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有条件的人道资助说明了什么
02/21/05    宋文辉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8287

Song Wenhui

据中国大陆四川异议人士邓焕武揭露:“重庆许万平坐牢多年,先后2次出狱后,生计特别困难。这种状况下,许自己以及通过其他友人如林牧先生等,先后多次向刘青表述实情,希望得到‘中国人权’的资助。但许万平在电话里听到刘青的答复是:……可以,但条件是要经常提供情报……。大约第2天吧,许跑来转告我,我见他生气得发抖……!再后来,林牧先生来电话告知:对方(刘青)说资助可以答应,但条件是,重庆方面对海外联系只能同‘中国人权’独家联络……。”

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在2003年底曾与“中国人权”在上海静安动迁户维权活动问题上短兵相接,遭遇的情况一部分有点类似,刘青当时极力说服上海静安动迁户不要同中国民主正义党联系,并说出了王炳章是“恐怖份子”这类话来。(见《上海静安动迁户给“中国人权”一封公开信》http://www.cdjp.org/01/archives/00004595.shtml)。

在评论中国人权有条件的人道资助之前,透露一个中国民主正义党在这方面的一个真实、有趣的故事。

大约在2000年,海外王希哲代表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与谢万军代表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北京的何德普属于王希哲“联合总部”在国内的主力,海外中国民主正义党石磊力排正义党内部的不同意见坚决支持谢万军,在这样的情况下,石磊通过朋友得知何德普生活困难希望获得经济援助,他立即用化名与何德普取得联系之后,然后安排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并不完全知情的党员(留学生)向何德普的妻子帐号电汇500美元,何德普并不清楚究竟是谁资助了他。不久之后,何德普与王希哲发表声明,在海外公开见报说开除谢万军出中国民主党。正义党,或者石磊,闹笑话了吗?石磊的解释并非如此。石磊和王希哲当时在网上公开论战非常激烈,何德普完全是站在王希哲一边的也非常明确,但是,石磊还是亲自作出了资助何德普,并且亲手安排了不让何德普了解资助来源的汇款安排。

正义党,或者代表正义党的石磊对何德普的这种资助,是纯粹的“人道资助”,无关政治党派团体的立场,无关提供情报的要求,无关垄断国内某人与国外的联系,没有任何条件,甚至不考虑对方明确地在具体问题上反对正义党和正义党所支持的当时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据石磊说,这样的运作是王炳章立下的传统,他只是继承这种传统而已,他说,王炳章提供国内这种资助更多,就像石磊不让何德普了解资助实际是正义党提供一样,王炳章提供国内的资助更不会让人了解是王炳章出的钱。

很清楚,有了上面的对比,任何人都会猜到,四川邓焕武揭露出来的“中国人权”刘青的带有那些条件的“人道资助”的做法,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会令每一个党员非常反感。正义党新人较多,很多新党员并不了解中国民主和人权运动在海外所遇到的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我一开始也不了解,四川邓焕武揭露出来的这种情况我刚听说的时候觉得不好理解,但是,慢慢的,我理解了,理解了为什么之后,这种做法更加令我反感。

在我的眼里,整个“中国人权”组织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挂羊头卖狗肉的政治组织,我还不是只是说这个挂着“人权”招牌的组织其实是一个“政治”组织,我还要说的是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政治组织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为台湾国际外交服务的情报特务组织。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刘青个人的问题,这是整个这个组织的实际功能和性质的问题,我不认为“中国人权”组织走了一批理事,或者刘青离开了这个组织,这个组织的实际功能和性质会有什么改变。

最近“中国人权”组织发生内部人事风波,我看到其400多万美元一年的组织经费只有几十万是来自美国的基金会,其余的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台湾吧?这个组织并不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这个组织不但通过其少得可怜的、只有十万一年的对国内人士的所谓“人道援助”来搜集情报并且垄断控制国内的异议人士,这个组织还通过资助其他卫星组织来制造人权事件,什么蒋彦勇的“六四”上书,什么孟伟哉退党,全是不堪一击的假货,全同“中国人权”的卫星组织有关,又分别给蒋彦勇、丁子霖和把孟伟哉退党之事当真了的国内热血人士带来麻烦,人权事件制造出来了,于改善中国人权状况无助无益也无关,可是,这是台湾“捐款人”想要的,“中国人权”组织实际就在发挥这种功能。

上面这种制造人权事件,只不过是这个“中国人权”组织的主要功能之一。这个组织的另一个功能就是帮助台湾“捐款人”向国际社会,主要是美国政府和联合国输送台湾希望输送的“情报”和“舆论”,这类所谓的“情报”和“舆论”并不是准确的,有的是假的,有的是精心加工过的,有的是强行运作制造的表面现象。刘青阻止王希哲参加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抗议江泽民的活动,难道真是因为王希哲为卢四清说了话得罪了刘青?

从刘青的其他表现就知道,事情不那么简单,刘青实际上是在操纵海外民运,控制让美国人、让联合国所得到的关于中国大陆人权和中国大陆民运的“情报”和“舆论”,凡是没有受到控制的,凡是不放心能够配合好的,统统都是要打击和封杀的,所以,王希哲、王炳章等人在海外从事与国内配合的中国民主党的组党活动,刘青极力排除他们在美国国会作证的机会;所以,王若望去世,刘青要阻止王炳章在追悼会上发言的机会;所以,刘青“中国人权”组织庞大的经费用在国外,而不是用在国内,全是为了帮助台湾进行“国际外交”活动,全都是“专款专用”,全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因为台湾的“国际外交”活动需要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不好,因为台湾的“国际外交”活动需要比较“统一”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的“主流”舆论,这一切,刘青只是代表了“中国人权”这个组织去做,应该说刘青做得非常努力,刘青对捐款人做到了鞠躬尽瘁、忠心耿耿的程度。

但是,“中国人权”组织这一切活动,都伤害了真正为改变中国大陆人权状况和中国大陆政治制度的人权民运活动,都伤了国内和国外的人权民运人士的心。

吴弘达在一篇文章中总结“中国人权”组织所发挥的作用这样说:“北京当局眼里是一个‘反动组织’的中国人权,中共方面一直如何费尽心机,不遗余力想置其于死地而后快。”

我们不能因为中共憎恨“中国人权”就想当然地认为这个组织在改变中国大陆人权状况、在支援大陆人权民运人士,在改变中国大陆政治制度上有正面的成绩,如果这样凡是共产党憎恨的都是对改变中国大陆人权民主状况有好处的话,那么共产党憎恨毒品走私,共产党憎恨台湾独立,共产党憎恨日本侵略中国,我们是不是都应该认为这些就应该支持毒品走私、支持台湾独立、支持日本侵略中国呢?

“中国人权”组织,是这个组织,而不是这个组织中一个工作人员刘青,长期以来,为完成台湾的国际外交任务,通过巨额的金钱运作,欺骗美国政府和联合国有关机构,向美国政府和联合国机构输送人为控制而制造出来的不准确的情报和舆论,为了控制和制造不准确的、但有利于台湾进行国际外交活动的有关中国大陆人权民运的不准确的情报和舆论,该组织长期打击和伤害国内和国外真正为改变中国大陆人权状况与政治制度的人权民运团体和人士,该组织因“挂羊头卖狗肉”而导致普通民众对整个中国大陆人权民主运动的疏远、误解、贬斥而造成对中国人权民主运动的整体形象损害,其“过”远远大于其“功”。

中国人权对国内人权民运人士有条件的人道资助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一连串背后的运作,说明了这个组织的实际功能和性质。

据说“中国人权”组织当初建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一个组织。但是,“中国人权”组织早已变成了这样的一个组织了,如果“中国人权”组织不能发生彻底改变的话,“中国人权”如果在内部斗争中都垮了,对中国人权民主运动肯定是一件好事,但是这对台湾国际外交需要一个能发挥强力有效作用的“傀儡”大陆人权民运组织来说,当然是一件坏事。

“中国人权”组织也可能会出现好转机,也可能出现好的希望,这与刘青辞职还是不辞职毫无关系。中国民主正义党情报部的消息说,“中国人权”这场人事风波是因为其理事和工作人员对于如何围绕美国国会议员提案美国恢复与台湾邦交的问题上来帮助台湾进行大规模运作发生分歧的背景下爆发的,如果这条情报准确,并且爆发人事风波的动机不仅仅是因为对台湾方面可能大规模增加的经费分配进行争夺的话,那么这个“中国人权”组织也有可能会到其当初建立的原始宗旨上去。不过,我认为这种好的转机出现的希望是很渺茫的。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8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