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民党名誉主席竟是共产党员!
01/19/05    苍山一竹    正义党(浙江)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832

今天开眼界了,闹了半天,海外的一个叫作中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看起来像是个体户党派,其名誉主席竟然是赵紫阳,一个至死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的中共“同志”。

我不是诬蔑,我不是攻击,这是那个中国社民党的主席刘国凯在悼念赵紫阳的文章中自己说的,原文如此:

“因为紫阳先生在最严峻的历史考验中表现出非凡的进步理念、高尚情操与道德勇气,作为一批坚决反对共产党专制制度的民主追求者,在2000年创建中国社会民主党时,我们一致尊推紫阳先生为中国社会民主党名誉主席。在紫阳先生已经辞世后的今天,我们可以不再顾虑紫阳先生遭受当局的骚扰而可向公众说明,我们的尊推是得到了紫阳先生的首肯。当时我们是设法通过五重接力传递才把一些文字交到了紫阳先生的手中。紫阳先生答应以默许的方式处理。由此,我们对紫阳先生除了已有的尊崇外,还平添了一份感激和爱戴。”

两个问题令人费解。

首先,无论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当年如何主张政治改革,也无论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当年如何同情了理解天安门广场上绝食的学生,赵紫阳始终是共产党独裁专制制度的维护者,作为“坚决反对共产党专制制度的民主追求者”的刘国凯,或者还有其他人,推崇赵紫阳为他们建立的追求民主制度的中国社民党的名誉主席,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刘国凯追求的是共产党的专制制度,只不过是希望在这个共产党的专制制度之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已,要么刘国凯不是真正追求民主制度,而只是“奉共必反”,替“反共复仇”者充当傀儡。这两者必居其一,如果我过去还认为刘国凯是“民运”,那么今天我知道了,刘国凯实际上是又一个在海外挂羊头卖狗肉的“伪民运”。

其次,刘国凯说:“我们的尊推是得到了紫阳先生的首肯。当时我们是设法通过五重接力传递才把一些文字交到了紫阳先生的手中。紫阳先生答应以默许的方式处理。”这就不用我多费笔墨评论了吧?诸位读者,我相信,你们中间一定有多位朋友,不是邓小平同志在世的时候默认的接班人,就是赵紫阳同志在位的时候钦点的中央军委主席!

我今天对刘国凯公开表示气愤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1999年,我们浙江部分民运人士得到了刘国凯在美国发起的“百人百元捐款”资助,资助的主要对象是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被中共逮捕者的家属,我曾经打听到两件事情,觉得奇怪:一件事情是,刘国凯不是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的,另一件事情是所谓“百人百元捐款”中的捐款,很多是海外的中国民主党筹委会机构的人捐的钱,也包括了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机构的人(当时听说两个机构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捐的钱。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海外的中国民主党筹委会机构不直接资助国内的中国民主党筹委会被捕人士的家属,要通过另一个无关的人绕一圈呢?

这个问题,过了好多年之后有人说起,才有人解释说,这是因为台湾势力介入的原因。告诉我的人相信,把中国民主党的98组党运动搞砸了的,就是台湾势力的介入。如果真是解释给我听的人所说的,当年在海外介入中国民主党执行台湾政策路线的代表人物包括:刘青通过愚弄魏京生与安徽王洪学结合形成一条线,唐柏桥通过操纵徐水良伸手浙江民主党筹委会形成另一条线,王希哲从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和中国民主正义党内部通过北京徐文立形成第三条线,最后成功把国内的中国民主党从“注册筹备”变成了“成立党部”,最后成功地把国外的中国民主党机构分裂、分散,王希哲取得成功。其实当年还有第四条线,那就是刘国凯的“百人百元捐款”了。

这四条台湾国民党控制的肮脏的政治勾当,彻底破坏了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的策略与计划,尽管这四个台湾国民党控制的部分相互之间不和,但是台湾的政策,也就是要利用中共镇压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来造成人权事件,保持中共人权状况没有好转而只有倒退的目的,成功达到了。台湾国民党的政策达到了目的,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却垮掉了。

我这里没有指责中共,这是因为,当年中共的行为是可以预测的,国内组党的人都有准备,也有策略,“注册筹备”的策略当时被证明了是可行的,即中国民主党“要求注册筹备”在国内是有活动空间的,不是说没有打压,没有危险。但“成立党部”那是注定要被镇压的,台湾国民党势力这样通过海外插手中国民主党的98组党运动,这是国内没有人预测到的,搞不清楚,也没有任何防备,所以中国民主党98组党运动,其实是垮在台湾国民党的插手,不是垮在中共的镇压,从一开始组党人士就对中共的镇压有所准备,有所防备,也有政策,但谁也没有想到台湾国民党在其中如此扮演的恶劣的角色。

今天重提当年的事情,对我来说算是冒风险的,因为我这样说了,有可能被人猜出我究竟是谁了。不过,最近的风声让我觉得,浙江国安、公安已经怀疑到谁是我“苍山一竹”,那就来吧,我要说的话,还是赶快说了,免得想说的时候说不成。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3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