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与台湾利益交集层面合作与相互利用
01/18/05    白永松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980

Bai Yongsong去年,在东京遇到中国同学与台湾同学之间发生争论,一位中国同学,相信他应该是我们所说的“民主人士”,他说:“中国大陆民运与台湾政府之间,与任何外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争论是日文报纸上关于美国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在中国被捕,被控替台湾搜集情报引起的。

当时,好像没有人对“相互利用关系”觉得有什么不对,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连在一旁听这个争论的兴趣也丧失了。

中国大陆这些年流行一类,我认为是对整个民族文化致命的道德极其败坏的逻辑,这类逻辑是:

贼被抓住了,他会说“对不起”,他会说作贼“只是想日子过好一点”,真有人就此也就同情原谅了贼。

生意场上,他一个人欺骗另一个,另一个把事情戳穿了,这个人毫无欠疚,说一声“对不起,我只是想多赚点钱”,两人继续做生意。

我想,简单地接受或者默认了所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与上面的这种道德败坏的逻辑在中国普遍得到接受或者默认,属于同一类的思想意识问题。

我注意到正义党网站上有关谈中国民运与台湾之间的利益交集问题,这让我想到了这种提法与相互利用有什么区别。

我认为,利益交集层面上的合作与相互利用之间是有重大区别的。

利益交集层面上的合作是一种友好的,双方尊重对方,考虑对方利益,并且遵守约定规则的合作。好的生意伙伴之间的关系就是这种关系,即:你赚钱,我也赚钱。

相互利用的关系就不一样,双方并不尊重对方,也不考虑对方的利益,双方之间的关系并非自觉遵守约定的规则,而是依赖一种利益引诱、利益控制或者威胁来维系这种关系。还是以做生意为例,即:我赚钱,你赔钱我不在乎;既然你赚钱不在乎我赔钱,那么我骗你也理所当然。

我认为,中国民运与台湾政府(政治党派)之间的关系确实是相互利用关系,而不是利益交集层面上的合作关系。为什么呢?因为道理很简单,台湾政府(政治党派)只管推行自己的政策,只管自己的利益,只管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管中国大陆民运因为帮助台湾政府推行他们的政策,让台湾受益,和达到他们要达到的目标,台湾政府完全不在乎这样之后,中国大陆民运变得在中国大陆没有什么人认同接受了。当然,这种关系下面的中国大陆民运也在欺骗台湾,所谓中共前文化部的某某人公开发表了退党声明之类的伪劣政治产品也就层出不穷。

在东京,听人说起过王炳章,有人对王炳章咬牙切齿,说了半天原来是王炳章在台湾政府的眼里这个人“不好使”。其实,把中国大陆民运与台湾政府的关系当作相互利用的关系,首要责任在台湾政府而不在中国大陆民运,中国大陆民运中间的伪劣之徒,有人要“利用”才会有市场。如果台湾不改变,我相信,象王炳章这样“不好使”的,也就是贬斥中国大陆民运与台湾相互利用关系,而象石磊和其他正义党的人这样主张利益交集层面上合作的中国大陆民运,虽然要面临“两面作战”,但最终也只有这样的中国民运,才可能在国内和国外有自己的市场,其他的就只能属于“民运寄售品”了。

说说这些,最后总结一句:到底是一个在中国大陆被普遍接受认同的中国大陆民运在能够在中国大陆推动自由民主,还是一个只能够被台湾政府接受喜欢的,却在中国大陆没有市场的中国大陆民运能够在中国大陆推动自有民主呢?

我们如果假设,日本政府、台湾政府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目的并非如同美国那样是为了推行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念,我是这样相信的,我在日本的同学也都这样相信的,我不打算论证这个假设,我知道很多人在这方面的想法和我一样。如果你这样相信,那么上面的那一段所谓的总结,就算我废话好了。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2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