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卷风:中央情报局24小时的效率(小小说)
02/13/05    龙卷风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4458

9:30am

在美国纽约出版的《中国民运》杂志编辑部主编徐云山刚起床、头还昏昏的时候,电话铃突然响起。

来电显示表明,电话是杰弗逊先生打来的。徐云山只知道杰弗逊过去在美国司法部工作过、现在已经退休,目前在纽约的一家华人开设的英语学校教英语口语。这位过去的老师,后来成为朋友,不过这位朋友没有事情是不会来电话的。

徐云山接起了电话。

“早上8:30我经过你家,我知道你还在睡觉,给你信箱里留了个信封,希望你帮个忙。你先别挂上电话,把那封信拿过来,我想知道你有没有问题要问。”

徐云山飞快地取了信,信上只有一行字:“陈吾兆,男,1968年生于中国吉林省长春市,中国北京大学化学系硕士。”

陈吾兆,一个经常给《中国民运》杂志投稿的作者。在徐云山的印象中,这个人的稿子多半没有什么发表的价值,但他十几年始终如一日,每星期至少两次,不是会打电话就《中国民运》杂志发表的文章说说自己的看法,就是会来到编辑部办公室坐坐闲聊。如果他来编辑部,肯定会给办公室的人带来咖啡,有时还有些小点心。

“信拿到了。”徐云山对杰弗逊说。

“这位先生你很熟悉是吗?”杰弗逊说。

“我对他印象不很深。不过他总是喜欢来我们编辑部,很客气。”

“我是在帮过去的一个同事。陈先生申请了一份美国政府的工作,你能把你所知道的关于他的情况和印象告诉我吗?”

“没问题,下午4:00前我可以写出来给你。怎么给你?你还是不会使用英特网吗?”

“谁说过我不会?明天早上9:00,我到你家来按铃,你早一点起床。”

“不能9:30吗?”

“9:00!”

10:30am

徐云山把过去一年陈吾兆所有的投稿全部请秘书小姐找了出来,十几篇稿子,只有一篇摘要发表过。徐云山找出最近的那篇投稿,文章全是些没有意思的空话,他在两个地方划了圈,接着就给陈吾兆打了电话。

“我正在看你投的稿。”

“我写得不好,不合适发表请不要勉强。”

移民美国已经20多年了,徐云山不知道陈吾兆是难改“心口不一”的“中华文化”呢?还是,象编辑部有的人议论的那样,投稿只是他保持和《中国民运》杂志接触的一种手段。

“我不打算发表你的文章。”徐云山直接了当地说。“不过,我有个想法,我相信你一定会同意我的观点,我希望以你的名义发表。你中午之前能不能来编辑部?”

“今天我本来有事,没打算来,不过......如果事情重要的话,我可以来。”

“很重要,平时你不请自到,今天找你有事,你倒.......”

徐云山话没说完,就听陈吾兆在电话中连声说:“对不起,我是明天有事,不是今天,我这就来。等着我。”


11:15am

陈吾兆到了编辑部办公室,照例带来了三杯咖啡、三个港式火腿三明治,手里还有一份《世界日报》。据说那家糕饼店很会做生意,只要消费5美元以上,报纸免费赠送。

照例,秘书小姐夺走了报纸的娱乐版。徐云山这一次把徐云山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上一次请他进来似乎是好几年之前的事情。陈吾兆坐下后,徐云山注意到他手中的报纸《地方新闻》版有一条醒目的彩色广告,其中的几个大字是“中央情报局公开招募中国问题分析师”。他看了陈吾兆一眼,随口说:“最近找到工作了吗?”

“我总不该放弃吧?”

据陈吾兆自己介绍,他除了在中国有著名的北京大学化学硕士学位之外,还在美国获得了化学博士和商业管理硕士学位。不过,徐云山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他在美国有过任何正经的工作。

“下午2:00前要截稿,所以比较急。是这样的,受你稿子的启发,我有个想法,准备把话说得硬一点,以你的名义发表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为我们准备的下一步行动进行舆论铺垫,让人们对我们将要采取的行动有心理准备。”徐云山一边解释,一边指着陈吾兆所投的稿说:“你在这里认为,‘中共当局在香港绑架《中国民运》杂志社社长章秉旺博士到广州判刑20年,这种行为令中国海外民运忍无可忍,我们一定要采取有效行动制止中共当局的这种暴行。’我觉得要说得具体一点,我们应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们明确告诉中共当局,我们将同样在香港、东南亚等地,对中共官员采取行动。”

陈吾兆听了非常兴奋,他说:“这正是我的想法。你们现在打算怎么采取行动?有没有具体的计划?香港和东南亚找得到人干吗?”

“我不负责策划行动,这是香港和东南亚那边的人的事情。不过,我很快要去一趟泰国,我只能告诉你这些。现在要做的,就是舆论先行,赶在这一期的《中国民运》杂志里把舆论放出去,给大家一点鼓舞。怎么样?这里是我写的一篇短文,我相信你会完全同意我这的理论,以你的名义发表。”

“为什么以我的名义发表而不以《中国民运》杂志社编辑部或者你自己的名义发表呢?”陈吾兆表示不解。

“这是因为你是博士,我不是。采取行动之后,我们会以《中国民运》杂志社编辑部名义发表系列评论。但是,现在的舆论铺垫,我准备以你的名义进行。”徐云山解释道。

“你觉得在香港或者东南亚绑架或暗杀中共官员可行吗?这样做对营救章秉旺博士有作用吗?你们是怎么研究这些问题的?”

“谁说要在香港或者东南亚绑架或暗杀中共官员?我没有这样说过。”徐云山故作神秘地把话就此打住。

陈吾兆跟着神秘地笑了起来。“怪我多嘴。”

不过,陈吾兆最后没有同意以他的名义发表那篇关于海外民运要在香港、东南亚等地对中共官员采取行动的文章,理由是:“我举双手赞成采取行动,但公开发表文章这样说,还是不要以我的名义。”

最后,两人商定这次谈话不要外传。


9:45pm - 次日 5:30am

——香港民运人士XXX,来来回回打了十几通电话找到了徐云山,他在电话中说,香港多个民主团体和民运人士一致认为要针对章秉旺博士遭中共当局绑架判刑事件举办一个大规模的声讨大会,他希望知道徐云山能否去香港参加这个声讨大会。XXX特别强调,如果徐云山能够代表《中国民运》杂志编辑部去香港参加这样的一个大会,那么大会举办的时间可以根据徐云山旅行日程的方便来定。

--泰国民运人士XX,原本他同徐云山所有的联系都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的,打电话告诉徐云山,在泰国有当地华侨对中共当局判处《中国民运》杂志社长章秉旺20年徒刑义愤填膺,愿捐款支持国际营救活动。这位民运人士告诉徐云山说,如果要得到捐款,民运必须拿出具体的营救计划,并且,徐云山需要代表《中国民运》编辑部亲自到曼谷与当地华侨见面。这位民运人士不忌讳在电话中强调,在泰国的那些华侨与当地黑社会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美国纽约民运人士XXX给徐云山打电话说了半个多少小时之后表示,他认为邓小平、江泽民、李鹏等人都有子孙在美国,海外民运显示实力、振奋士气最好的办法是在美国对他们的子孙采取行动,报复中共的狂妄,他要求徐云山晚上出去与他吃宵夜,他说他有一个完美、可行的行动计划,在电话里不方便说,不过这个计划过去同章秉旺谈过,章秉旺非常支持,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之前,他就在香港被中共绑架了。徐云山推说时间太晚以后再谈。

在这段时间里,徐云山总共接到了17通从不同的国家地区打来的类似电话。有的电话徐云山没有来得及接,其中有一人在留言中说他在国内有人愿意“亡命”,只要能给人家家属安排妥当,人家“什么都准备干”!留言最后要求徐云山“立即回电、共商大计”。


9:05am,次日

杰弗逊从来没有约好的事情不准时过,不过徐云山的电话铃响了,是杰弗逊的手机号码。

徐云山说:“对不起,事情比较复杂,我还没写好你要的报告。”

杰弗逊:“不用写了。你一夜没有睡好,你继续睡觉吧,我不过来了。”

徐云山:“你怎么知道我一夜没睡?你......”

杰弗逊:“是的,你的‘人权’被人侵犯了一下,不管我的事。我要告诉你,更确切地说,我要祝贺你,你干得漂亮极了。你知道吗?中国国家安全部我们美东时间昨天晚上9:15发了一个紧急通报,你的大名在上面,说你正在策划对中国境外访问的官员或家属采取恐怖绑架和恐怖暗杀行动,并且有可能亲自到香港或东南亚去参与指挥这样的行动。你一夜之间成了中国当局的头号大敌了。所以我说,我要祝贺你。”

徐云山:“昨晚9:15分?难怪我的电话从9:45起就没有断过,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什么行动不行动的,那都是我信口开河瞎编的。”

杰弗逊:“非常有趣,所以我说你干得漂亮极了。我过去的同事希望见见你,你能中午与他共进午餐吗?12:30准时到290号门口,我的朋友知道怎样找你。”

徐云山:“你不去吗?”

杰弗逊:“我不去了。不是告诉过你,我早就退休了吗?”

徐云山:“等等,290号,你还没说哪里的290号呢,这是什么地方?”

杰佛逊:“你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傻?就是移民局南边的那栋嘛!”

徐云山:“百老汇大街?”

杰弗逊:“你不会以为是东百老汇大街吧?”


12:30pm ,次日

徐云山被两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官员领进了290百老汇大街里面的一个内部高级餐厅。当他们说起陈吾兆的时候,一位官员得意地对徐云山说:“从今天起,你要学会同徐云山相处,你们俩都将为美国政府工作,你们今后还要好好合作。我们信任的是你,但我们也需要陈吾兆,你不会不理解吧?”

午餐结束之后,徐云山对两位中央情报局的官员说:“非常感谢你们的信任和夸奖,不过,我不打算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很好。”

一位官员说:“你完全有选择的自由。不过,你和杰弗逊先生是很久的朋友啊!”

另一位官员说:“无论你怎么作出选择,对我们来说,你觉得会有什么区别?所以,你的任何选择我们都会绝对尊重。”

徐云山:“据说昨天晚上你们监听了我的电话?是吗?”

两位官员相互看了一眼,其中的一位说:“杰弗逊说了什么,他都不代表我们,他早就退休了。”

(小说内容虚构,如与实际有全部或部分雷同,纯属巧合。)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4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