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指控是不敢负责任的表现
02/20/05    韩郑宏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130

Han Zhenghong对中国民主正义党来说,中国人权组织的这个刘青主席是一个混蛋,这个混蛋到至今还坚持不认为王炳章是被中共非法逮捕判刑的“良心犯”。

今天,“中国人权”出现人事风波,刘青受到各种指责,刘青受到揭露,这对中国民主正义党的人来说,这对王炳章的家属来说,这对许多早就看不惯刘青所作所为的人来说,或许算是一种安慰,有人说这是刘青“罪有应得”,我觉得很好理解。

刘青受到的指责是不是事实,我不了解情况,所以对这类问题我不能随意评论。但是,我很愿意了解刘青受到的指责是什么,我也很愿意了解刘青受到的指责是不是事实。

阅读了正义党网站整理的各路神仙的文章,结果我发现,除了原“中国人权”理事会在“公开说明”中对刘青的指责,除了四川邓焕武和美国王希哲揭发的刘青的问题,除此之外的其他有“精彩指控”的文章,文章作者全部没有使用真名。(不包括只是表达观点的评论文章)。

文章作者使用真名实姓揭露和指责刘青,虽然并不一定代表揭露和指责的就一定是事实而没有夸大或偏差,但至少这样的文章表明了作者是愿意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人的。对于表达观点、发表评论,文章作者是不是使用真名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观点是否能够有影响力,当然作者使用真实姓名影响力显然会比作者不用自己的真实姓名更大,但是,如果文章的作者指控或揭露别人的一些他们希望读者相信发生的事实的话,作者不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就很奇怪了。

如果出于某种原因,提供事实的人不愿意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最起码,写文章的人应该是使用真实姓名的,就像我们经常在报刊上看到“不愿透露姓名人士说”之类的话,但是,报刊记者和报刊本身是真实的,是有人来对指责和揭露他人的文章进行负责的。

这里是美国,这里不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制度下,作者害怕什么呢?难道我们所说的要实现的民主制度就是一种揭露、指责他人错误时还要害怕而不敢使用自己真实姓名的制度吗?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在尊重人权的民主、自由、法制制度之下的“人权民运人士”却要害怕自己在揭露、指责他人时害怕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呢?

最起码,我认为,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进行事实指责和揭露的人中间,那些不使用真实姓名在网络上写文章的人是不敢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任的人,这样的做法,就是指责和揭露的确实是事实,在读者面前的可信度也很低,而且这种做法一旦成了习惯,反而给混水摸鱼的造成可乘之机,让蓄意攻击造谣的也混在其中,叫读者难以分辨。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77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