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尤科斯的命运和中国私有企业的未来
01/16/05    胡少江    新世纪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197

上个月,俄罗斯石油企业尤科斯终于被政府所肢解:其最大的子公司,被人们称为尤科斯“王冠上的明珠”的尤甘斯克石油天然气公司的百分之七十六点八的股份被公开拍卖。

尽管拍卖大厅里人头攒动,但是实际上参与竟买的只有两家公司,一家是来历不明的贝加尔金融集团公司,另一家为国有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子公司俄天然气和石油公司。最后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名不见经传的贝加尔金融集团公司通过第一次叫价便赢得了购买权。整个竞拍过程不超过十五分钟。

数天后,俄国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公开宣布收购贝加尔金融集团公司,从而完全证实了分析家们早先预测:既整个拍卖的过程实际上是俄国政府对尤科斯公司有计划地实行国有化的过程。

尤科斯曾经俄罗斯第一大石油企业,并在世界私营石油公司中排名第四。该公司的恶梦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开始。当日,俄罗斯总检察院对尤科斯石油公司总裁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犯有诈骗、逃税、伪造公文、利用欺骗手段给别人造成财产损失、侵占财产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等六项罪行,并于当日在西伯利亚机场将其逮捕带回莫斯科关押至今。

对尤科斯公司和霍多尔科夫斯基命运的关注远远超出了俄罗斯的国界。不少人指责俄罗斯政府将以此为契机全面推行对大型企业的重新国有化;也有人分析此举将对俄国经济、尤其是对外国在俄国的投资带来负面影响;当然也有人对俄国政府此举的公正性提出质疑,认为这是普金政权为了巩固政治权力而公开向敢于挑战其权威的俄国企业家开刀问斩。

中国和俄国私有企业发展的模式十分相似。在这两个国家,相当一个比例的企业家阶级的形成是与既有权力集团勾结的直接结果。

整个尤科斯实践从发端到如今扑朔迷离。完整地评判整个事件或许需要更多的信息和时间。

而迄今为止,有一个明显的现象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那就是,在不少国际舆论对俄罗斯政府的行为进行指责的同时,俄国的绝大多数普通民众是站在政府一边的。这是因为他们对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私有化过程中企业家们和政府权贵们相互勾结侵吞国有资产早已强烈不满,认为现在将被偷窃的财产收缴回来乃是天经地义之举。当然,这个事件绝对不是一个偷窃和反偷窃的简单事件,也很难让人作出“非黑既白”的结论。

但是,这个事件对中国私有企业和企业家们未来命运的揭示意义却不容忽视。

在我看来,尤科斯的命运预示着许许多多中国私有企业的未来。这是因为中国和俄国私有企业发展的模式十分相似。在这两个国家,相当一个比例的企业家阶级的形成是与既有权力集团勾结的直接结果。

2004年12月19日,尤甘斯克石油天然气公司的股份在莫斯科的拍卖行被拍卖,拍卖行新闻中心内的屏幕上显示拍卖进行的情况。来历不明的贝加尔金融集团公司在12月17日进入投标,19日以约2608亿卢布(合93.5亿美元) 中标。

如果说两个国家所有不同的话,那就是,俄国企业家和政要们的勾结大多局限在最上层,他们掠夺的目标主要集中在大型国有企业、尤其是那些资源性企业。因此,俄国的亿万富翁产生得比中国更快;而在中国,企业家的与政要的勾结的幅度则更为广泛、时间跨度更长、掠夺的形式更隐蔽。中国的这种独特的形式与其渐进似改革的特性相关。尤其是那种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和独立司法监督的经济市场化的直接结果。

如果说,世界上所有的资产阶级在原始积累时期都多多少少带有与工人阶级的天然矛盾,也就是说都多多少少带有些“原罪”。那么,与西方工业化国家资产阶级的原罪相比,中国和俄国资产阶级的原罪则有着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他们的原罪不仅仅是道德上的,不仅仅是在产品的分配上与劳动者利益的矛盾冲突;而且还是违反既有法律的,尤其是表现为对原有的财产所有者的非法掠夺。

从理论上讲,原有的共产主义国家的财产权是归全民所有的,因此,官商勾结在原有的共产主义国家产生新型资产阶级的过程便成为一个产生“全民公敌”的过程。正是由于这个特点,未来社会经济和政治秩序出现动汤反复的可能性会更大、程度更剧烈、更加具有名义上的“合法性”。不仅如此,中国企业家们独特的发展历程也使得他们与未来政府的关系更加复杂,更加难以预测。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710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