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理性非暴力”即是原则也是策略
02/07/05    陈冀辉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174

徐水良文章《“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策略还是原则?》里问题提得很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自由民主力量与中国共产党专制暴力进行斗争的策略而不是原则。我认为需要进一步从三个方面来说明为什么提“和平理性非暴力”。

本来,自由民主力量在中国共产党专制暴力进行斗争的中,提出“和平理性非暴力”显然是一个策略而不是原则,为什么“和平理性非暴力”逐渐变成了某些民主人士头脑里的原则,从而否定了人民武装自卫和暴力革命的权利了呢?这里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学生为了争取最广泛的同情

学生面对武装镇压的威胁,提出“和平理性非暴力”是为了争取最大的同情,即争取民众的同情,也争取共产党政府的同情。

第二阶段:台湾和西方国家参与支持所需要

台湾(无论是不是让香港出面)直接公开介入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只能直接公开介入打着“和平理性非暴力”旗号的运动,如果直接介入了任何主张“武装自卫”或“暴力革命”的运动,那就等于向中共宣战,台湾“中华民国政府”自蒋经国去世之后,就没有人敢担这种风险。

西方国家直接公开介入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也只能直接公开介入打着“和平理性非暴力”旗号的运动。无论西方国家以人权关注的名义,还是以运动正当性的名义,直接公开介入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都只能介入到打着“和平理性非暴力”旗号的运动。西方国家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友好的外交关系”,西方国家都不会在中国民主运动胜利形势非常明朗之前主动破坏和放弃这种“友好的外交关系”,因此,不要说不能直接公开介入任何主张“武装自卫”和“暴力革命”的运动,就连公开主张推翻中国共产党政府的任何中国民主运动团体或行动,西方国家政府都不会愿意公开表示支持的立场。西方国家政府只能对这样的中国民主运动表示“关注”,如果中间出现“人权问题”,则西方国家政府可以就“人权问题”做文章,这样的文章做得再大,也不可能超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范围。

第三阶段:海外民运团体接受资助所需要

第三阶段实际上是第二阶段的延续。道理同第二阶段完全一样。与第二阶段有所不同的是,本来“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台湾和西方国家直接公开介入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进行参与支持给自己所设定的原则,海外民运团体把这个别人的原则变成了申请经费所必须遵守的自己的原则了。

以上分析可以这样总结:海外民运团体把这个别人的原则变成了申请经费所必须遵守的自己的原则之后,不等于改变了中国民主运动的原则,因此海外民运团体打着“和平理性非暴力”旗号是申请经费所必须遵守原则,而“和平理性非暴力”依然属于中国民主运动的策略,而且是中国民主运动未必非要采用不可的策略。

把上面的问题搞清楚了,把谁的原则和谁的策略的问题彻底地搞清楚了之后,我想,在中国民主运动力量中间,就不应该有人稀里糊涂地用“西方国家反对中国民主运动主张暴力革命”之类的话来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唯一正确性作辩解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2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