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组织与台湾海外政治谍报网
02/25/05    韩冬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250

Han Dong最近网上发表的文章已经揭露,在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对国内受政治迫害的民运人士人道资助数量不足其组织全年获得资金的三十分之一(3%左右),而且国内接受资助者还要同时接受提供情报和只同“中国人权”单独联系的条件。

其实,“中国人权”组织对国内人士的资助还有第三个条件,第三个条件就是接受资助的人士还必须“做事”和“发声音”,所谓“做事”和“发声音”,指的是做“中国人权”组织指示的事,发“中国人权”组织要求的声音。如果接受了资助的人拒绝了“中国人权”的指示和要求,最低限度也要接受“中国人权”组织对他们不要做和不要发的声音的要求,否则今后就不会再有这种人道资助了,就是替别人申请资助也不会得到理睬,不但不会得到理睬,而且还会连累别人受到该组织的不信任。

以上只说了“中国人权”组织对国内受迫害的民运人士进行人道资助时的不同,下面让我们再说一说这个组织是在海外进行“人道资助”的条件和特点。

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流亡海外,特别是知名和比较知名的,如果“中国人权”组织(其实不由这个组织决定)认为此人能够在海外与其合作,那么该组织就会帮助他申请到直接由台湾“民间组织”提供的“人道资助”,一般第一次的“人道资助”数字在$5000到$20,000,有时也叫“安家费”。能够拿到数字较高者,往往在国内时就已经是接受该组织条件的“人道资助”对象。

当然,很多一开始被“中国人权”组织看中的流亡海外的人士,起初不了解“中国人权”组织的意图,总是对该组织抱有好感和信任的,因此一般没有人会拒绝“中国人权”提出的今后保持“合作”的要求,于是得到第一次这样的“人道资助”并不难,也不需要特别做什么。

但是,之后就不同了,大多数人并不能够“听话”,他们一开始与“中国人权”组织的合作往往也不是因为“听话”,而是因为不了解情况而对该组织比较信任和放心。有的人之后会公开说类似“中国民主运动不要做台湾的尾巴”,有的人对刘青所设计好了,但于事实有偏差的“证词”(到美国国会作证或参加联合国的有关活动)表示异议而拒绝“做事”和“发声音”,有的人对如何参与“法轮功”的活动有自己的看法(包括个别这次辞职的“中国人权”组织的理事)、有的在“中国人权”组织或其卫星组织搞的研讨会上自由发言(“乱发言”)之后,很快就成为“中国人权”组织的敌人,很快,不光从“中国人权”组织那里,而且还从“中国人权”组织的关系人、卫星组织的头头、“台湾热心人士”、由台湾提供资金的美国大学中国问题研究机构、台湾方面控制和容易伸手的媒体等地方,就开始传这些人的坏话,包括开始进行人生侮辱、人生攻击和政治攻击,目的是消除这些人的影响力,封杀这些人的声音,别人不提了,就连魏京生、王丹都没有能够逃过这样的厄运。

那么,“听话”的人会怎么样呢?“听话”的可以继续得到资助,但不是公开的那种“人道资助”,一般有三种情况。第一种,“台湾热心人士”通过秘密渠道固定对个人提供生活费,这一类多数提供给知名度高、年纪大的流亡人士。第二种,由“中国人权”组织介绍推荐个人到与其组织有关的卫星组织、其他民运组织机构工作,领取工资,作用大的可以兼职多份有津贴、稿费、顾问费等等名目不同的职务,领取多方面的津贴。第三种,安排个人成为基金一部分是由台湾提供的美国大学中国问题研究机构进修,获得“奖学金”。对有的人来说,第二种资助方式与第三种资助方式常常是交替进行的。

“中国人权”组织大约就是这样用“资助”和“封杀”来完成对中国大陆民运和人权活跃人士进行扶和压的,当然谁要从美国这样的国家获得基金会的资助,得罪了“中国人权”组织肯定是倒霉的,因为“中国人权”组织并不就是其本身,他们背后的人“台湾热心人士”可以随时启动一大批“中国问题”学者、教授和专家,很多还是“老外”,他们要谁得到西方国家基金会的资助,他们不要谁得到西方国家基金会的资助,全由他们说了算,只有极少数分量足够大的能够“分一杯羹”,其实还是因为其分量足够高的缘故,人家背后的人“高抬贵手”以熄事宁人而已,所以还有少数人能够撑住,但也得稍微“学乖一点”。

“中国人权”组织的上述运作的目的,百分之百是为了台湾在国际间的外交活动的需要,所谓向中共施压来改善中国大陆人权状况,只不过是副产品而已。因此,3%的资金用来对中国大陆受迫害的异议人士进行“人道资助”就很好理解了。

从以上的情况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造成了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和人士在中国大陆、在海外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和广大海外华侨中人心丧尽,孤立自闭,台湾在海外的庞大政治间谍网操控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和人士制造“主流”主要目的为台湾的国际外交服务是一个非常主要的原因。“中国人权”组织实际上就是台湾政治间谍网所操控利用的一个最主要的“中国大陆人权、民运团体”。

[编后:在民运界有人怀疑,自1971年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之后,“中华民国”政府在美国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政治谍报网,这个政治谍报网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影响美国政府的政策。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陆的移民、留学生和商务人员大批进入美国,这些大陆背景的人士也成为台湾的政治谍报网努力操纵、控制的一部分。由于这个庞大的政治谍报网涉入中国大陆人权、民运越来越深,给中国大陆人权、民运带来的帮助远远不及造成的伤害,也让中国大陆人权、民运人士注意到这个政治谍报网利用中国大陆人权、民运团体和人士向美国政府输送对台湾有利,对美国和中国大陆都不利的假证词、假主流舆论和伪造的情报。有人说,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和人士的指控只是“猜测”,中国民主正义党情报部的立场是: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和人士的“猜测”只要是有根据的,哪怕是根据“果子”判断“树”是什么,就是有价值的线索。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和人士不具备提供关于一个政府的谍报网活动的“证据”的能力,这不等于说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和人士就不具备寻找和提供线索的能力,当这样的政治谍报网在美国这样的自由、法治国家猖狂到了伤害美国的政治、外交等政策和利益的时候,相信中国大陆民运、人权团体提供的线索对美国政府是有帮助的。--陈伟达]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9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