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武:话剧 《希哲访欧》
01/09/05    岳武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159

人物:张英,荷兰著名民运领袖,王希哲挚友,九八年二人伙同一起疯狂地破坏刚刚建立起来的中国民主党。张英也曾率领人马在中共荷兰使馆门前连续绝食二个月,成为民运之中风云一时的人物。而现又出任中共海外刊物“欧州导报”总编辑、社长,成为中共驻欧各国大使馆的座上贵宾。

王希哲,曾出卖了一份国内民主党名单,致使这些人全部被捕。后公开向中共提供杨建利的情况,又在网上公布蓝于鹏、孙刚二人密赴大陆的行程,致使蓝、孙被捕。在彭明入狱后,不顾彭明亲人的苦苦哀求,继续诬陷状告彭明,在彭缺席的情况下获胜。在杨建利刑期过半之时,王希哲一反常态,敲诈勒索长期豢养他的女主人严庆新六十万美金,企图外逃,遭到拒绝后,便立刻投靠在强奸犯张宏堡的脚下,充当走狗,幻想再大捞一把。

早在九八年人们就看清了张英、王希哲的本质,在朋友们的鼓励下,我创作了这本话剧《希哲访欧》。看来我还有些先见之明,张英已经原形毕现,王希哲也将为期不远。今天再把这幕话剧搬上舞台,对于门里门外的朋友们都会有所提示,阶级斗争是复杂的,尖锐的。一些以极端反共面目出现的人物,大都是高瞻同类。看来,干民运没有阴阳眼是不行的!

第一场

幕起一间欧式的客厅,月色朦胧,灯光黑安,张英(简称;英)、王希哲(简称;哲)像一对幽灵来到厅前

英;今晚月色朦胧,夜静更深。你我对酒当歌,推心致腹的好好聊聊。放松点,干!

哲;张主席,张老,一杯酒下肚,我才有胆量叫你一声大哥!现如今,全世界就您瞧得起我。说来惭愧,快喝西北风啦。这几年我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啦,可还是一分钱捐不着,真他妈的见鬼啦!

英:关老爷走过麦城,秦叔宝也有卖马的时候,老弟不必过于自卑。不过那,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怨天尤人,唉声叹气的日子我也熬过。民运说白了是空手套白狼,不容易!
 
哲:张老,大哥,看看您,太太,小姐,少爷,弟弟,妹妹,小舅子,连您妈,90多岁的老太太都弄到了荷兰王国。一天工也没打,两栋别墅,吃香的,喝辣的,民运之家,佩服!佩服!兄弟实是佩服!
 
英:过奖啦!干,满上!什么叫资本主义,有资本就有主义,没资本谁也没有主义,我请你三次来欧洲玩玩,也算三顾茅庐吧,你不来,今天怎么啦,没钱啦?!哈哈!别说你王希哲,王八蛋没钱也不行!
 
哲:对, 大哥您说得对!那时候,都说你是个骗子,什么上海闸北粮店的小会计,在华盛顿假冒代表,被哄出去。民运之最说你老是最不要脸,最无耻的东西,哎——谣言杀人,谣言误人。相识恨晚,不然我也发了!
 
英:不!王希哲,我不是多喝了二两,告诉你,这不是谣言!我是闸北区六马路粮店的会计,我贪污的也不多,三万六千人民币,老子跑啦。想当初,民运是怎么档子事,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六四”?什么“八九”?还他妈的七十二哪,外行!但我们上海人聪明,我张英肯学,民运有什么啊?不就是喊喊口号,骂骂大街,吹吹牛皮吗,一回生,二回熟,外行变内行,专家!来,干!
 
哲:大哥您真实在,痛快,干!可是——也不这么简单,就说我,张老,我真写过一张大字报,真坐过几年牢,真想参加国民党,真想代表台湾去谈判,也真想领导海外民运。可他妈的就是没人捧场!用我们广东话讲:无人买单!大哥咱俩有缘,您不能见死不救,您得拉兄弟一把!
 
英:别客气,想弄俩钱花,可以,不过我得先抽你两大嘴巴子!你倒霉就倒在你这张臭嘴上。参加国民党,你也不看看皇历,宋楚瑜怎么样,一脚踢出来!代表台湾谈判?撒泡尿照照,你算他妈哪根葱?!就看你吊样,还要领导民运?人贵有自知之明,人贱才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就是那种贱人,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你想想,十三亿人,敢跑到海外来混的,那都是马中龙,鸟中凤。到了海外还敢出来搞民运的更不是省油的灯!能在民运中混出个人模狗样的不是人妖,就是人精!就凭你,二百五都不够,十三点,你是正儿八经的一个十三点,领导海外民运?你吃错药啦!
 
哲:大哥,您老说的对,我有的时候是犯二皮脸,可不当头拿不着钱那!我跟他们起哄架秧子干什么?

英;急了不是,先干了这杯,我请你来的目的就是要教你几招。保你一辈子吃不清,花不完。只要共产党不倒,咱们还能传宗接代!

哲;大哥!我知道您有绝活,要不然您能混上这份产业,您那打醋瓶子都是玛瑙的,尿壶都是镀金的,我听您的,要是变卦我是王八蛋!
 
英;不瞒您说,绝活只能传儿子,媳妇,亲闺女都不行,你?王八蛋?也不行。
 
哲;大哥您要是有这份规矩,得,兄弟给您磕几个,我就是您老的儿子!你要是死了,我披麻带孝,守制三年,三年不搞民运!怎么样?!我的亲爹!
 
英;好小子,光棍,行!有你这句话,我就破回列。你想想从你到欧洲跟多少人照过像?

哲;一二百个吧,都是福建人,这能有多少油水吗?
 
英;混蛋了不是,凡是跟你照过像的孙子,每人我收一百元!一两万美金我到手啦!这还是个零头,以后还有抗议、示威、游行。翻译、律师、出庭。一个人没几千钱美金,我饶不了他!现在往外跑的老冒如过江之鲫,那就是咱们的金山银库!傻小子!
 
哲;您的意思咱们合起来干!
 
英;对,我找客户,你开证明,咱们对半分成!多则一年,少则半载,我保你在金山大桥边上买栋别墅,怎么样,小子!
 
哲;出不了什么事吧?
 
英;只有钱,没有事。
 
哲;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英;对!娶不上媳妇那来丈母娘!

灯光渐暗,落幕,第一场完。


第二场

幕起,原场景,月色朦胧,灯光混暗,张、王一对幽灵又来到厅前。

英;希哲,坐下,咱爷俩第一场戏,怎么样?
 
哲;满堂彩,一炮而红,四海杨名!咱父子俩是首次被搬上舞台的民运领袖。历史人物,空前绝后!尤其您老的演技,艺术!您一支烟,一杯酒,一句台词,一个牛皮,嘿!令人回味无穷!

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哲;我有点饿。
 
英;出息!操!
 
哲;张公,我看咱们还是边吃边谈,来,先敬大哥一杯!
 
英;且慢,有人的时候你叫我,张主席,张公,张老,都可以,叫大哥也行。这没人的时候..?
 
哲;叫干爹!这辈子能跟您叫声干爹,那是我王希哲的造化,福气!是我祖上积德!干爹,只要你一蹬腿,我就披麻带孝,我就..
 
英;慢点,你啄磨一下,这导演老把咱爷俩放到这黑灯瞎火的地方,什么意思,咱们闹民运的就见不得人吗?!
 
哲;是他妈的黑了点,还挺吓人的,不过,像你我这种嘴脸,黑一点也好。那天我在日内瓦,联合国!好家伙,当我念到;中国民主党四个主席,三个被捕,全靠我王希哲一个人干!我真有点害臊、心跳、出汗、我真不是东西!蒙人、骗人的事我没少干,开这种国际玩笑——还是大姑娘坐轿,不瞒干爹您,我都尿啦!
 
英;好马出在腿上,好汉出在嘴上,吹牛皮是咱们民运的基本功,没这种功夫,您就甭在这混,睁开眼,看我是谁?
 
哲;谁?您是我干爹呀,荷兰张英,全世界有名的大骗子!
 
英;哈哈——咱!大学教授,研究员,工运领袖,欧盟主席,欧亚主席,欧美主席,民联阵主席,自民党主席,民主党主席——还有——我张英就是主席拖拉斯!
 
哲;我操!真是欠揍,干爹您真得注点意,出门别叫雷劈了你!
 
英;外行了不是,我问你,一个主席能开多少证明?咱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别说洋鬼子,共产党都搞不清!今天叫你孙子开开眼,数数,你干爹的公章有多少?
 
哲;一、二、三、四、五.....好家伙,八十多枚!牛皮不是吹的,丫葫芦不是勒的,您这个干爹我真没白叫,干爹,为您老万寿无疆,干杯!
 
英;希哲,小子,有几句话你要记住了,林彪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民运不吹牛皮捞不着大钱。吹牛皮在中国不犯罪,在西方不上税。你就抡圆喽,摔扁喽,玩命地吹!你他妈的别整天作春秋大梦,今天登天安门,明天进中南海,你们家祖坟没冒那股青烟!你就记住了,你就是个王八蛋,有钱你就赚,没钱你就骗!

哲;听爹一席话,真顶十年饭!您老这肚子里不是大粪!硅谷、特区、高科技!干爹,您真是屈才,这他妈什么世道,黄锺毁弃,瓦釜雷鸣!您就是歪脖子树,您就是当代的徐九经!干!爹!

英;老啦,还是你们后生可畏,吹牛皮是个技术活,上瘾!到了我这份上,一天不吹一顿,难受!云山雾罩地才舒服。我准备开办一所“民运牛皮大学”,把海外民运的领袖人物全面地轮训一遍,你那篇博士论文写的怎么样了?
 
哲;报告干爹,差不多啦,题目是“论民运与牛皮之关系”我还准备把您老的著作整理一下,出几套选集。现在流行“金学”,“红学”,“钱学”,咱爷俩来个“海外民运学”!您老就是开山鼻祖,一代宗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打混沌初开,中国人来西方专职吹牛皮的,干爹您是第一人!我就是您的嫡系的儿孙!
英;这一段吹得不错,还要再放松,要旁若无人,视若无睹,人要是不会吹牛皮,那就是白活!你看我的基本功,要阳气上升,阴气下降,食归大肠,尿回膀胱,牛皮要从丹田中吹出来,那才能惊天地,泣鬼神!风雨如晦,牛皮不已,吹!再给干爹来一段!
 
哲;嗯,啊,啊!好。在张英主席的陪同下,我走进了联合国大厅,万国代表起立欢呼——民主党海外唯一的主席——王希哲!我与各国总统、首相、进行了会谈,可以这样说,王希哲访欧是划时代的事件,全欧州都在唱“何日君再来”就是对我,王希哲的期待!现在中共抓了民主党一百,我们不怕,抓得越多,我王希哲就越有吃喝!谢谢。
 
英;进步很大,看你还是有点怕,怕什么?!我除了共产党谁也不怕!希哲,我明跟你说,坏分子帽子我代了十几年,尤其闸北区里弄的那帮老娘们,大嘴巴子煽得我晕头转向,她们楞说我偷看女厕所!

哲;哎呀,我的干爹,您怎么还玩这个?!
 
英;我走错啦!黑!

灯光渐暗,落幕,第二场完。

(第三、四场,明日推出,欢迎光临惠顾)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67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