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伪民运”阵营里拉响手榴弹(配图)
01/24/05    王希哲    天下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7756
本篇上了天下论坛导读,被网友誉为近几年民运最搞笑作品

王希哲闹笑话赵紫阳是什么?他是“大智大勇的政治家”吗?他是“纯粹的民主主义者”吗?他与共产党彻底决裂了吗?他真的在64后的15年岁月里没有妥协过吗?

讨论这些东西干什么?糊涂。对于今天的中国民主运动来说,我们只需要知道,为了推进中国民主化事业的利益,赵紫阳应该是什么!

赵紫阳应该是什么,他就是什么!

陈胜吴广起义,农民们抬出了扶苏。他们问过扶苏是什么吗?他们研究过扶苏是什么吗?扶苏是纯粹民主派?扶苏反对过“焚书坑儒”?扶苏反对过修长城?扶苏在天安门广场坚决站到了孟姜女一边?他退党了吗?他为什么没有叶利钦的勇气站在坦克上号召蒙恬起义?管他娘!我陈胜吴广只知道“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现在扶苏被二世逼死了,死了才好作文章呢!还要问过扶苏的家人?笑话!我们把扶苏的名号打出来造反便是。

后来两千年的这类故事,史不绝书,我们今天的某些民运精英们,怎么还比不上陈胜吴广的智慧?他们连这类中外皆通的故事,都没有读过一下,没有体味过一下么:

“恰好在这种革命危机时代,他们战战兢兢地请出亡灵来给他们以帮助,借用他们的名字、战斗口号和衣服,以便穿着这种久受崇敬的服装,用这种借来的语言,演出世界历史的新场面。”(马克思《路易.波拿巴政变记》)

那么有人问“赵紫阳是什么?”就完全不必去如实考究了么?要的。但那不是今天的中国民主政治运动的事,不是今天民主政治家们的事,而是学究们的事,而且应该是明天学究们的事。若今天的“学究”不识相,要酸溜溜出来考究对陈胜吴广起义不利的“赵紫阳真相”,那么,无论其动机如何,在现实政治运动中,他就是秦末农民起义的敌人。

反面教员是我们最好的启蒙老师。

我们看看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写作组(正义党),最近是怎么表演的?他们先抛出《苍山一竹 中国社民党名誉主席竟是共产党员紫阳!》再抛出《正义党通讯京津人士不解为何要为赵紫阳争取特权》又抛出《司鹏程:紫阳是个好同志?何许人也!》最后抛出“力作”,《赵紫阳智囊团和傀儡民运最后的“晚餐”》

这些常规屁话阻挡不住“伪民运”“傀儡民运”高举赵紫阳旗帜的步伐了,于是赤膊上阵,发布《民主正义党公告(第四号)》,要对悼念赵紫阳活动“以行动来瓦解和冲击”“坚决予以揭露”了。

还是屁话。他们具备这种能量吗?早就没有了。人人记得,民主运动的每一个重大事件关头,他们都要奉命集体出来写作。中共纽约领事馆把他们使用的太过分了。他们的真面目,早就暴露,在王炳章一案营救活动中,更是暴露无遗,没有人再理睬他们了,没有人把他们说过的任何话当一回事了。

于是再生一计,抛出来历不明至今中共网上也没有见到过的《中共治丧委员会公布赵紫阳同志追悼会悼词》,“证明”中共至今视赵紫阳为同志,赵紫阳“没有与反华、反共和反社会主义敌对势力同流合污”,“没有在反华、反共和反社会主义敌对势力的叫嚣和物质引诱之下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紧接着,又抛出《正义党通讯 赵紫阳“六四”事件之后对镇压表示赞同!》

真真假假。其实这一切的本质,不过是中共通过它的这个驻纽约总领事馆写作班子正义党,在海外来与民运紧急争夺对赵紫阳形象的解释权罢了 ----

最后的结论,赵紫阳应该是什么?

民运说,赵紫阳是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的中国民主化的旗帜!

中共(及其代理人用极左或右的方式)说,赵紫阳是我党的同志,民运不要企图利用他来反对共产党。

Laugh_Cat所以,对今天坚定地坚持由我们来解释赵紫阳旗帜的民运同志,我就不说什么了,只对那些糊涂朋友再说一句,你们不要再那么天真,那么书生气了。赵紫阳究竟是什么,留待以后大家坐着喝茶的现代史研讨会再说,今天我们的立场必须是,中国民主事业的利益需要赵紫阳是什么,他就是什么!!

2005年1月24日
美西海湾
xz7793@yahoo.com


正义党石磊在“独立评论”论坛跟贴中说:

中国共产党治丧委员”的意思和“赵紫阳治丧委员会”的区别都没有明白,那么您是接受“王希哲治丧委员会”这个说法的了?

笑死不够过瘾?下面在“独立论坛”里的跟贴更搞笑:

余大郎:半顶半放任。1、呼吁在此时刻不在悼赵事上打横炮,是对的。2、点明正匪为专政别动队,是对的。3、“民运需要什么赵就是什么”?乱讲!自废武功、自乱阵脚、是政客无原则自供,蠢不可及,也是横炮!不忍王希再成赤膊冲出被射成刺猬的典韦,故半顶;现在又不便批王.....只好由他去罢!

--史静静:你的“3”,否定了你的“1”和“2”。这一横炮打得好极了。谢谢了。

---余大郎:MD。石坏料挖个坑,王蠢货钻个洞。民运命好苦哦。真的是一点救不得-稍一恻隐,还会被拖下水一起淹死哇!不过,王大傻拼掉一伙虽然已完全曝露但还在招摇撞骗的正匪帮,值!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72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