他经营,还给了他一万英镑的周转金,就是现在开的这辆崭新的日本车,也是高沛其花钱买来的;除此,高沛其还在哥本哈根买下了房子,专门供一名中国大陆来的女子居住,高来丹麦也住在那里,至于两人是否结婚、房子究竟在何处,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有事只能打电话联系。

关于高沛其无法在英国结婚、跑到丹麦、德国买房子结婚的事,在丹麦民运圈有很多流言,不过我以为那是高个人的私生活,当花边新闻听听也就罢了,无需过多地打探。不过,这一传说似乎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高沛其这个在伦敦每周都要向英国人领社会补贴的中共国民运人物,不但不缺钱花,而且还是大款级的华裔富哥。

就在我对高沛其暴富半信半疑之际,汽车突然停在了哥本哈根城区边缘的一家名叫麒麟(QI LIN) 的饭店门口,门牌和餐馆收款单显示的地址是TRIPPENDALSVEJ 7 、2600 GLOSTRUP 。兰炜领我走进了这间大约有十几张餐桌、五十多个座位的自助餐厅,并且向我展示了:署名兰炜的餐馆营业执照(○三年四月十四日发,第24/03号),○三年十月四日高、兰两人共同签署的由高借给兰五万英镑的中文、丹麦文借款单据和○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七月二十七日、十二月二十三日高沛其授意兰炜经营餐馆的亲笔签名信,英国银行 BARCLAYS(地址:FLOOR 3B , BARCLAYS HOUSE, 1 WIMBORNE ROAD, POOLE DORSET BH15 2BB) 出具的○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三年四月七日两笔五万英镑汇款单据、通知信,以及高沛其○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在该行账号90868302上的两笔五万英镑来源与进出记录。

高沛其在给兰炜的几封信中写道:日前我又犯病了,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担子和责任更重了....合作的规章制度越具体越好,以便保障我们双方的利益,以便今后能长期愉快地合作下去.... 这次投资总共带去英镑六万整.... 当初由于时间紧迫我没有开户,只好先存在你处请你保管好....临近圣诞想必很忙,你辛苦了,我今天一早去泰国,下月六日返回,这次去的主要目的是和朋友究竟(原文错字?)投资办实业的事情,从泰国回来后很快就来丹麦看你.... 关于生意的事.... 这完全靠你的智慧和努力了....。从上述信件的字里行间,任何人都不会否认,高沛其同他所谓的“除了性别以外没一样是真的”兰炜岂止是合作愉快,而且是百分之百地信任;他甚至还准备邀请烂炜到泰国去替他经管一家公司,专门负责他同XX省中共贪官之间的黑钱漂白业务(兰炜语)。

那么,如此狼狈为奸的两个铁哥们之一怎么会突然找上了我这么个专门揭露民运圈黑幕的网络杂志编辑呢?原来,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从一开始就只是互相利用的:高需要利用兰洗钱,于是就饥不择食(也可能是臭味相投)地选中了这个除了小鸡鸡不敢撒谎以外什么都敢骗的福建骗子,而兰则是送上门来的钱不拿白不拿,更何况他从一开始就吃定了高的钱来路不正,不怕他钱被坑掉以后会去告状。

高、兰从合作到翻脸的发展,显然验证了这一骗对骗的黑吃黑逻辑。事实上,早在○四年初,高沛其同兰炜的利益之争就已经在哥本哈根民运圈公开化了。被高称为XX兄的朋友说,高曾以合伙做生意为名,要他去接收兰炜的餐馆。这位朋友提供了一封○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以张琪(此张琪不能确定是否就是诱捕王柄章的那个张琪,若调查结果果真发现是同一个女人,那中共在海外的间谍网就快被揪住尾巴了)名义发出的电子邮件(lonfoncity@hotmail.com),信件写道:XX兄,近来为我餐馆事劳您费神,深感过意不去.... 如有机会,请您向兰炜转达我的意思.... 事到如今不能找任何借口....一定要找可靠的人来帮我....。高沛其准备同兰炜摊牌,信里的文字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兰炜当然不是善碴子,他早就下决心要吞掉高沛其这笔黑钱了。按照兰炜的说法:餐馆已经做赔了,外面还欠了债,就是把餐馆卖了也不够还账,而且高沛奇还欠了他一年的工资,他不能白干、不能没有生活费。随后,兰炜出示了一封○四年八月三十日由KORPELA-ANDERSEN写的律师信说:现在高沛其已经去法院告我,这件事连丹麦社会局也知道了,我不怕同高沛其打官司,律师信已经写明了我同高的那五十七万零九百三十六元丹麦克郎债务还不出的原因。

高沛其同兰炜的官司显然是打不下去了,他突然从丹麦消失了,据说是去了泰国。其后,从丹麦传来的消息说,高沛其已经电话通知兰炜,那笔钱他不要了,只是要求兰炜不要把事情向外扩散,尤其是不能让纪晓峰知道得太多了。对此,任何人都会觉得怪怪的,十万英镑的巨款呀,说不要就不要了,高沛其这个吃英国社会救济的民运人物的钱是不是来得太容易了?或者,是不是他还有更见不得人的勾当,害怕由此拔出萝卜带出泥,导致他长期以来隐瞒的真实身份被彻底暴光呢?

老天绝对是喜欢作弄神秘人物的,就在高沛其财源扑朔迷离之际,○四年十月一日,网上突然出现了一则消息:

“中国向何处去”国际研讨会筹备委员会通告:由中国民主运动在海外历史最悠久的四个组织(民联、民阵、民联阵、自民党)联合举办的中国向何处去国际研讨会筹备委员会于九月十七日在泰国曼谷召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会议由筹委会主任、民联阵主席、中国之春杂志社社长汪岷主持,出席者包括各个民运团体代表:高沛其(民联阵)、林大军(中国之春杂志)、周丹(民联)、程纬民(黄花岗杂志泰国代理 )....等二十多人。会议一致通过成立研讨会筹备委员会,并对大会....作出了安排....时间:○四年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二日,地点:曼谷,会议名称:“中国往何处去”国际研讨会....筹委会联络和询问处电话:美国 001-510-6559708、001-510-4282595、英国 0044-2086844398、泰国 0066-70431861....其后,十月三十日,网上又出现了就“中国向何处去”研讨会答多方志友问,其中写道:有消息说中共已着手破坏这次会议,你们怎么办?答:二十多年来,这方面的经验教训够多了,中共要破坏,正说明这个会开得对....首先不能怕它,其次应知难而进....我们有信心取得会议成功;参加会议是否要办什么手续?有什么补助?答:因经费来自于民间人士的捐助....除了供应简单的会议餐和安排简易住宿之外....与会者应提前与会务组联系....事先未联系者有可能因会场容纳不下而被谢绝入场。“中国向何处去”研讨会筹备会的两个通告可以引出诸多联想:首先,它证实了高沛其在泰国;其次,这个会议是有经费的,民间人士之说令人瑕想;第三,高沛其名列筹备会前茅且留下联络电话,显示他是幕后关键性人物;第四,人尽皆知向中共出卖过法轮功名单的汪岷排名第一,更突显了这次会议的中共背景。为了证实这一点,我按照筹备委员会给出的号码拨通了泰国的电话,并要求同高沛其直接讲话。接电话的一位讲广东普通话的先生说高沛其住在宾馆,但拒绝告知电话号码。在没有办法同高联络的情况下,我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并要求他转告高我,说得到信息,曼谷会议可能替某些人从中国大陆洗黑钱作掩护,中共特务可能去会场抓人,会议组织者无法保证与会者的安全,要高沛其尽快回话。

显然是作贼心虚,两天后高沛其的电话打过来了。他首先问我是谁,当我告诉他我是谁、要了解洗黑钱情况时,他头一个反应就是:兰炜不可信,“他除了性别是真的以外,没有一样是真的”,并且解释说:他投资兰炜是为了帮助XX先生结婚,而且那两个五万英镑有一个是银行搞错了,另一个是他的什么亲戚借给他的,他自己并没钱,不信可以到英国去查。当我问到他偷渡客花五十美金可以向他买一个民运党证时,他竟然理直气壮地说,五十块你还说少了,哪个党不收党费,至少得交一百。谈到中共特务在泰国活动猖狂,民运在曼谷开会等于告诉中共去抓人,他否认有这种可能,说他那些民运在泰国很安全(以上谈话有录音为证)。

这个电话之后,我先后得到了三个可以印证我大胆假设的消息:丹麦那边来电话说,高沛其已经电话通知兰炜,开饭馆的那笔钱他不要了;“中国向何处去”国际研讨会筹备委员会宣布,曼谷的会议取消了,改到三月在澳大利亚召开;曼谷方面似乎还是开了个小型会议,理由是请一些民运人士去吃饭,可天安门义士鲁得成(六四向毛像扔墨水瓶被判无期徒刑者,他刚刚逃到泰国,并已得到了联合国难民署的庇护) 刚走进门,会场就被泰国警方和中共便衣特务包围了,而且使用假身份证的会议召集人和参与者很快都被释放了,唯独持联合国难民证的鲁得成成了等待遣返中共国的阶下囚。

目前,海外活跃的民运圈就有这么可怕,那些背景可疑的高沛其、汪岷之流,有的还吃着难民补贴,可就是有本事欧、亚、美、澳满地球乱窜,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在干什么,哪来的花不完的钱,难道不值得人们多问几个为什么吗?尤其是今天,三月的澳洲民运会又要召开了,领头的又是那个汪岷,准备去参加大会的人是不是也应该想一想,你会不会成为第二、第三个鲁得成,成为中共特务阴谋下的牺牲品。

○五年二月根据传送英国情报机构资料整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6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