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井蛙小姐的公开信
02/14/05    杨周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348

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井蛙小姐写了一篇文章登在《自由时报》上,写得荒唐〔朋友用的词十分尖锐――污浊〕极了。

自从《自由时报》公开鼓吹台独以后,我就没有再在《自由时报》上发过文章,我一般只在香港的《前哨》、《开放》、《争鸣》这些中性的杂志或者网站上发文章。

在google 用井蛙、杨周两个词检索,查到了井蛙写我的文章。下面是井蛙的文章,〔〕括弧里是我的申明。


流亡诗人杨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9)——

井蛙 2005.2.6

文革时期,杨周在新疆兵团被指控“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攻击毛泽东思想、攻击马列主义”3大罪状,因此被关了3年牛棚。1979年4月19日,因为人民广场运动,他又被判“现行反革命罪”,关在上海第一看守所(南市区)2年半。多年来,杨周在上海的监狱里进进出出,多次“收容审查”。1993年11月,因“和平宪章”事件,他再次被捕,判处3年劳教,但7周之后获释。现居美国。〔我是1994年五月被捕的,同年10月10日因为反革命罪被判处三年劳动教养。1995年8月从大丰劳教农场转往上海市青东劳教农场执行劳教时,作转监例行体检,发现食道和胃有肿瘤,被保外就医,并应狱政当局要求签订条约保证所有医药费与大丰劳教农场无关。具体操作就更复杂了,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杨:

我的成分不好,1967年斗干部的时候,我也挨斗──走资派。虽然已经不是干部了,但是我是被指定重要培养的干部,也得罪过人。再加上我的名字,杨周搞成周杨。我糊里糊涂地被提到很高的级别,就在牛棚里关了3年。

井:

您那时在哪儿?

杨:

1964年,我被送到新疆南部阿克苏胜利农场第19场。后来因为我读过几年“大学”又能写作的缘故,他们把我分到中科院新疆分院土壤改良研究所负责土壤改良的工作。后来就把我送到农场的政法部门。〔真是性之所至胡涂了,“负责土壤改良”从何而出,我仅仅是在中科院新疆分院下属的沙井子土壤改良研究所学习而已。〕文革一开始,第16条文件规定:军队不参与文革,在内部搞批判、学习。但后来又来了文件,根据其第12条指示:兵团可以搞文革。1967年开始,全国武斗第1枪就在我们新疆兵团打起的。风潮很大,武斗的风势超过全国任何一个省市,连机关枪也用上。红卫兵到处查资料,对老干部进行批斗。这些直接影响了整个兵团。

后来就整我了:他们在集体宿舍里抄我的东西。我有两张家庭照片惹了事:一张是我父母穿着国民党军服的照片;另一张是我的曾外祖父,曾是清朝的广东道台,著清官服。这些沾不上边的东西也给我安上罪名。我在牛棚里每天被迫读大字报,被斗得人不象人。本来要判我15年有期徒刑的,但第16号文件规定:等到文革之后才判决。所以我躲过了。〔我说过被解放的团党委老干部为我找借口。请井蛙小姐要么写完整要么不写,一省略简直把文革看成儿戏了。〕

井:

您能谈谈人民广场运动吗?

杨:

因为在中国,户口是决定一个人死活的。它决定一个人的生活,生活涉及到粮食(粮票);决定工作、读书,说明白点,就是决定了你的生命。没有户口就等于没有一切基本的生存。所以,才会爆发人民广场运动。

我在新疆兵团时,跟其他人一样没有户口,没有粮食分配,所以要上海的家人把自己的口粮分给我们一点。〔我何曾说过没有粮食分配?我只说过粮食不够吃。〕这就导致上海人民生活的贫苦。〔简直没有一点逻辑性的话都写出来了〕搞知青大游行不是我的本意。我不同意搞大规模的游行,因为场面难以收拾,容易引起骚乱。我们只想通过大字报、写信的方式向中央反映知青的问题。1978年12月,天气很冷,我在人民广场提出四子问题的严重性:孩子、菜篮子、房子、工资。〔1978年是个暖冬。〕

上海有1千多万人口,孩子问题影响千家万户〔我只说过全国有一千六百万知识青年,上海市区人口――不包含郊县――当时只有四百万〕。兵团的知青就有80万。兵团应是上海〕几乎每一家人都有一个在外地插队,家里就必须给他们寄粮票、钱,渐渐地上海人就穷得不行了。〔小孩子扮家家的话都按在我的头上了。〕当时我讲孩子问题,广场上的听众很多,多数是知青家属。〔多数是知青,也有许多知青家属〕他们很赞成我的讲话,于是就有人提出游行了。

大家不赞成游行唱《国际歌》,因为里头是赞美共产党的〔这是国际共产所喜欢的法国大革命的歌曲〕。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提出要我写一首知青之歌让他来作曲。〕提出要我就抗日歌曲《反对武装日本》重新填词:“反对糟蹋青年,反对迫害青年,青年是国家的栋梁……”我是游行总指挥,并教大家唱这首歌。我们“人权协会”就率领大家于国际人权日12月10日上街游行了。

一个姓杨的劳动模范拿来藤沪生的一幅标语,内容大概是说青年无权回沪,〔藤沪生的大字报标题是:敬献大会主席一枝花。内容是:恶鬼已死,知青无条件回城。这都是有国家司法档案记载的。〕最后成为政治问题等等。他们要我读,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解决,〔这是节外生枝的口号〕反对读。他们最后要求贴到民主墙上。事情已很严重,公安局开始对我们的队伍拉拉扯扯,但因为我们人多,他们也怕。公安局叫我不能动,不能从西藏路走,要我们从黄陂路走。这时候知青们火了,大家在南京路停了下来,知青进去跟政府谈判。另外一点有必要补充:文革前中央有规定:凡是超过万人的游行集会,要报中央,地方无权处理。所以地方不敢镇压。因北京正在开会,他们要求为刘少奇、康生、江青等人平反。上海市委一边向北京通报一边发文件:不能镇压运动。〔怎么乱写得这样子的?!〕

后来,有一批中央委员来沪。

有的知青还喊“打倒共产党”的口号,给我阻止了。我们只允许喊“反对糟蹋青年!反对迫害青年!还我青春!还我户口!”的口号。那时从〔外滩〕南京路到延安东路全都是人,中午,就发生骚乱了。因进去谈判的知青还没出来,大家怀疑他们出卖了我们。10几万人直往市政府冲。我当时吓〔紧张〕得浑身湿透了,〔他人〕根本无法控制场面。一批我带去的人较好,把我护送到市革委门口。知青没受过〔良好〕教育,行为比较粗鲁。大家没吃没喝地,就地小便,还有女生乱挤乱叫。

〔唉,没有这个功力写就不要写,这都是些什么呀。我在香港的《前哨》杂志有文字表达过这段情节。〕
  
团市委的张承忠找我谈判。〔何其混乱也,是上海市党委办公室主任张承宗请我帮助解决示威的时间问题。〕尽管那天是周日,但上下班的人也很多,没办法通车。这时候人潮就更多了。局面很混乱。他问我能否把队伍解散。〔我站在市革命委员会的大铜门上,大部分被煽动的知青就平静下来,只有少数人还在喊“冲”被我指挥临时组织的纠察队从前面的人群中扔到后面。〕后来知道,谈判的知青没有出卖大家,稍微冷静了些。第2天,市委找到我家,通知我和知青代表到瑞金路二号共青团市委开会。大会有两个议题,其一是关于上海大游行中央是肯定的。是华国锋要镇压的。〔这个会上能讲这个话吗?〕邓小平听取了知青的意见后,要开一个知青声讨四人帮的大会。其实是邓想打垮华的阴谋。他们要我担任大会主席,我拒绝。〔真是语无伦次。〕

为了知青问题,我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想,你最好到《千龙网》上去看看那张标兵、杨永青的照片,说是“她改变了8,000万人的命运。”这简直是个笑话!我是个持不同政见者,很多来自民间、官方的东西都是不可思维议的!你最好去找找  1979年4月的《解放日报》,他们说我想向联合国控告中共没有人权。

井:

好的,我会设法上这个网站并找到这些报纸。很遗憾,您的许多材料都很珍贵,但由于篇幅所限,我只能割爱。这个,我跟其他的受访者都提到。待这本书有机会出版的时候,我才可以将这些遗漏的资料补上去。谢谢您!


――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井蛙写我的故事简直胡闹到极点了。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吓一跳。井蛙小姐来自香港,难怪对大陆真是一点不了解。但是写大陆的人物如此凭相当然增减,真是令人哭笑不得。我恳请井蛙小姐以后再也不要写我了。即使要写成文字,发表前起码也应该让我过目。再说如果真要写知青的问题,下限要求是必须查阅一大堆中共中央关于上山下乡的文件,现在在大陆被称之为“知青之神”的李庆霖的文章――给毛主席的上访信,毛主席的回信以及1971年4月,林立果、江腾蛟策划实施的《“五七一工程”纪要》。当代人仅仅隔着一条河就把事件描述得离谱了。无怪乎后代人写“前朝”的人和事只能当小说(fiction-虚构、捏造、想象、谎言)来看了。

我想给井蛙小姐一点忠告:

写文章有错别字和不正确的标点符号是难免的,但是关键地方错了一个标点符号意思就相反了,何况所用的词语,所以要慎重。

事件的认真的当事人论述事件经过即使不知道事件的背景材料也不会出原则性的错误。

用千字文描述人物和事件没有经过系统训练是不行的。这不是能写文章就能胜任的。

因为你是采访性质的,所以更要慎重,别人看这篇文章,会误以为我是外星人在说外星人话。

发表采访文章的场所的上限是要征询被采访人的同意。我多次申明我和台湾的李敖有同样的脾气,我不喜欢国民党,同样我也不喜欢民进党。在井蛙小姐采访我时,我就明明白白地问过:我是“海外唯一一个没有国际背景的人”,为什么采访我?对于美国来说我是外国政治人物,我的电话是有完整的录音的,所以仅仅凭这句问话就知道我的措辞是相当用心的。《自由时报》公开台独的倾向之后我就没有再投过稿。这已经好几年了,这都是有案可查的。我是不喜欢在标明台独倾向的报刊杂志发表文章和被报道的。

再一次恳请井蛙小姐勿写有关我的故事的文章了。如果不幸发生了再写我的故事的文章,我可能会采取其他更有效的措施。谢谢。

杨周

顺致安好!

2/13/2005 9:55:47 AM

于纽约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5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