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要脱离政治吗?
02/24/05    fanyuling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899

  网上看到关于基督徒和政治的讨论,在曼谷和美国,与主内弟兄姊妹一起的时候,每当谈论到政治,很多弟兄姊妹也说要脱离政治,不要反对当权者,并说这是《圣经》上所教导的。他们引用最多的,就是《罗马书》十三章1-7节的经文:“在上有权柄的,人人都要服从,因为没有权柄不是从神来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设立的。……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么?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其实在《彼得前书》二章13节,也有相似的经文:“你们为主的缘故,要服从人一切的制度,或是有权位的君王,或是君王所差遣报应作恶者、称赞行善者的官长”。

  对这些经文,我到是与这些弟兄姊妹有不同的认识。我认为,基督徒不但不能脱离政治,甚至客观上会比其他人更难脱离政治,主观上也应该更加主动结合政治。

     第一, 政治包含着人类社会的一切活动,我们虽然追求属灵的世界,但是我们目前仍然还生活在属地的国度。我们无法脱离政治。比如我们信仰基督,这就是我们的政治选择。我们就必然不是无神论者了,也就不会信仰共产主义,不会是一个共产党员。这在中国大陆,就是一个最大的政治选择。我们是“主的恢复”道路上的基督徒,那么,在政治上我们就不能在中国大陆宣传我们的福音,因为“主的恢复”拒绝参加三自教会,上个世纪50年代就被中国共产党视为“法轮功”一样的“反革命组织”,至今没有得到平反。我们基督徒就是整天不出门,在家里读《圣经》,也是在从事反革命活动了。你能脱离政治吗?倪柝声弟兄就是被共产党关在监狱直到死亡。他就是不想参与政治,追求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不愿意加入政治性的“三自教会”,但是却被当作反革命份子。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能够脱离政治吗?除非你在自由的国度可以追求自己的信仰,而到中国大陆旅游或者出差,或者公干,就必须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从法律上,你就是在反对中国大陆的统治,因为你的信仰是被他们禁止的。

     第二, 《圣经》上的两段经文,所指的权柄以及有权位的君王,都是指神所设立的权柄或者君王,不是指撒旦设立的权柄和君王。因为君王和他所差遣的官长,是“报应作恶者、称赞行善者的”,因为“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但是目前中国大陆共产党的统治,你会赞同他们是神设立的吗?他们是叫作恶的惧怕吗?他们称赞行善者吗?最近《大纪元时报》上面有《九评共产党》,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共产党是如何得到权柄,是如何维护独裁统治的。他们的特权阶层又是如何贪污腐败,巧取豪夺的,这些作恶的人不但没有得到报应,有些人反而凭借关系提升为政治局常委,变成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了!愿意行善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不但没有得到称赞,反而被镇压,被收监,被虐待。这样的权柄,难道符合《圣经》上面的定义吗?这决不是神设立,而是撒旦设立的!这样的权柄当然要被弃绝。因此,我们不能因为《圣经》上说要服从权柄,就服从一切的权柄。我们要看这个权柄是不是神设立的。如果不是,而是撒旦设立的,我们不但不能服从,如果可能就要逃离这样的权柄的管制,因为“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住,不要再受奴役的轭挟制”。——加拉太五章1节。

     第三, 我们不但不服从,要逃离,甚至要支持一切捣毁这样权柄的“政治”活动。这样的权柄往往看上去很可怕,他们的统治也很坚固,但是,他们就如同《启示录》里面的“巴比伦城”。“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一个小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启示录十八章10节。那些历史上撒旦所设立的权柄和统治,往往看上去很坚固,但是在短短的时间里便会被毁灭。如象征法国独裁统治的的巴士底监狱,如纳粹政权,如东欧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的共产党独裁统治……这些表面强大坚固的权柄,只要遇到象征自由和正义的对手,都会很快毁灭的。

     第四, 我们的不服从,甚至反抗,当然是“政治”活动,但是这样的政治活动,神不但不反对,甚至会让主耶稣带领我们。就像《自由领导法国人民》的那幅画所描绘的法国大革命。“因我们并不是与血肉之人摔跤,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黑暗世界的、以及诸天界里那邪恶的属灵势力摔跤”——以弗所六章12节。我们并不是反对某个人,某个政权,而是反对他们以及他们的权柄所代表的邪恶势力,也就是设立他们的权柄的撒旦。撒旦的势力的确强大,“所以要拿起神全副的军装,使你们在邪恶的日子能以抵挡,并且作成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住,用真理束你们的腰,穿上义的胸甲,且以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当作鞋穿在脚上;此外,拿起信的盾牌,籍此就能消灭那恶者一切火烧的箭。”——以弗所六章13-16节。是的,我们有真理,有正义,再加上福音和信仰,我们的战争,就像《启示录》里面哈米吉顿的战争,是“凭着公义”的。主耶稣基督骑着白马,率领我们,他的口中有利剑,可以用以击杀列国,一定会取得胜利。我们不能等着新耶路撒冷的降临,我们要为它的降临做准备。我们祷告,我们不服从,我们甚至反抗,都是在尽我们不同的职事,为了主的再次到来。

    也许在大家的一片反对声之中,我的认识是不合适宜的,但是每当我想到倪弟兄至死都被关在监狱,每当我想起撒旦的权柄还在世界上行邪恶,我就不能不祷告,不能不写出我的认识,与主内弟兄姊妹交通、分享。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9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