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援救张林
01/08/05    方草    邮件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853

[编者按:张林,1963年生,民运人士,中国民主正义党创党人之一,曾担任行动部部长。1998年11月闯关回国被捕,被判三年劳教。出狱后留在国内坚持独立抗争。作者方草,全名方曹芳,是张林的妻子。--艾德伟]

前些天听到好友扬天水被抓的消息,张林几天都没睡好觉。根据了解,扬天水之所以被捕是因为他写了一系列呼吁政体改革、推进民主进程的文章。根据各种迹象分析,这次张林极有可能继扬天水之后被抓,因为他和扬天水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同样是中国著名的独立作家,同样写了很多篇激浊扬清、评论时政、针砭时弊的文章。也许在当局某些人的眼中,张林与扬天水是令他们既嫉恨又害怕的胆敢“公车上书”的“同科举人”,同样必须捕之、杖之、刑之、毙之而后快。如果当局要抓捕张林的话,随便编一个罪名就能让他做坐几年牢。从1989年到2001年张林曾经被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多次抓捕,前后总共坐了8年的冤狱。

2004年12月30号早晨,经过一夜考虑,张林决定到上海做点生意,不再写文章,也用这种方式暂避风头。临走前他交代我说,他到上海之后一定给我打电话,不管发生什么事,要我好好地照顾两个女儿。从不落泪的他看着熟睡的女儿却落泪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如刀绞一般痛。果然不出所料,没几天公安局打电话找张林,我和他们实话实说,他们不相信。其实我一直很担心,从他走后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从这个电话之后,形式更严峻,我们的寓所受到了严密的监视。我家的电话被窃听,有时国外记者打电话来常被中途切断,电脑也被封闭不能上网。特工就在门外监视,他们派了许多眼线,只要我出门,无论走到哪里,他们就会跟到哪里,寸步不离。凡是来我家拜访的朋友也被跟踪。这一切让我感觉到张林的处境非常危险

现在张林离开家已经十天了,没有打电话回来,也没有信,踪影全无,就好像被蒸发一样。婆婆年龄也大了,本来就体弱多病,听到儿子生死未卜失踪的消息后,更是雪上加霜。我也快精神崩溃了,我担心厄运再次降临到我的头上,因为张林以前两次婚姻都是被共产党无情破坏了的,搞得他妻离子散。我那快两周岁的女儿,天天要找爸爸,我就跟她说爸爸去买好吃的给安妮吃,她便高兴得又蹦又跳。看着女儿天真可爱的模样,我心中阵阵酸楚,可怜她还不知道父亲正遭受到共党的迫害,过着有家不能回、到处逃亡的日子。眼看着灾难正向我门走来,我们母女三人,不知将面临怎样的生活。

令我最担心的是张林的身体状况,由于长达八年之久的牢狱生活,使得他留下了劳改后遗症,身患十几种疾病,尤其他的肝脏不好。万一被共党抓到,那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折磨和死亡。其实张林是一位很善良很正直的人,我们结婚的时候,总共花去不足4000元,可当朋友困难需要帮助时,张林出手不是1000元就是500元。如果家门口一天来十个讨饭的,他也一个不落地施舍。我有时会很生气,因为他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一双鞋穿破都舍不得扔。这时他就安慰我,说我们追求的是精神上的高贵,吃什么穿什么不是那么重要。有一次他说要领个捡破烂的小孩回家由我们抚养,如果不是报户口困难,加之我们自己也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过着三餐难继的日子,这事也就成了。我不明白,这么好的人,共产党却要一次次陷害他,要置他于死地,一次次拆散他的家庭,弄得他妻离子散。真正的坏人共党不去抓,却为抓一位“铁肩担道义,妙手着文章”的作家、为老百姓伸张正义的民运人士而不遗余力。我想,这样下去,共党的大去之日不远了。像我这样一个家庭妇女都能看透的问题,想必天下路人皆知。

张林现在处境很危险,我呼吁国内外朋友给予各种形式的道义上的援助。或许通过种种努力,张林能有转危为安的可能性。我盼望夫君张林能早日摆脱恶梦,结束厄运,回到家里与我们母女团聚。

张林的妻子:方草

2005年1月8号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676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