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为什么突然反起共来了?
01/08/05    张宏伟    民主党世盟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674

Zhang Hongwei我要问,法轮功怎么突然反起共来了?令人费解!

这一两个月来,在各种媒体上炒的最热的就是《九评》,是法轮功的大纪元报纸推出的九篇评论共产党的文章,虽然说是评论共产党,但主要是评论中国共产党的,而且来头不小,看那些文章,决非是出自哪个小喽罗的手笔,也决非是某一个研究中共的学究心血来潮的佳作,绝对是一个写作班子所为。

作为民主运动人士,我们向来是不喜欢共产党的,应该说和共产党作对已经有二十几年的历史了,不错,民运里面有逢共必反的人,但大多数的人还是非常理智的,我们反对的是中共的一党专制、独裁、违反基本人权,如果片面的为反共而反共就有失偏颇了。《楞严经》说:“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当应看月。若复观指,以为月体,此人岂唯亡失月轮,亦亡其指。”。这句注解恰如其分地反映了人们看待、处理一件事情的时候所经常犯的错误。

还有,我第一次看法轮功的书籍是1997年,就是那本“转法轮”。坦率地讲,我没有看完,原因是我基本上不能够认同里面的话。我后来在生活中碰到很多法轮功信徒,我抱的原则基本上是敬鬼神而远之、道不同而不相为谋。

话扯远了,现在我还要问法轮功怎么突然反起共来了?如果我没记错,法轮功是从来不屑与民运为伍的,他们不是不参与政治吗?

法轮功说自己“既不是是宗教,也不是气功,它是修炼。自古到今,修炼人不问国事,远离政治。修炼人追求的不是人间的名、利和权力,因为这些恰恰是真正修炼的人所要放弃的。”

谈到“政治”的时候。那就是告诉修炼者要放弃一切对“名利情”的执著,绝不能参与人世间的政治。

写于1996年9月的《修炼不是政治》一文中,李洪志先生早就明确指出:“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洪志先生最早就是以气功大师的面目出现的,搞的带功报告会更是挂着气功名义的,而且法轮功还是在全国气功协会注册的两千多种气功中的一种,其实,包括李先生在内的所有法轮功的信徒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练的是什么,是1999年被中共打压后才慢慢统一口径的。还有,法轮功一贯声称自己不反对中共及其统治,那么现在为什么突然推出九评呢?

我苦思冥想,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法轮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要生存,要发展,他们也是人呢!他们也得活呀!这是法轮功关键时刻的绝地大反攻。

到底怎么回事?众位客官,且慢着急,个中缘由听我慢慢道来。众所周知,自从1999年法轮功的老少爷们在中南海外与中共翻脸之后,法轮功的善男信女们就一直在全国各地的党政机关外面、闹市区要说法,说自己怎样冤枉、怎样可怜、怎么安善良民、怎么不反对中国共产党,怎么不参与政治,真是可怜。我看过很多法轮功信徒被逮捕、拘禁,受各种各样的虐待,有的甚至受虐致残致死。平心而论,共产党的司法机关、公安机关刑讯逼供并非一日两日的事情,由来已久,我不相信他们只针对法轮功信徒,对别人就网开一面,这可以说是共产党对中国人民所犯的罪孽的其中一条。

废话少说,我注意到这样一个特点,这些年来,法轮功一直咒骂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江泽民,可能有时候也捎带上罗干等,但绝不骂共产党。2002年,中共十六大江泽民将总书记让给胡锦涛,但是江泽民依旧是太上皇,中共的最高决策者。骂江泽民依然有道理,2004年九月,江把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也甩给了胡锦涛,胡锦涛真正地党政军三权大握,所以我当时和一个朋友开玩笑,江泽民下台不是他的追随者伤心,最伤心的是法轮功,法轮功里面学识渊博者不在少数,他们看不到江下台是迟早之间的事情么?当然会,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这九篇评论文章决非一朝一夕仓促而成,是准备了很久的。大家知道,一个组织没有了目标就没有了凝聚力,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了,一个组织的领袖人物,必须要时刻向自己的手下灌输这个组织要达到的目标,以及这个目标是如何的伟大、正确、光荣,如何一定能够达到。江泽民下台了,彻底成了昨日黄花,当然了,现在可以改口骂胡锦涛了,但是法轮功的老少爷们发现,这样中共换一个领导人,他们换一个咒骂的对象,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呀?这就看出来,法轮功的初期目标定的低了,但是现在明白过味来了,与其不停的变幻咒骂对象,还不如一了百了,直接骂共产党,反正今日的共产党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只要骂共产党,就没有错,只要骂共产党,就占有道义上的上风,只要骂共产党就不愁没有奥援,真个聪明之至,李大师率领法轮功的老少爷们,黄袍褪身,摇身一变,脱胎换骨,凭借九评共产党系列报道,一举举起了争民主要自由的大旗,成了反专制、反独裁、追求民主的急先锋,算得太精明了,真是一笔成本效益极为划算的买卖。

可叹的是,就像我在文章开头说的,有些人逢共必反,只要是反对共产党的就是同志,还有就是很多国家友人,学者、以及众多民运人士,一看法轮功有这么多人,又开始反共,更重要的是据说还很有钱,于是就一起鼓噪起来,殊不知,这正是法轮功需要的人场,有了法轮功的加盟,海外民运必将会蒸蒸日上,指日可成。待我这里谢天,待我这里谢地!

呜呼,伏维尚飨!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675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