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策略还是原则?
02/07/05    徐水良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999

看了封从德先生《拒绝暴力、拒绝谎言》讲话(见网路文摘——1532),觉得这个讲话不错。但也有一点不同意见,这里就“和平理性非暴力”问题,作一点商榷。

1989年,面对中共坦克机枪赤裸裸的暴力屠杀,却呼喊“和平、理性、非暴力”,当作口号,当作旗帜,当作原则,而且不是呼吁武装到牙齿的中共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是呼吁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和平理性非暴力,当时就使我们感到滑稽。学生和市民一直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使用暴力的是中共,不对中共呼吁,却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呼吁,搞错了对象。实际上真实的作用只是让老百姓放弃反抗而已。

中国的武力完全掌握在共产党手里,多少年来,中国的反对派,除了几个侈谈打游击的可疑分子目的颇为可疑的纯粹的空谈以外,迄今为止一直使用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策略,也只能使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策略。

并且,我们确实希望未来的人类能够把废除暴力当作原则,当作口号当作旗帜。但是,目前的世界上,这还只是一个理想。目前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还只能作为一般情况下的策略,尤其是在邪恶势力不使用暴力的情况下,以及和平居民没有有效暴力可以使用的情况下,必须采取的策略,而不是原则、口号和旗帜。目前的世界,还不可能废除军队,警察等等主要暴力。你不用这些暴力去对待宾拉丹这些恐怖分子,打击或遏制塔利班、萨达姆、金正日这些暴君和暴徒,他们就将很快统治世界。你不用警察去对待犯罪分子,社会秩序就将荡然无存。我们采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策略,但现在还不应该把它变成绝对的原则和口号,也不应该事先束缚自己的手脚,承诺永远不使用暴力,从而鼓励邪恶势力有持无恐,放肆使用暴力。因为你人再多,但不是以正义暴力制止邪恶暴力,那么,邪恶势力几百人就可以控制一个城市,几万人就可以控制一个大国。

在苏联东欧庆典式革命即天鹅绒革命时,如果没有现代化有组织暴力军队警察倒向人民一边,革命能够胜利吗?

至于不顾客观条件学印度的甘地,学马丁•路德•金,我在1990年代初期,曾经反问持这种主张的朋友:他们面对的是英国的议会民主制,美国的自由民主制,这种条件你有吗?在民主制度下,推进社会变革,自然应该采用非暴力和平手段,这是不言而喻的,在自由民主制度下采用暴力手段,是暴徒。但当你面对萨达姆时,你这种手段有用吗?

据说八九期间,有军队与学生联系,准备武装反抗,有的人就向中共出卖告密。不管告密的是什么人,是一般的学生,还是中共安插的密探,这种做法,现在看来总是一种向中共的可耻叛卖。

毫无疑问,我们现在必须使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策略,但这是策略,不是原则,不是口号。我们不承诺未来的大变动时,不去争取现代化暴力军队和警察的倒戈和支持,不承诺邪恶势力屠杀人民时不采用暴力武装反抗,不承诺未来大变革中,不呼吁民主的中华民国及其他民主武装力量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使邪恶势力有所顾忌,才能减少他们使用暴力的可能。

我们也决不反对有正义感的军人,采用武装推翻中共的方法,来推动中国走向民主。

因此,和平理性非暴力,如果不是作为我们目前必须采取的策略,而是作为原则,作为旗帜,作为口号来使用,承诺今后永远放弃暴力,其结果,对中共,只是鼓励他们使用暴力,你对中共讲一万遍,一亿遍和平理性非暴力,他们照样使用暴力;你承诺放弃暴力,只能使他们有持无恐。对自己、对人民,只能束缚手脚,使他们在未来的大变革中,被动挨打。

同样毫无疑问的是,未来的民主政府,必须使用军队或警察作为威慑力量,来防止专制势力的叛乱,遏制黑社会及其他犯罪势力对社会秩序的破坏。在这里没有幼稚书生气的余地。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2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