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老赵的赞美是我们内心的深深的绝望
01/20/05    牛乐吼    独立评论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3999

丘吉尔也好,其它西方将领也好,他们表达的对德国将领的尊敬,是胜利者对战场上的对手的尊敬,政治家发动战争,军人上战场兵戎相见,以各自的勇气和才能为自己的国家效忠,把对方视作 admirable adversary (受尊敬的对手)。

这和我们同中共的关系不同,我们不是中共政治和军事上的对手,更不是胜利者。我们草民是中共案板上的肉,是强奸犯刀口下的幼女,是端坐家里遭抢匪入舍打劫的良民,是被绑的票,我们只图一口饱饭,几天太平的日子,不要无故被满门抄宰,被殴打,被拆迁,被赶离家乡,被逼得人吃人。

忽然有一天,一个土匪头目决定放我们一条生路,给我们一点口粮让大家逃生,虽然我们没有逃成,那个土匪头目自己也把命陪了,我们还是震惊了,感动了。狗历来是吃屎的,怎么会有不吃屎的狗?毒蛇历来是咬人的,怎么会有不咬人的毒蛇?于是我们激动,流泪,感恩,赞美,希望有更多的土匪头目能象他一样良心发现。

所以对老赵的赞美是我们内心的深深的绝望,对自己的命运的彻底的绝望,因为我们实在没有反抗的勇气和能力,没有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只能寄幻想于压迫者的良知和仁慈。

这种赞美与丘吉尔对隆美尔的称赞没有一点相似。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4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