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人士刘凯申验尸报告结论是谋杀
01/12/05    徐福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090

据美国华文报纸报道,1月9日,民主人士莫逢杰向与会者公开了海外著名民主人士、原21世纪基金会的发起人刘凯申博士的阿拉米达县警察验尸报告和真正死因。莫逢杰表示,刘凯申博士在3年前心脏病发作去世是一个不真实的解说,事实上他是在加州柏克利市被绑架和谋杀。

莫逢杰说:今天我主要想谈一谈的共产党的邪恶,它在国内的邪恶和过去五十多年的邪恶大家已经有目共睹,我主要想讲一讲它在美国的邪恶。

我今天带来了一些资料,本来我们很早以前就应该向大家有一个明确交待,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呢,我们一直没有说。大家可能听说过,21世纪基金会的发起人之一刘凯申博士在3年前不幸去世-3年前的今天,1月9号。事情发生以后呢,华人社区特别是关心中国大陆民运组织的人士有很大震惊。现在我正式向大家解说一下刘凯申博士死亡的原因。

3年来,外界一直传说的他是由于心脏病发作不幸去世,这是一个不真实的解说。实际的情况呢,他是在柏克利市政府做环保的研究工作,有到外面饭馆吃中饭的习惯。3年前的1月9号12点钟,他出去吃中饭,从此就再也没有回去。为甚么呢?因为有人约他出去吃中饭,一直到下午6点多钟,他的尸体被发现在柏克利一条马路的边上。

这条马路是经常有人走动的。到6点钟,才有人看到他的尸体被丢在马路边,送到医院去的时候呢,他的体温还是37度,但是他早就没有生命迹象了。也就是说呢,他的体温还没有降得很低。大家知道1月份的天气,假如一个人死了,丢在路边,从中午到6点钟,他的体温不可能还是正常的。所以证明他的死亡时间也就是在5点多钟。从中午开始一直到5点钟,他是被绑架的,并没有杀死他。

我们从最后的验尸报告了解到,他的头部有6处致命重伤,头骨有破裂;他的胸部有被打击的伤痕;他的两个手腕有被绳子勒伤的痕迹。所以从验尸报告和警察的记录上,我们认为谋杀的可能性非常大。通过对他的血液和肝脏化验,发现他身体里含有10倍正常量的安眠药。这个安眠药是在美国已经不用的一种药,是过时的药,只有中国大陆还在用这个药。有人给他打了这种安眠药,他还不死,还要在他头上拚命打,最后他的心脏停止跳动的原因估计是被闷死的。凶手用各种方法一定要杀死他。

刘凯申博士组织了这个21世纪基金会,现任的会长杨建利先生还在大陆坐牢。

刘凯申博士背景资料:刘凯申博士,美国环境流行病学专家和美国国家环保署顾问。早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心理系,后留校任教,1975年取得西德杜塞多夫大学博士学位,并在该校教授试验心理学。80年代初期在美国洛山矶加州大学攻读生物统计与流行病学,逝世前任职于加州政府卫生部门研究环境与健康关系。作为一名科学家,刘凯申在研究领域成就出色,是美国国家环保署顾问,主持美国与波兰的环保合作专案。1989年六四事件后,刘凯申积极参加民主、人权活动,逝世前出任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董事长。

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情报部分析认为,如果刘凯申博士确实遭到这样的绑架谋杀,那么绑架谋杀的动机应该主要考虑的是杀人灭口,而非一般异议人士想象的其他政治谋杀。刘凯申博士可能掌握了某外国政府(相对于美国)不愿意公开的情况,并且被这个外国政府的情治机构认为有威胁。

有人相信这是中共对“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恨之入骨所为,那就是说这是中共政府所为,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中共要使用“只有中国大陆还在用”的安眠药物?而不使用“只有台湾还在用”的药物?

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总部情报部认为,对于涉及中国民主运动政治团体或领导人的绑架、凶杀这类刑事案件,我们要避开“政治考虑”,要“刑事对待”,否则这类事件的肇事者一旦逃脱成功而不付出代价,他们会越来越猖狂,这对任何人都是威胁。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69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