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国朝鲜人的一些随感
03/06/05    东北汉子    博论天下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429

就在一个月前,一次和一位朋友吃饭,闲谈间,无意说起朝鲜半岛的局势,朋友放下手中的杯子,随口说了一句:"你说,直接把朝鲜并作中国的一个省不就完了么?"听了这话,我心中一沉,半晌无言。这位朋友受过很好的高等教育,有较高的艺术修养,平时肯读书,为人正派,绝不轻狂,但是没想到,即使是这样一个朋友,也会以如此轻松的口气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一时忘了,我是朝鲜族人。

作为一个朝鲜族人,有的时候,在我听到文天祥、史可法,讲到岳飞,讲到一般历史教科书指定的那些"民族英雄",当我动情地讲过这些人的作品和事迹后,心中有时会悄然升起一个困惑: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家是从曾祖父辈自朝鲜半岛南部即今韩国那里迁过来的,迄今不过百年,与文天祥抗元,史可法抗清实在是半点边都沾不上,何况在我幼年时,还时常受到周围汉族小孩甚至大人歧视性的嘲谑、围攻。很清楚地记得,上初中时,一个还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怎样写一首顺口溜辱骂我这个"高丽人",也很清楚地记得,在我约十五六岁的时候,一次去一个差不多情同手足的哥们的家里,他的母亲也在,是一位文化程度不高但耿直厚道的来自山东的女性,待我一直很好,我们看起了电视,忽然,电视里出现了有朝鲜族的镜头,这时,朋友的母亲以毫不掩饰轻蔑的口气,清晰地说道:"高丽棒子!"
而后,便说了几句当年薛丁山如何攻打"高丽棒子"。

又过了几年,到了九二年,中韩建交,韩国的经济实力展现在国人的面前,一时学朝语者居然趋之若骛,过去颇受歧视的"高丽棒子"的语言一夜之间身价倍增,真让我感慨万分,在那时,我忽然明白了海外华人渴望中国强大的心理。

民族,当你身上还打有某一民族的标记时,有些东西是无法消除的,有些东西是无法忘记的。 但无论怎样,我的曾祖父当年从那遥远的山川异域迁到中国,在辽宁省桓仁县组织抗日,后因叛徒出卖,被日军杀害。这一片土地上,留下了我先人的热血。

我不是华夏子孙,不是炎黄子孙。关于中国的一切,它的文化,它的历史,它的今天与未来,它的政治与经济,都会令我深深地激动或痛苦。当韩国朋友对我说"中国很有希望,将来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时,我会感到很高兴。

但是,我又有一些一般的中国人(准确地说是汉民族人)所无法感受到的东西:比如,有时我好想寻一寻根,想知道我的先祖在那遥远的三千里江山的国度里的历史,我那些操着另外一种语言的先祖在那里一代代繁衍生息,都经历过怎样的爱恨纠结、人生故事呢?有的时候真的好想知道。

再比如,当我在报上看到日本攻击朝鲜是无赖国家时,心底油然而生深深的愤慨,我想当我看到这句话时一定是脸色苍白,几百年的历史,就是日本不断入侵朝鲜半岛屠戮掠夺的历史,朝鲜人民从来没有登上日本半岛拿走过一粒粮食,凭什么说朝鲜是无赖民族?

再比如,当我看到韩朝双方部分因战争失散了五十年的亲人相聚的报道时,泫然欲泣,心中默默地祝愿,从此会有一个统一和平自强的民族国家屹立于那座半岛。朝鲜,几百年来夹在中国日本两个国家之间,积贫积弱,靠着坚忍不屈的力量,挣扎着到了今天,终于将开创民族历史的一个新局面,怎能不让人高兴?

有的朋友认定保持朝鲜半岛的分裂状态最好,强调"朝鲜半岛问题是中国根本利益问题之一,即使因此发生第二次朝鲜战争也值得",但不知这位朋友如何看待日本拒绝战争道歉一事,并且,如果有哪个日本人不但拒绝讨论侵华战争问题,而且也强调说"***问题是日本根本利益问题之一,即使因此发生第二次***战争也值得",这位朋友又该做何感想,做何评价。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5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