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抗议中国当局拒绝为我办理护照
03/04/05    卢勇祥    民主通讯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988

我是贵州省贵阳市的民运人士卢勇祥。95年6月4日,我同贵阳著名异议人士黄燕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撒发传单,倡导中国废除一党专制,实行多党民主政体,并敦促当局重新评价“6.4”运动。为此,当局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我5年苦役。在监狱中,我受尽了凌辱和摧残,致使身心受到严重损害。2000年6月5日出狱后,当局仍继续对我严加监控。我的电话被窃听、电脑被破坏、在家有人监视、出门有人跟踪、外出旅行的自由被限制、出国探亲的权利被剥夺、甚至连谋生的机会也被堵绝。当局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将我迫害至死。

2001年4月、2003年10月,我两次申请办理出国护照,都被当局以被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断然拒绝。去年6月5日,我被当局强行剥夺政治权利的附加刑期限已满,我应该拥有一个公民的全部正当权利了。于是,我于去年7月再次申请办理护照,准备出国看望女儿。可是,时至今日,当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仍粗暴地拒绝为我办理护照。这是当局仍然在肆意践踏人权的实例,是当局变本加利迫害异议人士的又一铁证。为此,我向当局提出强烈抗议。

我认为,当局这样做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一)心虚。当局害怕正义,害怕民主,害怕民运人士,害怕倒行逆施的丑恶行径被公诸世,所以不敢为我办理出国护照。

(二)卑鄙。为了达到迫害民运人士的目的,当局不惜一切手段,不讲诚信、不守法规、甚至连人性和良知
都被当局踩在脚下,其目的就是妄图将我禁固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铁幕之中。真可谓专横残暴,坏事做绝。

但是,当局的残酷迫害并没有使我低头和退缩,相反,激起了我的愤怒和斗志,在余下来的岁月中,我会更加坚定地挺起胸、昂起头,在为民主自由奋争的最前列。(2005年3月1日)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3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