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卷风:被迷魂阵套牢的人(小小说)
02/26/05    龙卷风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5266

背景介绍:九八年一月,美国民运人士王炳章闯关秘密回国煽动组织反对党,在国内被逮捕、被驱逐到美国后,遭到刘青、胡平、于浩成、王军涛、阮铭、王鹏令、吴仁华、胡立俊、胡安宁、郭罗基、常征、刘宾雁、苏绍智等十三人在《世界日报》上发表联名广告“谴责王炳章”。胡安宁最近声称这是他的“良知的决定”,“与中国人权无关”。
 
------

金老板(上海):老胡,这王炳章是不是跑到中国来了?

胡大郎(纽约):王炳章这个人只会做秀,他这个人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

金老板:喔。看来你消息不灵啊!你知道吗?王炳章偷偷地回来了,在安徽被抓到了,我们上海一点也不知道,我们上海这次很难堪啊!

胡大郎:这......真是王炳章?我怎么......

金老板:别这这这、那那那的了。

胡大郎:是是是,老板。

金老板:你不是说你消息最灵通吗?告诉你吧,我们上海这次很难堪啊!有什么情况,及时打电话来,24小时,随时给我打手机。知道了吗?

胡大郎:是......是......老......(对方挂线了)。

------

胡大郎:金老板吗?

金老板:你吗?你干什么在《愤怒与谴责》上签名?

胡大郎:我想,王炳章的势头要压一压。这是我煽动的,我消息很灵通,我知道刘青、胡平他们一定会吃药的。

金老板:你有点脑子没有?我们要的是情况,是消息,你让别人签名,干什么自己也去签,这样怎么弄王炳章那边的消息?他们这次到底搞什么名堂?都是些什么人?国内有谁在呼应?下一步准备干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去知道?

胡大郎:我的意思是......

金老板:别说了,有什么新情况?

胡大郎:昨天与胡平谈了,他告诉我......

金老板:胡平知道王炳章要干什么吗?

胡大郎:不是,我是说,胡平说......

金老板:我只要王炳章那边的消息,要快。你啊!自说自话,气死我了!先这样吧。

胡大郎:我冬天不卖画,手头有点紧......(嘟......断线了。)

------

金老板:老胡?唉!我们是老朋友,知道你手头有点紧,给你弄了点,两千美元,托人给你带美国去了。

胡大郎:喔。不是说五千美元吗?

金老板:事情搞得这么糟糕,还五千美元呢!这两千还是我把你当朋友从别的地方给你争取来的。

胡大郎:真是谢谢了。不过,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我给正义党当顾问去了,王炳章有事都会跟我商量。

金老板:有什么新情况?

胡大郎:石磊在中国。

金老板:什么?他用的是什么护照?消息确切吗?

胡大郎:八九不离十,我分别从傅申奇、王炳章等人嘴里套过话,还有大家都说石磊好多天没有露面。

金老板:猜不行。石磊护照上用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胡大郎:他真名字叫夏雨。

金老板:这还要你告诉我?

胡大郎:他美国护照上是不是改过名字我不知道?

金老板:你就告诉我你知道的,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的和猜想的。

胡大郎:我这几天抓紧接触正义党去,争取加入当个头头,他们里面有个核心会议,我看我能参加进去。

金老板:不行。正义党如果你加入进去了,其他一些地方的人就会对你反感,你弄不好今后什么消息都没有了。你给他们当顾问不错,多给他们提提建议,看看他们怎么说、怎么反应,这种办法最容易分析出他们要干什么了。知道了吗?

胡大郎:知道了。我正想建议他们......

金老板:好了。有消息告诉我。那个石磊是不是来中国了,打听清楚告诉我。

胡大郎:好,好!

------

胡大郎:金老板?喂?我打听到了,石磊没有到中国去,傅申奇亲口告诉我的,他在巴哈马帮人家搞离岸公司注册的事情去了。

金老板:什么?算了吧!看来傅申奇在玩你,你小心一点。石磊进来了,这个人跑哪里去了不知道。失踪了。你赶快想办法了解石磊在中国的什么地方,他会不会还有其他证件,做什么,是不是同王炳章有关系?越快越好,上面催得很急。

胡大郎:怎么样,我的判断没错吧!上面应该满意吧?

金老板:你刚才还告诉我石磊在巴哈马呢!好啦!你要是能告诉我石磊现在在哪里,你就立功了。

胡大郎:是......

------

胡大郎:石磊,他,他,他今天在纽约......

金老板:(学胡大郎的腔调)“他,他,他今天在纽约......”。他妈的,他到北京找了你儿子的朋友,你怎么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嗯?

胡大郎:什么?我儿子的朋友?谁?

金老板:女朋友嘛。嘻嘻。

胡大郎:哪个女的?我怎么不知道?

金老板:不是......你不会知道,反正......不怪你。不过,有什么消息?

胡大郎:根据我给正义党当顾问的情况来看,石磊不相干,正义党核心会议没有他,我想大家都相信他是共军,没有人要他。

金老板:不要太肯定,我已经告诉过你,傅申奇这个人很鬼,他不跟你讲真话。

胡大郎:王希哲这个人是藏不住的,是王希哲告诉我的,正义党的事情石磊不相干,办公室是石磊租下的,但石磊不用。他们让我列席了几次会议,没有看见石磊。你们怎么放石磊回来了?为什么没有抓石磊?

金老板:怎么抓?他回来干什么的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人很鬼,失踪了好几天,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你有办法打听到告诉我,特别是石磊和王炳章、傅申奇、王希哲的关系,一定要搞清楚。

胡大郎:他们都相信他是共军,这没有问题。

金老板:我告诉你了,不要掉以轻心,你怎么不听呢?

胡大郎:我晓得了。想问一下,石磊也是同性恋?

金老板:哈哈,你以为谁都是同性恋啊?

胡大郎:唉!

------

胡大郎:我有消息了。

金老板:什么消息?

胡大郎:熊焱参加了正义党。

金老板:早就在网上了。这算什么消息?

胡大郎:早就在网上了?哪一个网?

金老板:正义党的网站。你不知道?

胡大郎:我还在学上网。

金老板:知道谁在负责网站?

胡大郎:谁?李洪宽?一定是李洪宽。

金老板:放屁。告诉你,是石磊。

胡大郎:是,是,是,还有石磊。

金老板:你别跟我捣浆糊,你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学胡大郎的腔调)“还有个石磊”,除了石磊还有谁?

胡大郎:还有李洪宽。

金老板:放你的狗臭屁!

胡大郎:对不起,惹老板生这么大的气。

金老板:你今后不知道的事情别乱猜,别瞎报,你害死我了。

胡大郎:是,是,石磊这个人太坏了,他害死我们了。

金老板:谁跟你“我们”了,你是戴罪立功,搞搞清楚,你还想回来做生意,老了弄个位子的话,消息要准确才行。

胡大郎:是,是,一定,一定。喔,上次说有人带东西来,什么时候来?

金老板:行程变了,等以后再说。

胡大郎:这......

金老板:这我也没办法。就这样吧。

------

胡大郎对天长叹---苦-哇!全是给石磊害的。

------

事情就这样了。

------

(小说内容不完全虚构,如与实际有全部或部分雷同,当然不是巧合。)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90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