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异议人士的一个结构性错误思维
02/07/05    叶向农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188

到底是要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解决中国的问题,一直是海外不同政见人士之间争论的根本问题,各说各话,一直没有结论。这并不要紧,要紧的是,如果你认为中国的问题要从体制内解决,那么,你就不要讲/做那些体制外的话和事,同样,如果你认为中国的问题要从体制外解决,那么,你凭什么花时间花精力去管它们由谁当国家主席、由谁当军委主席? 因为他们这些头衔在中国革命成功之后将要统统被冠之以“伪”字。我一如既往地继续认为,如果你在体制内找不到出路,那么,你就应该踏踏实实地从每一件有利于革命、不利于反革命的小事做起,慢慢形成革命的 Momentum (势能),不要在那些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我可以准确的预测,体制外的斗争是一个几十年的长期斗争,短期之内不能成功,但不能因为短期内看不到成功就去做那些看起来"短、平、快"实际上挠不到反动派半点痒的没出息的事情,相反,要沉住气,不争一朝一夕之长短,用发展百年大计事业的战略眼光来看待事物,规划事务。

我想起了80年代初国内大学生喊过的一句口号,叫做“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希望革命派人士,能够从身边的每一点一滴小事上为革命作贡献,从每一点每一滴小事上为反革命敲丧钟。

真正的革命人士必须要注意一个极其基本的事实:绝大部分在前台吹水泡泡的右派分子是在共产党内部的权力/利益斗争中被斗败了的公鸡,绝大部分扛着马列大旗的口头/字面左派分子则是在更早时期的共产党内部的权力/利益斗争中被靠边站的怨妇:这些人,即使没有在共产党反动体制内做过官,也至少做过党棍,他们从骨子里根本就不反对共产党反动派,他们抱怨的只是他们没有分到那杯羹。这些人是如今体制内解决问题的最大叫嚣者,中国人民要指望这些人解决其切身利益问题是万万不可能的。 可贵的是,向左转、向右翻的大斗争搞多了,人民群众的斗争经验也着实得到了提高。比方说,江西、苏北的农民起义,其斗争策略已经超过了89年的学生。所以,尽管吹水泡泡的和拉大旗做虎皮的都在挖空心思地想利用中国的老百姓,但老百姓们普遍不愿意被别有用心的人当猴子耍。这一斗争特点,短期内有利于反动当局的苟延残喘,因为鱼翁得了利,但从长期的斗争来看,是一个非常积极的现象,使中国出现翻天覆地的体制外的巨变成为可能。

有些人不能科学地理解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如果把它割裂开来,断章取义,问题就来了。比方说,拉拢一派打击一派,逐个击破的统战手法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之一,但不要忘记一分为二也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内容。如果你不一分为二地看待毛泽东思想的统一战线理论,而一味地把统一战线讲成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你就要遇到麻烦。事实上,毛泽东被邓小平"扒了祖坟",原因之一就在于毛泽东对邓小平所采取的既打又拉的"统战"手段种下了祸根:如果毛泽东当初能一杆子打到底的话,现代中国史就要改写了嘛。

我们经常看到另一种错误思路是,很多人,尤其是那些本来就是共产党党官的人,他们说,“你们不能一杆子
打翻满船的人,绝大部分普通党员并不坏”。这个看法的根本错误在于,共产党人把他们自己当“先锋”阶级和“领导阶级”当上了瘾,他们死活也不肯把他们自己当做人民的一部分:既然人民革命力量是正确的力量,你凭什么不把自己作为人民的一部分融入到人民中去,而要人民以你的一部分融入到你里头去?见鬼去吧,人民革命力量存在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要打倒那些领导别人领上了瘾的反动、腐朽阶级的,哪有丢弃根本的理由?还有人说,“你不孤立一小撮,团结大多数,你成功不了”,这个问题我们早就回答了,那就是:到底是几千万的党员是大多数还是十几亿人民是大多数? 如果十几亿的人民不算大多数,几千万党员是大多数,这种为了“大多数”的革命本来就不是我们想要干的革命嘛,何来成功、失败之谈?

“well,你真要这么干,你永远不能成功”,听着,人民的力量是永远能成功的,但我们本来就没有指望革命能在三、五年内成功,这也是我们再度呼吁大家能从小事做起,从点滴做起,从现在做起的本来出发点之所在。 (2001.5.12)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82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