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海外“民主党”同上美政庇黑名单
01/22/05    任泳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616

美国国务院人权劳工事务局过去每年都出版一份政治庇护申请情况档案报告,针对申请比较集中的理由提出指导性意见,目的是为了“提醒”移民局和移民法庭的特别注意。1998年之后,该机构停止出版这样的报告达5年之久,直到2004年6月才恢复出版了最新一期的报告。

最新一期的报告在总结中国大陆人士以“政治观点”理由向美国移民当局申请政治庇护情况的部分,针对比较集中的申请理由,提得最多的是98年在中国向中共政府要求注册的中国民主党,称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中国民主党有可能成为在中国的一个反对党。该报告特别提请注意,要求美国移民局和移民法庭不要把“中国民主党”与“中国民主正义党”混淆。

该报告在谈到中国大陆人士以在“美国的(政治)活动”理由申请政治庇护的时候,就申请比较集中的理由提到了杨建利和王炳章两个案例,报告认可杨建利在美国高度引起注意的政治活动是他在中国被判重刑的因素之一,但该报告认为王炳章在中国被判重型并非王炳章1982年以来在海外所领导的政治活动仅仅发生在海外,而是因为这些活动部分发生在国内。

该报告之所以提到这两个案例,是因为政治庇护申请人比较集中地以这两个案例作为背景材料来说明在纯粹在美国的政治活动会导致他们会到中国遭到政治迫害。报告指出杨建利在美国的政治活动“高度引起注意”和王炳章1982年之后在海外所领导的政治活动“部分发生在国内”,目的是提醒美国移民局和移民法庭注意这两个案例与那些纯粹发生在美国的一般政治活动的区别。

除了提得最多的98年在中国向中共政府要求注册中国民主党之外,该报告在“美国的(政治)活动”理由申请政治庇护的时候,针对申请比较集中的理由还提到了两个海外民运团体,这两个民运团体分别是“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和在美国所建立的“中国民主党”组织,报告特别指出区别这些在美国所建立的“中国民主党”组织与98年国内向中共在政府要求注册而建立的的中国民主党的关系。对于这两个组织的“会员资格”问题,报告使用了“自认”这个词汇,并指出美国国务院没有关于这些组织成员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回国会遭受政治迫害的独立渠道的信息,也就是“不予支持”的意思。不过,该报告强调,在国内从事民运活动会有被捕入狱的危险。

报告中“美国的(政治)活动”部分,相信是专门针对那些以纯粹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理由提出政治庇护的申请案例日益上升所设定的界限。其中关于“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即“中国民联”)和在美国所建立的“中国民主党”组织会员资格问题,以及以这些组织成员和活动的名义和所递交的活动材料问题,美国国务院的这份报告相当于把这两部分组织列入了“政庇黑名单”。

在海外民运界,一些别有用心之徒不断制造谣言、散布谎言诬蔑攻击中国民主正义党关心和支持需要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成员是“难民生意”,某些自己打算大做“难民生意”的“民运领袖”大言不惭地说是学习中国民主正义党。美国国务院的这份关于中国大陆人士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档案报告不但相当于为中国民主正义党澄清了这方面的传言,同时也反应出某些政治庇护申请人故意把“中国民主党”与“中国民主正义党”混淆,并且滥用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创立者之一、海外总部机构发言人王炳章的案例来支持那些即与中国民主正义党无关,也与王炳章无关的政治庇护申请案。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为达到诬蔑攻击中国民主正义党之诡秘目的,一个叫徐水良的人,一有机会、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来诬蔑攻击中国民主正义党,徐水良从2000年到2004年期间,正是美国国务院中国大陆人士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政庇黑名单”上“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的主席,也是在海外建立的某“中国民主党”后援机构的负责人。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江泽民的一句“闷声大发财”,不过,我相信一般人所理解的“闷声大发财”并不包括还要去“转移注意力”吧?

参考资料:China: Profile of Asylum Cliams and Country Conditions (June 2004), 可写信向美国国务院人权局索取,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Washington, D.C., 20520.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5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