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讲座:情报的搜集、归纳与分析
02/13/05    石磊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2924

(以下内容整理自石磊2005年2月13日在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情报部工作交流会议上的讲话)

这里是中国民主正义党,你们是我们这个党在海外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更具体地说,你们是我们这个党在海外服务机构中最重要的部门,也就是情报部这样一个部门,的工作人员。

“情报部”是个名称,听起来很刺激,不过我们谁也不要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我们只不过有个名称,我们的这个“情报部”与那种政府机构的所谓“情报部门”的工作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我们没有任何“权力”。

但是,我们确实要和“情报”打交道,这对我们这个组织的生存和发展非常重要。

说要和“情报”打交道,最基本的,就是要做情报搜集、情报归纳和情报分析的工作。

情报搜集

说情报搜集,听起来好像就是要去偷取什么秘密似的,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没有什么能力去这样做,偷取秘密也不是我们的长处。其实,说情报搜集,就是了解情况的意思。了解情况有多种途径,从公开的渠道了解情况是我们可以做到而且做好的主要渠道,这方面除了互联网、报纸之外,也包括我们中国信息部从国内民间流传的小道消息来了解情况,也包括我们在海外从那些国内出来的,掌握专门知识、技能和知道背景真象的人那里去了解情况,等等。从公开渠道搜集情报,关键在于能够识别什么是有价值的情报,什么是胡说八道和假情报。你们今后也会了解,我们也时常要制造些假情报目的是为了了解真实的情况,也就是搜集真情报。

等一会儿会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谈通过秘密途径搜集情报的问题,我现在就把问题回答了。我们这里不是政府部门,我们这里只是一个民主正义党海外机构,我们所需要的情报,绝大部分都能通过公开的渠道取得,这方面的工作我们目前只能做想做的很小一部分,但我们如果努力的话,我们可以发挥出我们的长处,我刚才说了,我们只要能够识别什么是有价值的情报,什么是胡说八道,什么是假情报,那么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发挥我们的长处。在这方面,我们还有非常大的开拓余地。

至于秘密渠道搜集情报,我们不可能在这个方面发挥我们的长处,我们没有什么办法去给哪怕是一个中国派出所的审讯室安装窃听器,有办法似乎也没有这种必要,我说没有这种必要的意思是,对我们正义党来说,就是给中国派出所的审讯室安装个窃听器,搜集到的情报到底对我们正义党来说有多大意义,我们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开拓的余地。所以,这样的事情,对别人来说也许有意义,别人的目的不管我们的事情,我们的目的是建设和发展我们的组织,实现我们的纲领,所以别人喜欢的东西,在我们正义党来说可能没有多大意义,所以秘密渠道搜集情报,不是我们的重点。所以,这个问题就不需要谈了。

情报归纳

情况搜集起来,需要整理,让我们了解事情大致上是怎样的,这就需要进行情报归纳。比如说,我们找十个在海外公开的党员,向大家了解中共当局是怎样对待他们在国内家属的,又没有牵连迫害的事情发生,我们得到的回答,就是搜集到了十个情报。如果十个回答,九个表明没有牵连迫害的情况,有一个家属受到了迫害,但不是主要因为他是海外公开的中国民主正义党成员的原因造成的,因此我们归纳得到一个结论说:国外的正义党成员公开活动,基本上不会造成国内家属受牵连迫害。

情报分析

刚才所得到的结论,我说是属于情报归纳,那么什么是情报分析呢?笼统地说,情报归纳是对情报的简单整理,我们通过情报归纳得到的是“情况大致就是这样”。但是,情报分析就复杂多了,情报分析的目的有的是为了了解被表面的东西掩盖起来的事实,指出不那么明显就能够发现的东西,有的则是为了能够预测今后的动向,等等。

情报分析举例(一)

举例子来说,冷战时期,美国对前苏联高级官员都尽量进行了监听,凡是前苏联高级官员知道的事情,美国中央情报局几乎都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情报搜集。

当然,美国中央情报局搜集到了这些情报会整理,会归纳,于是美国就知道了前苏联共产党政府的状况,也就是从这个人说了什么,那个人的意见是什么,谁和谁的关系怎样,这个政府遇到什么麻烦......哦!苏联现在是这个样子。

苏联现在是这个样子,情报准确,归纳得很好,也只不过知道苏联现在是这个样子。那么苏联接下去会是什么样子呢?这个问题就是情报分析的问题了。也许你们中间已经有人从书上、报刊上看到过了,美国没有准确地分析出苏联会解体,美国在苏联解体之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没有准备,结果美国在如何对待解体了之后的苏联和世界新的格局的问题上,美国政府的步调混乱起来了。这就是情报分析的问题。如果当时美国通过搜集和归纳的情报,早几年,哪怕早几个月,就能通过情报分析预测到苏联共产党政府要垮台,那么美国后来就会主动的多,可以有所准备,准备得比较充分。

有美国人自己写过一本书说,美国在情报搜集和情报归纳方面没有做错什么,而且做得很出色,但是美国在情报分析方面没有做好,911恐怖袭击发生在美国,不能说美国没有搜集到情报,也不能说美国没有归纳好情报,可是美国没有分析好情报,没有有系统地分析好情报。情报分析,就是要在搜集到的情报中找出表面上见不到的东西来,当然不是投机猜测,总有人在预测中国共产党那年那月崩溃,这种预测,没有情报分析的价值,只是猜测和碰运气,没有意义。

情报分析,我认为,我们中国民主正义党情报部可以发挥我们的长处和优势,我们在过去的几年中,有过几次准确的情报分析。我们在情报分析方面,还有非常大的发挥余地,这主要是靠头脑,而不是靠拳头,更用不着设备和武器什么的。

情报分析举例(二)

关于情报分析,今天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也考一考各位的情报分析头脑,同时也是给大家一点信心。

我这里带来三篇公开发表的文章,都不是我们正义党的,这三篇文章,就是我们从公开渠道搜集来的情报。为什么把这三篇文章搜集起来,这就是我们说的要有识别情报价值的能力。把这三篇文章挑出来放在一起,用彩色文字把我们注意到的部分突出出来,这就是情报归纳。大家注意彩色部分,等一会儿请各位告诉我,你从中发现了什么表面上看不大的东西,也就是看一看你自己的情报分析能力。

这三篇文章分别是:

赵紫阳就六四事件自辩书
http://www.cdjp.org/gb/article.php/2766

程晓农:赵紫阳被诬美间谍未遂始末
http://www.cdjp.org/gb/article.php/2806

陈一谘谈中共蓄谋陷害赵紫阳
http://www.cdjp.org/gb/article.php/2853

没有人说对,让我一步一步地和大家一起来分析。

首先,请看,程晓农的一句话,红色的,后面那段,程晓农说:

索罗斯说得非常明确,他的“改革开放基金会”设在中国,这个基金会本来就已经被中国安全部所控制,因为这个基金会的负责人之一就是当时中共安全部退休的副部长凌云。(凌云是中共国家安全部1983年成立时的正部长,而不是副部长。)

都看到了没有?都看到了。好,放在旁边,再看陈一谘的说法,陈一谘对这个问题说得比较多。

注意,不去管陈一谘说了什么,注意陈一谘没有说什么,而程晓农说了的。

对了,陈一谘没有在任何地方提到过程晓农说了的上面那句话。

现在,我们注意到了这一点,就开始进入情报分析的思考了。我们提出两个问题来: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陈一谘说了那么多关于索罗斯给邓小平写信的事情,却没有在任何地方提到程晓农说的上面那段话?陈一谘肯定注意到程晓农说的那段话的,他们俩目前都在当代中国研究所工作,程晓农是刊物的主编,陈一谘应该是所长或者董事长什么的,反正他最大,程晓农在他下面工作。我们是否应该这样想:陈一谘故意避免提这段程晓农提过的这段话的内容?

第二个问题:陈一谘是不是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的时候,通过罗里罗嗦一大堆的话来吸引记者的注意,比如什么他到索罗斯家里去之类的情况,通过情绪话的评论,比如反复强调救鲍彤一命之类的话,结果把大纪元记者的注意力吸引住了,结果有关他当中方主席的那个“改革开放基金会”里,当时中共安全部退休的正部长凌云是不是负责人之一的问题没有提,结果有关他当中方主席的那个“改革开放基金会”,当时是不是被中国安全部所控制,也没有提。

第三个问题:“改革开放基金会”到底是不是被中国安全部所控制?这个问题就到点子上了。

第四个问题:陈一谘为什么没有谈到程晓农谈到的问题?如果是刻意避开的话,陈一谘为什么刻意避开谈这个问题?

上面关于陈一谘的问题,我们可以有不同的假设,所以不能得出结论。但是,根据程晓农的那段话,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陈一谘担任中方主席的那个“改革开放基金会”,前中共安全部退休的正部长凌云是负责人之一,这个基金会在中国安全部所控制之下,是控制之下,不是监督之下,监督不需要前中共安全部退休的正部长凌云在基金会担任负责人职务。

问题提出了,到哪里去找答案?这是继续进行情报分析,找出表面上没有的东西来,如果合理,符合逻辑,那么这样的情报分析就有价值了。

继续进行情报分析,可以有两种途径,一种是不根据其他相关的情报,凭我们已经掌握的常识、知识等进行推理。另一种途径,就是能够找到相关的情报。当然,前一种途径继续进行的情报分析判断,一般情况下,肯定没有后一种情报分析所作出的判断准确。

好,我们来看赵紫阳的自辩书。

赵紫阳这里说:“而且,民主的旗帜如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我觉得,我们迟早要走上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主动地走,因为我看到,有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在社会矛盾相当尖锐,党的地位已经大为削弱的时候去搞政治改革,局面很难控制。我想,我们应当在党的领导地位相对巩固的时候,主动的去搞民主建设。这样就可以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地发展一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

从赵紫阳的自辩书可以得出一个前题,赵紫阳这里说的“民主”,不是西方自由化的民主,而是共产党一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民主,我们给这种民主,最近起了一个新的名词,叫“红色民主”,由此而来的“运动”或者“活动”,我们就叫它为“红色民运”。胡锦涛提倡的“党内民主”属于这种民主,“红色民主”。

赵紫阳说,“民主的旗帜如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这是赵紫阳提倡“红色民主”的动力。这是“从实际出发”,不是从理论出发,不是从信念出发的,我们说不是从理论出发,不是从信念出发的动力是不稳定的,是容易改变的。共产党的理论是不通的,共产党人的信念是欺骗之下形成的,所以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所以共产党只能是“从实际出发”,所以共产党的政策总是变来又变去,胡锦涛不就往回变了吗?共产党的“红色民运”也有这样的特点,就是“从实际出发”,我们在海外民运中,能够看到不少这种“从实际出发”的“红色民运”,也能看到其他一些“从实际出发”的“蓝色民运”、“绿色民运”和“讨饭民运”。不过这些不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话题。

赵紫阳说,“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主动地走”,以及他说“有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在社会矛盾相当尖锐,党的地位已经大为削弱的时候去搞政治改革,局面很难控制”。所以,赵紫阳认为共产党应该采取主动,也就是他说的“我们应当在党的领导地位相对巩固的时候,主动的去搞民主建设”。怎么个主动搞法呢?赵紫阳也说了,他说“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地”去搞。

那么,在国家安全部控制下的“改革开放基金会”,是不是符合赵紫阳说的“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地”搞“红色民主”呢?当然是的。

再来一个问题,与其被动地让索罗斯的钱在中国搞自由化的西方民主,不如“四两拨千斤”,在中国国家安全部控制之下主动地搞社会主义“红色民主”,建立一个让美国人索罗斯出钱的“改革开放基金会”,免得让搞西方自由化民主的人把钱弄去与中国共产党作对而难以控制,符合不符合赵紫阳的“民主的旗帜如果我们党不去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符合不符合赵紫阳的“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地”地发展“红色民主”呢?当然也是符合的。

接下去,我们再看看这样的情报分析所要得出的判断,即:赵紫阳支持的,中国国家安全部控制的,陈一谘担任中方主席的“改革开放基金会”是中国共产党继续维持一党统治的、“建设性”的、“红色民主”的产物,那么有没有其他情报与这个结论相矛盾的地方呢?

有。

有一个很明显的矛盾,那就是当时的公安部长王芳说索罗斯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说索罗斯的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钱。王震等人要用这个问题来整死鲍彤,来给赵紫阳定颠覆罪。

有矛盾。公安部长怎么会去整一个国家安全部控制的单位呢?

也可以不矛盾。公安部长为什么不会去整一个国家安全部控制的单位呢?

1989年,如果按照陈一谘说的,1988年,公安部整一个国家安全部控制的单位,一点也不奇怪。中国的国家安全部成立于1983年7月1日,其中许多部门都是从公安部分过去的,刚开始的时候,两个单位不但人事安排、业务重叠之类的纠纷非常严重,光为了办公用品的分割,两家人员大打出手也经常闹得人人皆知。1986年的时候,公安部几乎成功地让邓小平作出解散国家安全部,让公安部回到“老大哥”独大的决定的程度。再说,赵紫阳的这种“建设性”的“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有计划、有步骤、有秩序地”地发展“红色民主”的实践,符合思想新颖,急于走出自己独特路子的国家安全部的想法,却正好给思想保守,害怕自己“老大哥”地位不保的公安部,留下可以找碴抓把柄整肃的机会。

情报分析到了这一步,我们是不是看到了仅仅从搜集情报和归纳情报所得不到的东西呢?

关于情报分析最后的话

不过,我们必须永远记住,情报分析得到结论,只是判断,不能把情报分析的判断当作百分之百准确的结论来对待,但是一个准确的情报分析价值,远远超过情报本身和情报归纳出来的事实。毕竟,现在的情况究竟是什么,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比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加重要,因为时间总是往前的,我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未来,而不是过去,也不是现在。

课后作业(回答问题):

(1)索罗斯给邓小平写信,究竟哪一句话起了作用救了鲍彤和赵紫阳?是他否认自己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并且声明钱是他自己出的呢?还是他声明他了解是中共国家安全部控制着“改革开放基金会”呢?

(2)新华社的“内参”上刊登了索罗斯给邓小平的信,是因为党内有人同情赵紫阳、鲍彤和陈一谘呢?还是因为中国国家安全部变相公开“改革开放基金会”曾经是他们控制的一个单位呢?

(3)如果说索罗斯给邓小平的信根本没有起作用,而是邓小平了解了情况之后决定用公开索罗斯的信的方式平熄公安部长王芳和党内保守派借“改革开放基金会”的问题针对国家安全部进行围剿,有没有这种可能?为什么?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5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