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是中共党内的“民主派”吗?
01/20/05    林思云    天下论坛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897
近日赵紫阳同志的逝世,又引发了人们对上世纪发生在首都北京的悲惨事件的回忆。曾几何时,胡耀邦和赵紫阳都是中国共产党改革开放中的急先锋人物,15年前胡耀邦同志的去世是如此的轰轰烈烈,以至于引发了一场震动全国的学生运动,但15年后赵紫阳同志的逝世,却是冷冷清清的场面,大家似乎对政治人物的命运已经不再那么关心了。

现在很多人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当政时期的政治气氛宽松,认为当时中共有搞政治改革的决心,因此推论说“六四”事件断送了中国政治改革的进程。不过历史并非如此的简单,1970年代后期到1980年代中共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它的动机和推动力并不是来自外部民众的压力,而是来自中共内部本身的压力。

与中国国民党不同,中国共产党在建党之初,就比较注重党内民主,反对个人独裁。以前一个人加入国民党时,要宣誓对孙中山个人绝对效忠并按手印,个人独裁的色彩较浓。而中国共产党却不一样,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设计的中共内体制,不采用国民党那样的“党魁制”,而采用较为民主的“委员制”。所谓委员制,就是中共设立一个集体领导机构“中央委员会”,集体协商和决定中共的各项大事,负责中共的领导工作。“中央委员会”中的各委员在党员中推选出生,然后从委员中选举一个人为书记,负责在委员会开会时笔录会议的讨论议题与决议(书记并没有超越其它委员的特权)。直到今天,中共的体制在形式上还是采用陈独秀设计的委员制,这是陈独秀对中共的贡献之一。

陈独秀批评了中国其它政党采用“党魁制”产生的种种弊病,认为委员制的集体领导,可以确定党内的民主作风,杜绝党魁的个人独裁,以及消除官僚主义的弊病。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陈独秀请孙中山废除对他个人效忠的宣誓和按手印,并称这是共产党人加入国民党的首要条件。此后孙中山废除了加入国民党时对他个人效忠的宣誓和按手印,这甚至可以说是中共推进了国民党的民主化。

尽管陈独秀是中共的创始人,但他却不是在中国最早宣扬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的人。19世纪后半叶,西欧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学说,开始在西方各国蔓延,影响力逐渐扩大。不过那时中国在思想上还是闭关自守,极少有人关心西欧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然而日本明治维新以后,积极引进和研究西方思想,其中当然也包括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1898年,片山潜、幸德秋水等人在日本创立了社会主义研究会,主要是从学术上探讨社会主义的原理在日本社会应用的可能性。他们在1901年成立了日本第一个社会主义政党“社会民主党”,但很快被日本政府禁止结社。

尽管如此,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还是在日本日益广泛地传播,1903年和堺利彦创办了《平民新闻》,在创刊号上刊登《共产党宣言》,积极宣扬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当时在日本有近万人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又从日本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思想介绍到中国,因此现在中国广泛使用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等词汇,都是直接来源于日语词汇。1907年,刘师培和张继在日本发起组织了“社会主义讲习会”,开始比较系统地介绍社会主义思想。

1911年辛亥革命后不久后,江亢虎等人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社会主义的政党“中国社会党”。“中国社会党”一度曾发展到党员20多万人,但后来被袁世凯取缔。由于“中国社会党”主张宣传与启蒙,以教育为手段教化人民,不直接参加政治运动,不谋取权力,所以没有对中国政治产生太大的印象。1915年陈独秀在上海创办了《新青年》杂志,不久《新青年》成为中国宣传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的主要阵地。

在中国共产党创建之初,在关于中国共产党的任务上发生过争执。李大钊认为中国目前实行共产主义的时机还不成熟,所以中共应该与以前的中国社会党一样,不直接参加政治运动,不谋取权力,以宣传启蒙和教育人民为主要任务;而陈独秀则提出中共应该成为一个以夺取政权为目的的政党(当时主要是指通过议会选举的和平手段夺取政权),声称共产党人不参加政治活动就没有必要成立共产党。结果陈独秀的看法占据上风,这也是陈独秀对中共的主要贡献之一吧。如果中共当初采纳了李大钊的意见,也就不可能出现今天的中共政权。

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委员制,所以中共在长期一段时间都是集体领导,一直到1943年以前,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名称都是“总书记”,此后才改为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出任主席。单单从名称的含意上来看,“主席”的名称比起“总书记”来,更具有个人独裁的意味。不过1982年,中共又恢复了以前的总书记名称,这也具有反对个人独裁的含意在内。

尽管毛泽东把总书记的名称改为主席,并且他自己出任中共主席,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毛泽东并没在中共内形成个人独裁,中共基本上也还是处于集体领导的状态,在党内有一个民主的作风和程序。这从建国初期的中共会议上,悬挂毛泽东和朱德两个人的画像,也可以看出中共内部的集体领导气氛。国民党会议上的画像,要不然是孙中山,要不然是蒋介石,绝对没有挂两位同时活着的领导人画像。

在1950年代,中共也还基本保持了集体领导的传统,曾经一段时间内还同时悬挂毛泽东和刘少奇画像,在中共内部有一股强烈反对毛泽东个人独裁企图的势力。以至于毛泽东无法依靠中共内部的势力来击垮他的反对派,不得不采用非常的手段,到党外去发动群众,发动红卫兵,依靠党外的势力击垮了他在党内的反对派。

在文革10年当中,毛泽东成为真正的、说一不二的独裁者,反对他(或曾经反对过他)的中共高干都遭受了惨烈的人身迫害,甚至家破人亡。毛泽东去世后,中共高级干部深深体会到反对个人独裁的必要性,因为他们是个人独裁的直接受害者,所谓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得罪了最高领导人就要面临家破人亡的危险。所以他们强烈要求中共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确立集体领导的体制,杜绝出现第二个毛泽东式的个人独裁的危险性。

在中共内部反对个人独裁的背景下,中共在1980年代初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政治体制改革,一方面取消了一个人独揽党、政、军最高职位的情况(当时由胡耀邦、赵紫阳和邓小平分别担任党、政、军的最高职位),另一方面也规定对犯了错误的干部要“给出路”,不搞人身迫害。华国锋是第一个犯了错误,而没有受到人身迫害的高级干部。后来天安门事件以后,赵紫阳“犯错误”下台,也没有受到直接的人身迫害,也托了中共政治体制改革之福。

1980年代初中共政治体制改革后,重新回到了集体领导之路,尽管邓小平是实际的最高领导人,当他并没有为所欲为的个人独裁权力,中共基本上处于集体领导状态。按照邓小平的设想,中共的政治体制改革应该到此为止,建立一个集体领导的中央政府之后就应该结束了。邓小平支持所谓的“小民主”(局限于中共高层的民主),他并没有设想给下级基层单位和个人同样的民主,也就是反对所谓的“大民主”(人民大众的民主)。

长期以来,中共内部的“小民主”搞得不错(或者称精英民主),这也是中共能够夺取政权和屡屡逢凶化吉的一个法宝。但中共对自身以外的“大民主”(或者称大众民主),则是态度鲜明的反对。中共的设想是一小部分精英的集体领导,来统治广大的民众,也有人称之为精英主义或权威主义。

中共主张一党独裁,但绝不赞成个人独裁。邓小平去世后,中共集体领导的色彩更加浓厚,新任总书记胡锦涛即使有个人独裁的野心,要想实现也是非常困难的。

任何政治改革都会有一定的“惯性”,中共1980年代初的政治体制改革也同样出现了“惯性”,随着中共上层的民主化,地方上和个人也随之产生了要求民主的呼声,这在当时被称为“资产阶级自由化”。面对地方和个人的民主化要求,胡耀邦和赵紫阳等人持同情的态度,主张下放一部分权力给地方与个人,但他们并不主张实行真正的大众民主,而是主张实行共产党领导下的“开明专制”。

有人称赵紫阳是中共党内的民主派,但没有把“民主”的含意讲清楚。如果从赵紫阳反对个人独裁,支持局限于中共高层精英民主的角度出发,赵紫阳的确可以说是“中共民主派”。其实中共党内大部分人都是反对个人独裁,而支持精英民主的,从最近江泽民被迫退休下台,也可以看出中共内部反对个人独裁势力的强大。但如果在大众民主的意义上说赵紫阳是“民主派”,就有点言过其实了,把赵紫阳称为“开明派”更为合适吧。

上面说过,1980年代中共的政治体制改革,目标是建立一个集体领导的精英民主体制。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基本实现,所以中共的政治体制改革也已完成,暂时不会再有新的政治体制改革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4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