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者郑超睿谈基督徒关心政治(两篇)
★ 基督徒你可以不关心政治吗? ★

在台湾一提起政治二字,很多人的反应大概就是摇头,大部分的基督徒大概也是差不多,虽然也有不少教会要求会友记得常为台湾的政治及政治人物祷告,但台湾政治的黑金、贪婪、诈欺、贫富差距扩大等现象,却是更加地变本加厉。台湾的基督徒都尊崇同一个神,读同一本圣经,但支持的政党不同,政治理念也不同。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势,作为一个基督徒要如何在总统大选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第一种可能是,消极性地面对。投票日到时,或投票或不投票,反正身为一个市井小民,根本无力改变社会。不如将时间投注在传福音,多救赎几个人。大概非得等到耶稣再来,世上才会有公义,在那之前基督徒实在是「什麽也不能做」;第二种可能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投票,完全将圣经的教导从中间抽离。比方说,根据候选人的外型与气质投票,或是明知某候选人有不诚实纳税的记录,并A过不少钱,票还是照样盖给他。

第叁种可能是,试着用圣经的教导去判断,但难以抉择,也不知道那位候选人耶和华眼中比较悦纳的。或许这叁种情况,反应出当代台湾基督徒面对社会的两种罪:悲观、得过且过。

提到政治,很多保守的基督徒大概马上准备引用保罗在罗马书第十叁章的教导,「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保罗的这段教导是不是要求我们对於执政者百分之百的顺服呢?想像我们处於二次大战的德国,对於希特勒迫害犹太人的政策,基督徒应该顺服?还是尽一己之力接纳并协助犹太人逃亡?在一九八六年的菲律宾,基督徒应该支持马可仕总统的舞弊?还是到街头祷告并要求马可仕下台?若一个国家的执政者,禁止基督徒传福音,我们应该顺服吗?当执政者的旨意与上帝冲突时,基督徒站哪边?

台湾在战後历经蒋介石、蒋经国,与李登辉的统治,「巧」的是,他们都是基督徒,但鲜少民众因为他们的统治而信主,也很难从他们的身上看到基督教伦理对於他们施政的影响。甚至於台湾基督教徒的比例也一直停留在百分之叁左右。或许很多人会说,总统没有时间传福音,但话说回来,难道传福音就是到街上发发福音单张、和慕道友陪读圣经吗?总统传福音的方式可以是,他关心雏妓问题,他设法面对台湾越来越严重的堕胎问题、黑道、治安、职棒赌博等等,他也可以致力於「心灵改革」,而不单单只是喊喊口号而已。

根据斯托得的「当代基督教与社会」指出,一个好的领袖应该具备有五个特质:异象清楚、努力不懈、坚忍不拔、谦卑服事、锻□似铁。

姑且撇开台湾经验不谈,在西方的历史上其实有很多在政治的领域中非常杰出的基督徒,例如,华盛顿、林肯、威尔逊等,因此我们向神说,请给我们一个好领袖时,是应该带着信心与盼望而说的,而不是把政治看成理所当然地肮脏。

如果台湾的基督徒不积极地把光与盐渗入社会与政治里头,不积极地把耶稣的教导传遍台湾,反倒把上帝局限於纯宗教的殿堂之中,那麽台湾的政治必定永远地堕落,因为人本来就有堕落的倾向,都远远欠缺神的荣耀。我们身为基督徒除了顺服权柄之外,应该积极地参予社会,以舆论监督政府,并相信可以透过福音去改变这个腐败的世代。我们更要去向对台湾政治失望的人提供盼望,因为,我们深知主耶稣关心被压迫的人,也对社会上的不公义感到难过。

当代的台湾非常欠缺把神的教导落实在社会之中,在李登辉总统任期届满之际,我们希望除了祷告之外,也不要忘记把我们的信仰与价值观表达出来,而不是从社会中撤退。

圣经以赛亚书一章15-17节:「你们举手祷告,我不听;不管你们有多少祷告,我都不听;因为你们双手沾满了血迹。你们要把自己洗乾净,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犯罪,要停止一切罪行,你们要学习公道,伸张正义,帮助受压迫的,保障孤儿,为寡妇辩护」。

★ 再谈「基督徒你可以不关心政治吗?」 ★

最近我在网路上看到有人回应我的文章说,这几个总统候选人都一样地烂,所以这样的政治不关心也罢,而且这些候选人根本不关心一般民众的福祉,为什麽基层民众最需要被照顾到的民生福祉,为何候选人都不去关心呢?我们能够直接归罪於候选人不主动关心吗?

正因为有很多选民投票的时候不是「选贤与能」,例如,乐於被买票,或根据哪个候选人长得帅或是长得漂亮去投票。台湾似乎有些选民认为,政治人物污一些钱没关系,只要他们会做事就好。我想有很多选民根本就不关心到底哪个政党或是哪个候选人会比较重视社会福利,也不关心哪个候选人比较有可能整顿治安,有这样的政治文化,就会有这样的政治。

我们对政治不应该理所当然地悲观。大家有注意到台北市这几年的交通越来越好吗?色情和赌博电玩也比以前好太多。政党的竞争,让国、民两党推出马英九和陈水扁出来对决,这两位先生也的确是两党中最优秀的人才,平心而论,他们不是都做得不错吗?

这次大选的叁位主要候选人的确都是「罪人」,都有缺点,但也有五十步跟一百步的差别,我相信您可以选出比较好的一位,而这就是民主政治。

我国的政治体制并非总统制,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这些候选人要怎麽把其竞选支票兑现。比方说,宋楚瑜当选好了,国会里头民进党加上李登辉派的国民党却是大多数,宋要怎麽提名行政院长呢?预算要怎麽过?我国的政治体制也非内阁制,所以以後台湾的政治要怎麽运作,我实在是很纳闷。今天台湾的宪法被修得乱七八糟,这似乎和大家不关心政治、乱选国大代表也有关系。

所以,基督徒们,你能够不关心政治吗?


author:郑超睿    source:信望爱   last updated:02/10/05    visited:3497
printed from: CDJP Overseas Headquarters Website
website address: http://66.49.218.225/gb/article.php/2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