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的脊樑--憶我永志難忘的趙兄
03/24/04    mount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26

初識趙兄是在一次“六四”紀念會上。去之前,我還充滿激情,滿心希望能結識一些民族精英,剷除暴秦,替天行道!可惜,紀念會變成了扯淡會,無聊而又無結果。臨近結束,我實在忍不住插了句:“作為‘六四’天安門的倖存者,我在大陸曾期待著並以為中共活不過十年,一直到今天我才發現...,照你們這樣...,我現在真是欲哭無淚。”沒想到,我的唐突卻引來許多人與我互通姓名。也由此而結識了趙兄。

晚上,華夏子在川霸王宴請大家,弓籌交錯中,印象最深的還是趙兄的豪爽、幽默。

第二天晚上,我忽然就接到趙兄的電話,在長達一個小時的談話中,除了聊起鄉土(我們都是北京人,梁景路又都是我們共同的摯友),趙兄又提供了許多處世之道,並關切地詢問我現在如何生計,並說到他家有兩輛車,有能做的大家一起上。並邀我隨時來做客。

之後的一個下午,我與一個北京老鄉一起來到他家。趙先生特別高興,他專門還換上件黃絲綢上衣,仿佛一北京皇爺。大家海闊天空,不覺間嫂子的北京烙餅和京味菜也好了。與趙兄侃山,真是到美國許多年來最開心的事情。

再之後,趙兄就成了咱大哥。經常沒事,大哥也常來我辦公室。我們還兩次一大幫人去唱歌,每次領的人都忽然發現銀子不夠,結果成了被請的大哥買單。

春節期間,我和周永軍、幾個老外,去看他。之前,據說大哥已經說不了長話了。我們一去就緊著拍照,準備告辭的時候,大哥讓我留了下來。也許因為都是北京人,也都是性情中人,沒想到這一聊就從下午三點到了第二天臨晨五點,從廳裏聊到臥室,把嫂子的休息都耽誤了。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覺!

其實,要不是銀根短缺,我真想天天去看大哥。本來一直想尋些業務給大哥做,但一個沒撈著,自己都沒臉上門了。哎!自己顧著臉,春節這次見面就成了訣別,今後再也無機緣與大哥您長談了!!!

有趙兄做大哥,我真是三生有幸!趙兄是中華民族的脊樑,是北京人的驕傲!他的傲骨仙風,豪爽大度,睿智幽默,疾惡如仇,捨生取義,是我需要一生追隨的。大哥是真正的錚錚鐵骨硬汗,到了美國,他頂著“六四”英雄光環,卻開始了從最下層體力活做起,在Crystal Window的時候,他曾經每天8點上工,下班卻已是第二天拂曉四點;在許多人對祖國,中國,中國人,母親,共產黨,中國政府的概念混淆不清的時候,我們卻看到一個奔走的身影,不顧有些人“拿中共銀子”的稱謂,毅然決然地支持美國對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支持中國獲得舉辦奧運權;去年紐約“六四”紀念會,那麼磅礴的大雨,大哥不顧孱弱的身軀(感冒都可能帶來生命危險),傘都未帶,在臺上堅持演講,領呼口號。

大哥是偉大的愛國者!真正的民族魂!

生子當如孫仲謀,

做人當效品潞兄!

趙兄,有您做榜樣,我們一定奮發圖強,在不斷加強自身素質的前提下,爭取三五年內重建一個民主、自由、繁榮、富強的新中國!!!

趙兄,走好!

Mount 

03/18/2004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