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保外就医或“驱逐出境”有一线希望
02/27/05    史静静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475

[编者按:中共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的罪名之一是“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其中罪名的依据之一是所谓“2001年2月至6月间,王炳章两次到泰国与朱利锋等人会面,密谋策划爆炸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泰王国大使馆”。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最近确切地了解到,此项控罪是导致王炳章被判重刑,中共不予保外就医和驱逐出境的最主要障碍。但是,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也同时了解到,中国检方的这条证据是根据目前已经关闭了的当时“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之声”网站的报导、中共境外的线人的汇报和其他境外新闻网站的报导而得出的结论,中共检方并不是根据泰国政府关于王炳章参与策划对中国驻泰国大使馆进行爆炸的调查所作出的结论,泰国当局即没有“逮捕”王炳章,也没有把王炳章“驱逐出境”。根据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的了解,泰国警方从未认为王炳章参与策划过对中国驻泰国大使馆进行爆炸。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认为,如果王炳章案有机会得到重审,有关“密谋策划爆炸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泰王国大使馆”的罪状可能取消,王炳章获准保外就医或被“驱逐出境”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如果真是这样,将表示中共愿意在改善人权状况方面作出积极的努力。--史静静。]

王炳章博士被“礼送”出泰国真相(2001年10月)

2001年7月,正在泰国进行民运活动的王炳章博士,突然被泰国当局送出泰国。之后,王抵达日本。接著,王炳章又返回东南亚其它国家继续活动。

当时,中国民主党联总发出的报导说:“海外著名民运领袖王炳章被泰国当局逮捕,旋即被驱逐出境”。到底发生了什么?民主、反共的泰国,为什么采取如此突然的行动?对此,民运的一个国内小组进行了广泛调查,得到很多内部情况。现将我们掌握的内情报告如下。

一,王炳章是被“礼送出境”的

据王炳章博士本人和他身边的人士讲,外界报道的“王被逮捕、驱逐”云云,并不十分确切。具体情况是,七月十三日下午,王炳章正与一位从美国抵达泰国的著名民运人士在一家咖啡厅谈话,泰国警方突然开来几辆警车。几个便衣警察,出示了身份证之后,很客气地请王炳章和那位民运人士到泰国警察总局谈一谈。当时,即没有出示逮捕证,也没有采取任何不友善的动作。只是说:“谈一谈”。

随即,王炳章博士和那位人士被请上警车,来到泰国警察总局。然后,警察总局的一位高级官员和一位懂国语的泰警,与王炳章和那位从美国抵泰的民运人士进行了友好的交谈。内容主要是了解王在泰国的活动目的和计划,也重点询问了其他几位在泰国的民运人士的状况。在了解到那为位从美来的人士主要是到泰国做生意后,就让他离开了,没有滞留他,更没有对其有任何非礼行为。(但是第二天,泰国当局也礼貌地通知他离开了泰国)。

在泰国警方高级官员与王炳章的整个谈话过程中,泰国警察官员一直强调,他们也是反共的,是倡导民主的。只不过,他们要维护泰国的利益,做他们工作本分的事情。泰国警方也强调,泰国是一个民主法治国家,一切依法行事。王炳章在警察局的数小时内,与警官们谈笑风生,可以随便打电话,也受到警方客气的茶饭招待。泰警方高级官员还当众说,他们很钦佩王和民运人士所从事的事业,希望中国早日走向民主之路。

泰国警官甚至请王炳章博士送给他们其新著《中国民主革命之路》一书,并签名留念。

但是,泰国警方要求王炳章博士立即离境,越快越好,并强调:“这也是为了王本人的安全。”一位警官并直接了当的偷著告诉王炳章博士:“中共的人员,一直盯著你。你应当明白了”。

傍晚,泰国警方在确定了飞往日本的航班和机位之后,用便衣警车,护送王炳章博士到了曼谷机场。当时,王炳章博士对“也是为了王本人的安全”一语,并未完全解开其弦外之音。

二,王炳章在泰国的工作使中共十分恐慌

据国安部内部人士透露,王炳章在泰国的活动,中共有关部门给予了高度关注。到底王在泰国做了些什么,值得中共的严重关切呢?我们找过几次王炳章博士,但他都不愿透露太多,以防泰国那边的工作受到影响。从多方了解的情况,我们在不影响王炳章博士工作的前提下,做一些粗略的披露。

其一,王炳章博士在泰国组织了一批做实事的民运力量。据王炳章本人讲,泰国的民运本来就有基础。八十年代初,王还任中国民联主席时,泰国就建立了支部。泰北支部、缅甸支部在王炳章主持民联期间,曾相当活跃。泰北支部曾多次派人回国执行任务。其负责人梁朝天,曾勇敢地进入国内发展民联组织,不幸被中共当局逮捕,至今仍被关在监狱。王炳章还透露,《中国之春》杂志封面的国父墨宝《中国之春》四个字,就是当年由泰国华侨收集、建议民运采用的。

王在今年初抵达泰国,原定的工作是援助在泰国申请难民身份的彭明,以及国内被捕的民主党负责人的家属。王帮助他们整理、翻译资料,联系美国使馆。王还会见了流亡泰国的老民运人士陈尔晋,陪同他到联合国难民总署申请难民。王炳章了解了泰国的情况后,发现泰国有很多北美不具备的开展民运的有利条件。于是,王炳章就在泰国安营扎寨,展开了全面的民运活动。据有关人士说,王首先把泰国的老民运进行了整编。王还在中文报纸刊登广告,招募新的民运人士。随后,王将民运人士组成功能小组,布置可行的工作,重点面向国内发展。

其二,泰国每天都有两三千从中国大陆到星马泰旅游的游客。王认为,这些人是民运很好的工作对象。据说,王在这些游客身上也下了功夫,特别是随旅游团外出的中共干部。

其三,王数次前往泰北地区,筹建培训据点,用之培训民运理论骨干,然后返回国内工作。

王在泰非常活跃,但也很低调,他避开了一切新闻记者,目的是放眼于长期活动。然而,中共并没有放过王炳章。

三,中共有关部门企图绑架王炳章

中共一向视王炳章为海外民运第一防范对象,因他的活动大多都是针对国内的。

据中共内部人员透露,中共国安部门很快就派了一个工作组,前往曼谷,收集王的活动情报。中共人员甚至策划绑架王炳章博士,因为他们判断,王在泰国的活动,给中共造成了极大威胁。中共国安部为王炳章在泰国活动专发的内部简报称,王炳章等准备在泰国对中共驻外机构进行“恐怖活动”,并在泰北“训练武装人员”。由此推断,应当对王“下手”。但是,据王炳章本人说,中共的这些说法“捕风捉影”,“造谣惑众”。我们的确了解到,个别流亡泰国的大陆人员(可能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由于对中共政权苦大仇深,曾有些“暴力倾向想法”。有的,还想找王协助。但是,王炳章对之一向明确拒绝、坚决反对。在泰国的几次民运会议上,王都告诫大家:“民运在泰国必须有长期的打算,一定要低调,不做任何非法之举,甚至不做任何令泰国当局为难之事。否则,民运无法在泰国立足。民运在泰国工作之重点,是面向国内,在国内发展力量。”

然而,危机四伏的中共政权,把王炳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对王在中共“家门口”的活动十分光火。因此,中共政权情报头子罗干等人,极力设法将王炳章栽赃成“恐怖份子”,打成“中国的本拉登”,欲将之绑架回国,除之为快。为此,中共有关当局曾计划与泰国有关当局接触,要求泰方逮捕王炳章、并将其引渡回国。也计划要求泰国当局提供王炳章在泰国活动的有关资料,以便中共自己秘密下手。

据熟悉泰国情况的人员说,中共的确在泰国绑架过他们想要的人,如某些外逃的贪官。中功的人员也透露,中共在泰国也秘密绑架过中功的组织成员。

泰国虽为民主国家,情况与美国有所不同。中共在泰国渗透的人员非常多。除大使馆公开的八十多人外,国内不同部门派遣、渗透到泰国各个领域的中共人员达数百人。泰国社会空隙很大,绑架一个人相当容易。泰国与中国通过湄公河相通,几个小时就可以把人神不知道鬼不觉地用货轮送回国内。中共也可以通过越泰边界和中越边界、泰缅边界和中缅边界,将人运回大陆。

四,中共对王炳章的栽赃不值一驳

据透露,泰国对中国在泰国的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员一向十分注意。据王炳章和其他曾被泰国当局问过话的人员讲,泰国对王炳章博士在泰的活动了如指掌,王炳章的每通电话都有纪录,王炳章与什么人见过面、接过头,纪录也很完整,并有照片。这说明,泰国政府的情报能力相当不错。王炳章在一家咖啡厅与人会面,泰方都十分清楚,以至准确地找到王炳章,并将其带到警察总局,就能看出泰国警方的监视能力。泰国警方或许也早就派员打入王的身边。可以设想一下,假如王炳章本人有任何“暴力倾向”,有任何的“非法行为”,泰国政府早就监听到了,早就将王逮捕法办了,哪还能容忍王炳章在泰活动达数月之久?哪还能礼貌的将王护送出境?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中共文件之所以把王炳章定性为“恐怖份子”,无非是想为其真正的绑架恐怖活动制造借口罢了。王炳章本人也说,在双方谈话期间,泰国警方非常友好,彬彬有礼,丝毫没有怀疑过王是一名
“恐怖人员”。理由很简单,泰国当局本来就对王炳章在泰的活动一清二楚,毫无“暴力”可言。

五,泰国政府希望“平安无事”

泰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法治也比较上轨道,做事有其规范。为了保护泰国本身的利益,泰国当然不想在其领土上发生任何事件。一方面,泰国政府严密监视各国政治反对派的活动,防止极端行为的出现;另一方面,泰国警方也严密监视中共在泰国特工的活动,防止中共特工的胡来。泰国政府希望的,是“平安无事”。哪方出了事,对泰国政府都是难堪的。泰国官方采取突然行动,将王炳章火速礼送出国,并告诉他“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这里的弦外之音,是否暗示王炳章已经被中共盯住、并可能遭到中共的暗算呢?这是否泰国官方对王采取的预防性保护措施?问题的确切答案,看来只有将来档案解禁后,才能水落石出。

六,中共在海外的恐怖活动政策

据中共一位在国家安全部门工作的、相当高位的人员J先生讲,对境外的反对派人士是否采取类如绑架、暗杀的恐怖措施,现今中共最高当局似乎没有明确指示,也没有国家法律的明确规定。在当前状况下,最高层对境外绑架、暗杀,他倾向性的判断是:“应当不会”。然而,八十年代中期,中共有关部门确曾策划在美国暗杀王炳章。当时,这件事,由竹联帮首领张安乐主动向媒体透露,美国各大中文媒体都对此暗杀阴谋做过报导。张知晓此事,乃是中共委托的作业人员直接找到他,请之协助除掉王炳章,但被张及时制止,并将之公布于众。J先生还说,中共国安部高级官员俞强声八十年代叛逃美国、并对中共在美的特工网造成巨大伤害后,邓小平异常生气,曾下令对俞进行追杀。J先生说,他还记得一例,是中功的首领张宏宝先生。前两年,在张宏宝逃亡期间,中共公安部门曾在文件上下令各地人员必须将之抓获,要不了活的,可以就地正法。但是,这“就地正法”是国内还是国外,并未明确。除此之外,J先生就不知道对其他人员的恐怖的策划了。这次,中共有关部门策划绑架王炳章,J先生听说过此事,但他认为,这可能是中共某分支部门自行策划的,目的是邀功请赏。中共特工部门叠床架构,互相扯皮又互相争功,国安与公安不和,互争经费,是公开的秘密。某单位做出绑架王炳章的策划,以便“放一个大卫星”,得到高额奖金,是可以预料的。J先生听说,一位更高的情报官员得知王炳章被送往日本之后,一方面惋惜,一方面似乎也松了口气,说:如果真把王炳章从泰国绑架回来,还真的不知怎样向外交待。承认绑架,那不等于自招是国际恐怖集团吗?那时,这个烫手山药,才令中共高层头大呢!(中国民主正义党 加拿大 纪东新)

原文2001年10月在博讯网首发

http://cdjp.org/01/archives/00000330.shtml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articles/1/10/25/5128.html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0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