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03/01/05    春秋战国    罕见奇谈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789

我认识法轮功,是在共产党镇压之前。当时不只是法轮功,中功、香功、XX功等等,做为一个太极拳的练习者的我,或亲身体味或亲眼所见或亲耳所闻,其对于习练者钱财的骗术与心理伤害。依我当时的气功知识来看,这些都是在对中国传统的大破坏,特别是打着气功之名而行宗教之实,或说灵异功能或说尖端科学,自以为是对中国人的教育与思想文明发展的逆流。

当时,执政者参与其中推波助澜,作为一名学生的我也只能嗤之以鼻,与同学私谈也认为政府有义务来加以限制。到了八九年法轮功围攻中南海,九九年开始清理林林总总的功法,我拍手称快的,并称其为一件好事,是为了中国人民责任的行为。特别是对于执政党对于李洪志,其人其事其行的深入批判,也在论证着我的观点。特别是时隔不久,又传出了法轮功学员自焚的消息,对于法轮功也厌恶更甚了。

在一次出差于河南省一企业,同其老总谈到这件事情,在我批了一阵法轮功之后,他的一个观点让我有了新的认识。他的观点是——“希望他闹事,不能让他成势”。他解释说现在的共产党太腐败了,他们企业是深受其害,有这伙人闹一闹会让这些官员们有所收敛,但是这种人如果成势了的话会对中国的伤害比共产党还大。他的思想观点,可能同我们现实的海外民运如袁红冰者一样吧!

而对于法轮功学员们的人身迫害或思想迫害的消息,源于法轮功的反抗而时有传来。而我的确见过一些本来的只学过几天法轮,而不明真像的老大爷、老大妈,为了这一行动而常常被扣压,同时对于其子女在就业升学上加以打压。我也重新的反思了自己的看法不当之处,并得出——“支持法轮功等人士的维权行为,不认同法轮功这种宗教及其组织形式,反对这种组织的政治化”的结论。

时间日久,对法轮功的了解与认识日深,却对这个功法的组织生出几分恐怖的感觉来。这个不知是气功健身法还是宗教的组织,时时以佛教、以圣经、以道教、以传统、以推背图来论断说,某某会被天谴,谁谁是邪灵,那个一定要严办。并见到其津津乐道于自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化身,行事作派一日甚于一日的类同于现在的执政党,标语、电话、占卫星、截有线电视等,不能不让我想到了当年的赤卫队。以我的既定观点来看,在维权的过程中这个组织的政治性正是以不争的方式一步步的加深着。李宏志可以不承认而加以“绝不参于政治”的承诺,而作为是有长达八十年斗争经验的政党的主要对手,现实中的法轮功政党化的趋势不可否认。

假想法轮功为一个政党,比较共产党而论,我说过“中华大地宁予中共,不予法轮功”的话。无论共产党当年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孽,但是今天他已经相对成熟,并事实上担负了中国发展的民族重任。而法轮功,作为一个宗教性质的组织,与当年的中国共产党的行事方法,所得社会民主派的同情与支持都是一般无二。如果真的政权到了李大师的手里,或者成为一只在多党制下的主导力量,以他们在大纪元的种种“邪灵必死”之类的论调,必然是共产党第二,血洗中国的事情也不一定是做不出来的。一成熟一生猛,一在朝一在野,一马列一宗教,比较之下只能是择中共而弃法轮功。

而我无限向往的民运,身在海外又远远没有凭自己的民主、自由、宪政原则自我武装成型,直如顽劣不堪的刘阿斗。不要说同共产党的斗争了,就是在海外与法轮功的竞争能力也是没有的。如果真的在这时同法轮功合流的话,被分化瓦解而壮大法轮功,消亡民主动运的结果将是一种必然。特别是民主运动所持的反专制、反愚民、传文明的清高立场,也就成为了过眼云烟,自己的固有的群众基础,当做烟云散。我可以断言,如果民运不能完成自己的内部团结,建立有效的组织与协同制度,同法轮功合作结局一定是可悲的。

至此,我进一步的论述我对于法转功的看法,“支持并帮助法轮功的维权行动,不认同法轮功这种健身方法、宗教理论及其组织形式,坚决反对并防止法轮功之类的政治化”。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2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