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讲座:情报分析中的“逆向思维”
02/16/05    石磊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7778

辅导讲座:情报分析中的“逆向思维”

(以下内容整理自石磊2005年2月15日在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情报部工作交流会议上的讲话)

“逆向思维”近来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时髦名词,在今天我们关于情报分析的第二讲中,我们要说的“逆向思维”,指的是对已经获得的情报提出这样一个或一组问题:如果事情不是这样,而是那样,是不是更加合理?如果是的话,那么为什么事情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从这样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到有价值的情报分析结果。

“逆向思维”--没有说的是什么

在上一讲的举例中,我们就1989年中共保守派企图给前总书记赵紫阳定颠覆罪进行了分析,我们在分析中比较了程晓农所讲的和陈一谘所讲的话,程晓农在回答记者的时候这样说:

(索罗斯)写信给邓小平明确地说明,第一,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是政府部门,从来只有像他这样的商人、金融家纳税来养活政府机构,他不可能从政府领取薪水来替政府工作,说他是中央情报局的干员非常荒谬。另外,George Soros 说得非常明确,他的“改革开放基金会”设在中国,这个基金会本来就已经被中国安全部所控制,因为这个基金会的负责人之一就是当时中共安全部退休的副部长凌云。如果说这个基金会是中央情报局的机构,那无疑是说中共的国家安全部是在替中央情报局工作,我可以公布真相。这封信转给邓小平以后,中共发现这个故事实在是荒唐,继续编下去只会让共产党丢更大的脸,后来把这件事情悄悄地摁下去了,赵紫阳也因此摆脱了一场无妄之灾。

这段话前一部分透露的是事实,即索罗斯给邓小平的信说了什么,这个事实部分是情报搜集的主要对象。

这段话后一部分是说话人的观点,即程晓农认为中共党内保守派为什么停止了企图以“改革开放基金会”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来整肃前总书记赵紫阳,这个观点部分,也可以说是程晓农所作合理推断,作为情报搜集对象来说,其情报价值就不如前面的事实部分,但是,对于情报分析来说,程晓农的观点、他的合理推断,依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上一讲中我们说了,陈一谘在就同一个问题回答记者的时候,没有提到程晓农上面所说的内容,我们认为陈一谘刻意避免提这方面的内容。今天我们更具体一点来分析话,我们说,陈一谘在这个问题的事实部分,即索罗斯给邓小平的信说了什么的部分中,陈一谘透露的内容比程晓农少,陈一谘省略掉的部分很关键,即程晓农透露的:

George Soros 说得非常明确,他的“改革开放基金会”设在中国,这个基金会本来就已经被中国安全部所控制,因为这个基金会的负责人之一就是当时中共安全部退休的副部长凌云。如果说这个基金会是中央情报局的机构,那无疑是说中共的国家安全部是在替中央情报局工作,我可以公布真相。

陈一谘就这一问题的观点上,也就是陈一谘在针对中共党内保守派为什么停止了企图以“改革开放基金会”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来整肃前总书记赵紫阳,其作出的合理推断也与程晓农不同,或者说不合理。

这里,我们注意到一个简单的分析问题的方法,我们是从陈一谘没有说什么,而不是从陈一谘说了什么,来提出问题,来分析问题。也就是,我们从发现陈一谘没有说什么,提出为什么陈一谘没有说,这就是情报分析的“逆向思维”方法。

有了这个“逆向思维”,我们发现了问题,这对我们进一步的分析的意义如何呢?我们当然接下去就会提出进一步的问题:陈一谘为什么没有说程晓农透露出来的那段话。这个问题提出之后,我们就会注意陈一谘在省略了那段事实之后所表示出来的观点,陈一谘在观点表达上绕了许多弯,远不如程晓农的观点那么明确直接。陈一谘关于中共党内保守派为什么停止了企图以“改革开放基金会”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来整肃前总书记赵紫阳问题上的观点是这样表达的:

“我建议你(索罗斯)写三个问题:第一,就是为什么要成立这个基金会;第二,这个基金会做了什么事情;第三,基金会的基金是从哪儿来的。最后,希望你说明,既然资金是你的,你可以请北京派人来查钱是不是你的。同时你也可以表示,愿意到北京去谈这件事情。并把这件事在美国著名媒体上透露。我说,你这封信去了之后呢,可以证明你这个钱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你建立基金会的目的,就是希望中国改革成功,成为一个开放的、平等的社会。这样做,可能会制止中共对赵紫阳、鲍彤的进一步陷害,这个问题也就缓解了。......后来(信)就发出去了......后来这封信在一份中国的内部文件‘内部参考’上登出来了......因此,对鲍彤处死和对赵紫阳秘密审判的罪名都不成立了。......对赵紫阳的所谓的‘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这样的提法又不说了。”

陈一谘绕着圈子要告诉我们的,与程晓农直接了当告诉我们的观点是不同的。

程晓农告诉我们他的看法是:索罗斯知道“改革开放基金会”是中共国安部控制的单位,因此把这个基金会说成是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很荒唐,所以党内保守派以这种借口来整肃赵紫阳等人说不通,于是他们停了手。

陈一谘告诉我们他的看法是:他本人相信索罗斯只要写信说明他给“改革开放基金会”的钱确实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就能够制止中共对赵紫阳、鲍彤的进一步陷害,而这样的信上了中共‘内部参考’之后,事情真的如此。

通过我们刚才说的情报分析的“逆向思维”发现问题之后,我们进一步注意到了陈一谘要表达的观点与程晓农表达的观点不同,那么我们必然要比较。比较下来,我们发现,陈一谘表达的观点不合理,这是我们上一讲之后给大家要留下来做的第一道功课,即:

索罗斯给邓小平写信,究竟哪一句话起了作用救了鲍彤和赵紫阳?是他否认自己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并且声明钱是他自己出的呢?还是他声明他了解是中共国家安全部控制着“改革开放基金会”呢?

这道功课没有人做不出来,也没有做错,因为道理太简单了,难道索罗斯说自己的钱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中共党内保守派或中共高层就相信索罗斯了吗?难道索罗斯公开说自己的钱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就会给中共党内保守派活中共高层带来压力吗?所以,陈一谘告诉我们的他的推断不合理,用今天中国北方年轻人喜欢说的口头语就是--请给点智商吧!

到此为止,我们说,我们通过进行“逆向思维”开始发现了问题,我们得出了陈一谘在告诉我们,或者说“企图灌输”给我们一个不合理的推断,接下去当然还有许多问题可以提,比如他为什么这么做,等等。但是,我接下去要大家做的,是顺着这个问题继续用“逆向思维”的情报分析方法来发现另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

这个更较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呢?刚才我们是从陈一谘没有说什么发现了问题,从而使我们对于搜集到的情报进行了情报分析之后,让搜集到的情报变得有意义、有价值。接下去,我们要从没有发生的事情来发现问题,让我们搜集到的情报变得更意义、更有价值,甚至意义重大。

“逆向思维”--没有发生的是什么

就着上面的问题,我们来研究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这个问题提出了之后,我们来进行分析,并不难,难的是注意到这样的问题,难的是提出这样的问题,但是有了“逆向思维”的方式,注意在情报分析工作中加以应用,注意并准确提出问题就不难,你们很快就会觉得一点也不难。

没有发生的事情是:中共党内保守派或中共高层,停止追查和追究“改革开放基金会”为美国中央情报工作颠覆中共政府了。

停止了,不追查追究了,所谓要处死鲍彤和对赵紫阳定颠覆罪的事情,没有发生。

程晓农和陈一谘都告诉我们为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他们自己的,推断,或者说他们自己的观点。我们已经分析说明了,程晓农透露了事实,程晓农表达的推断是合理的。陈一谘省略了一部分关键的事实,陈一谘表达的推断是不合理的。

我们在注意到了“没有发生的是什么”之后,当然会提出一个问题说:为什么陈一谘要这样做。这是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还不够,更重要的问题在下面提出,因为我们知道事情“没有发生”,因为我们知道事情“为什么没有发生”,因此我们就提出这样的问题来。进一步的情报分析作为今天的功课。

课后作业(回答问题):

(1)中共国安部控制的“改革开放基金会”拿美国人索罗斯的钱推行赵紫阳支持的“红色民主”,从事“红色民运”活动,建立“红色民运”网络,中共最后放弃用“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颠覆中共政府的罪名来整肃有关人员,那么当初已经开始的“红色民运”活动,或者“红色民运”网络是否还在继续?怎么继续?特点是什么?

(2)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说:“......民主的旗帜如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走上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主动地走,因为我看到,有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在社会矛盾相当尖锐,党的地位已经大为削弱的时候去搞政治改革,局面很难控制。我想,我们应当在党的领导地位相对巩固的时候,主动的去搞民主建设。这样就可以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地发展一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赵紫阳的这段话与中共在香港扶持和派出“红色资本家”在政策和思维方式上有哪些异同?

(3)根据你对以上两个问题的看法,你能否进一步指出“红色民运”今后的走向?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5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