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请警惕胡安宁及胡安宁窃画之迷(二则)
03/05/05    芦笛    天下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6279
芦笛:“胡安宁窃画”之谜 »
敦请网友警惕胡安宁的诱敌之计

据多位民运人士诸如著名的李洪宽先生公开举报,胡安宁先生乃是共特,因为挑起中国人权刘青和王炳章等人的内斗,获得中共的重赏。

李先生敢在大庭广众下说这话,想来人家既然是民运人士政治家,一定有相当依据,决不会是老芦这种匿名影子随意诽谤他人。当然,人家或许还想挽救胡先生,所以未便当众出示证据。不过,依我看来,胡到底是否共特倒不是第一重要的事,重要的乃是李先生所言不虚:现在民运内部打得一塌糊涂,确实是这位胡安宁先生多年孜孜不倦努力的结果。

当年老芦在罕见奇谈发动“扫荡” ,引起大批“民运” 分子不满,可奇怪的是,这位胡先生却闻风而至,在一片反对声中高喊“扫荡伪民运就是好!就是好!” 几年来,他多次在网上造谣诽谤,甚至使用辱称侮辱他的民运同袍,凡是所有在网上抛头露面的民运分子都被他侮辱过来了,王希哲是“王戏子” 、“王稀汁”,徐水良是“民运麦卡锡” 、“Mc徐” 、“徐不良” ,正义党是“正匪帮” 、高寒是“高光明”( 这句倒是拾我牙慧,所以是最体面、最不恶毒的称呼) ……等等,等等, 下流青皮语言层出不穷,完全成了在网上骚扰纠缠正经民运写手的无赖流氓。王希哲讨厌他到了这个地步,竟然公开声明自己从来不认识什么叫“余大郎” 的人。胡安宁先生如获至宝,趁机指责王撒谎,更加肆意恶意纠缠不清,足足闹了几天几夜,王一直采取晾干战术,根本不理睬他,他才无奈地停了下来。

最奇怪的是,王主张统一台湾,这本是民运政客们中会自然出现的政见分歧。你不同意,只管像老芦那样针对人家的言论,批倒批臭行了,胡却使出中共文字狱那手来,将其当成言论罪行,无限上纲,诬蔑王要去投共!他还撰写“文章” ,无视台独可能给两岸人民造成的巨大灾难甚至触发中美交战的巨大危险,公开主张“放台独” 。

除了以言治罪诬蔑王司令之外,主张台独当然是胡先生的言论自由,谁也不能干涉。不过令人深思的是,最近海外“民运” 怒吼,大暴刘青-胡平集团贪污丑闻,更揭发该集团领取台湾经费。事有凑巧,胡安宁先生就是该集团的,最近还专门为此发声明,力保臭名昭著的刘青过关,而更凑巧的是,他和胡平在台湾问题上的政治立场乃是惊人的一致!

这难道还不够引人深思么?

这些烂事当然与我无关。真拿台湾的钱又如何?那也是一种谋生方式。胡先生自己承认画画没出息,东挖一矿西掘一坑自己弄黄了,倒还不是坐牢给坑的。如今年已花甲,难道还能顶风冒雨,天天在纽约单摊用水粉给人画廉价人头?辛辛苦苦画半天也不过两百刀(这都是他自己亲口在网上承认的),可见那技术含量还不如中餐馆的大厨。何况老人家还有雅兴,要全日制上网与人打相打。就算他当真偷了陈逸飞价值连城的国宝,这些年胡化滥用恐怕也差不多了----连过情人节都要为太太买钻戒,岂不是坐吃山空,立吃地陷?人穷志短,又不想当待业老年穷措大,真要从台湾那儿领点外快,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问题是,这么干,不能以网人安全作代价。众所周知,无庸置疑,您若胆敢批评胡先生,他的煞手(金间) 就是骂你是匿名影子,诬蔑诽谤他,要逼你不顾安危,当众自扒真身,否则就是没毛大虫牛二。

这就是我想警告大家的事。当初在罕见就有个网友“人权天赋”中了他的诱敌之计,热血一涌,不顾后果就把自己的真名实姓报出来了。此后大概没到一年,此人便从网上离奇失踪。思之令人不寒而栗。

我想劝告大家,如果您批了胡安宁先生的逆鳞,他又来这套的话,可千万别上了他激将法的当。和您不同,他是挂了双保险的,乃是我党的座上客,跟您这凭朴素的正义感谴责中共的小草民完全不在一个平台上。

胡先生动不动吹他真名上网,亏他还好意思卖弄这个!据他自己披露,此人在文革前就被我党看中,物色为培养对象。为报这知遇之恩,他在文革爆发后加入了高干子弟红卫兵,死保陈丕显、曹荻秋那些老匪干,为此不惜炮打张春桥,偷鸡不着蚀把米,投机不成反入狱,这不过是共党内讧而已,只有他这种无耻东西才会不以为耻,反以为功,到处吹嘘,吹了几十年还一点没褪色。

不仅如此,根据他本人坦白,他回国后人家奉为上宾,夜夜笙歌,倚红偎翠,专车出进,两次回国都住星级饭店。任何人如果象他一样手眼通天,万无一失、名利双收地干革命,只怕要把真名时时刻在脑门上。可他就小到这地步,不仅用“余大郎” 的化名出现,而且居然使用多个化名“马出公”、“司文蒡”等攻击辱骂网友,还把自己的烂文章用化名“鬼谷子”、“岗奋”等以转贴的名义到处乱贴,仿佛那是有转贴价值的好文字,自我炒作到这种地步,当真是难得见到的无耻。

所以,香港政府忠告市民,吸烟有害健康。老芦忠告天真网友,千万要对背景极度复杂、手眼通天的胡安宁先生怀有戒心。他曾在网上公开宣称,他就是转世慈禧太后,谁要是让他难受一时,他就有本事让谁难受一世。

“人们阿,我是爱你们的,但是,你们要警惕阿!” ----伏契克

芦笛:“胡安宁窃画”之谜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4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