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高被揭包养4个情妇
12/17/04    多维新闻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378

多维社记者综合报导/福建连江县「反腐书记」黄金高日前被有关人员带走一事续有发展,消息人士称黄金高因涉嫌贪污、受贿及生活作风败坏已被双规(在规定地点和时间内交代问题),黄的一名曾替他撰写《为何防弹衣随我六年》一文的「把兄弟」,亦因涉嫌收受利益亦被双规。

大公报引述福建消息人士称,黄金高是因涉嫌贪污、受贿和生活作风败坏而被「双规」。指他抛出的所谓批地腐败大案,实际他收受了另一家企业的利益,虽然工程和土地在他到任前已通过正当手续给批出,但黄金高到任后,通过所谓的「揭露」工程项目和土地案有腐败问题,将工程案抢回来给另一家企业承包。

随着黄金高十二月十六日被「双规」,他包养四个情妇,以及常嫖娼之事也被揭露了出来。据悉,与黄金高同时被「双规」的还有黄金高的第二任妻子,而经常向黄金高提供「银弹」的一位企业家已被依涉嫌行贿罪拘捕。黄金高的前任、连江县委书记、现任福州市农办主任俞凤云也因涉嫌经济问题被停职检查。

据闻,黄金高无论在与第一任妻子还是第二任妻子婚内,直到他被「双规」前还包养着四个情妇,且为每个情妇都买了一套公寓,每周轮流睡。

因为黄金高偏爱「老四」(第四个情妇),常在规定的每周一夜之外,另外安排时间与「老四」斯混,惹得其他三个情妇曾联手与「老四」理论。但黄金高依旧经常外出带着「老四」,就是在黄金高在北京中央党校学习「三个代表」期间,「老四」还飞到北京与黄金高到酒店开房相会,其他三人知道后也喊着要到北京争宠。黄金高担心在北京闹出事来对自己影响不好,就让一名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企业家出面,给了老大、老二、老三各一大笔钱「摆平」。

黄金高除了包养情妇外,还经常嫖娼。他的好色,在福州的莆仙籍官员中很有名。据说,黄金高在连江县的几家大酒店里都有长期包房,有时分别在几家酒店包养娼妓。

黄金高成「反腐英雄」后,在接受某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说: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与老百姓聊天。有些连江和福州市财委的干部获悉,笑着说:我看他最爱与年轻貌美的女百姓聊天。

黄金高因为筑了不少香巢,无法分身照顾妻子,只好用「银弹」堵妻子的嘴。其无论是在晋安区当副区长、还是在市财委当主任,还是在连江当县委书记,都弄了不少工程让老婆批发给肯送「银弹」的商人渔利。

不少人都知道黄金高的老婆有钱,出手阔绰,但又非常会演戏。有人说,她可以在五星级酒店吃完鲍鱼宴后,再买一把青菜回家,而且还有意绕很大圈子,逢人便说:如今清官只吃得起青菜。此次她也是因为经济问题与丈夫同时「进去」。有传言说:她也加入了丈夫的卖官生意,黄家在福州城里共有一套机关宿舍和六套高档公寓。

另据报导,黄金高在福州某媒体任职的一位「把兄弟」前天下午也被「双规」,该人曾替黄金高操刀炮制了那篇名噪一时的《为何防弹衣随我六年》。他被「双规」的原因之一,是其妻曾从黄金高手上拿到不少工程,而黄金高不但从他手上收受金钱好处,还让他写了那篇有名的「防弹衣」文章。

据披露,黄金高在担任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副区长时,曾贪污了十多万元「菜篮子工程款」,纪检调查时,他将贪污改作「借款」才逃过一劫。

黄金高的「死对头」、前任连江县委书记、现任福州市农办主任俞凤云,十六日也被通知「停职检查」。据悉,俞凤云也是因涉嫌经济问题被停职检查。黄金高投书人民网说到的「地案」一事,就是指俞凤云赶在自己调离之前,将一个大工程包给了福清老乡,而没有留一碗油水给他这个继任者作见面礼。据悉,目前连江县凡与俞凤云和黄金高关系密切的商人都已纷纷逃离。

而明报的报导说,十二月九日的联合国确立的首个「国际反腐败日」,黄金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语气悲怆地表示,他目前已被福州市当局削去了书记的权力,有名无实,而且被变相软禁,处于「生不如死」的痛苦状态。

黄金高在电话中语气十分凄凉,以一种近似哀鸣的调子说:「这个事(指上书人民网遭到地方的批评)到现在他们(指中共福州市委)也没给我一个明确的结论,我就是这样被他们搁置一边。我曾经无数次给胡锦涛同志、给中央纪检部门写信,但全都石沉大海。」他长叹道:「我现在去哪里都要报告,要经过批准,我简直是生不如死!」

黄金高表示,他现在身体还好,「对我的政治前途,我早已不抱什么想法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安安全全、稳稳当当地过后半生」。他还说,「我不相信我们的党会这样对待一个党员,我不相信这是中央的意思。他们(指福州市当局)是一手遮天,是违反了(中共的)党章党纪的」。

几陷绝望的黄金高最后说:「他们(福州当局)不让我说话(指对外发表言论),国内的媒体都不敢再为我说话,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我不愿这样不明不白地消失!」

现年五十二岁,曾经当过农夫的黄金高,被中国网民视为一名英雄。由于他披露中国官员对于国有资产遭到贱卖和拆迁民众损失被严重低估等问题,并紧钉着上级官员贪污不放,已经陆续接到二十六封的死亡威胁。福州市委更认为他犯下一个政治错误,并在网路上鼓动社会与政治动乱。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62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