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即有分裂,也有裂变
12/11/04    叶专美    正义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974

Ye Zhuanmei我与姜惠庆最近讨论了网上的一篇文章中的观点,这篇文章的作者认为,中国民主党今天的状况不是“分裂”而是“裂变”。作者认为,中国民主党的“裂变”就象是受精卵细胞裂变那样,“裂变”的结果是发展成熟为一个完整的个体。作者最后还说:“分权,分权,再分权。这不是分裂,而是裂变,是原子核的裂变,其威力无穷。”

当我读完文章之后,姜惠庆问我有什么看法,我反问道:“你认为中国民主党今天的情况是‘分裂’还是‘裂变’呢?”姜惠庆说:“我认为是分裂。”我说:“即有分裂,也有裂变。”

为了能够说明,我解释说,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三大宗教信仰所信的神是相同的,而且三者都是从同一个信仰源头开始的。但是,后来这三大宗教之间的关系,却是“分裂”的关系,而不是裂变的关系。其中在不同历史时期,三大宗教之间也一直有激烈的冲突关系。

再看基督教的不同教派,长老会、浸信会、福音会、改革宗,等等,这些不同教派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是“分裂”吗?正义党党员中的基督徒,上教会的时候,很多人有时去改革宗教堂,有时去浸信会或福音会,朝鲜族的正义党员去教会的,多是去长老会,而石磊据说喜欢听英语的广播布道和圣经学习节目,虽然多是长老会的节目,但也经常收听福音会和浸信会的节目。我在与石磊讨论的时候,问起他接受不同教派的信息有什么感觉,石磊说:“没有本质的不同。”也就是说,基督教的不同教派之间的关系,是“裂变”而不是“分裂”。显然,基督徒对接受哪一个教派的信息只是一个教会侧重面的问题,关于教义,各教派之间的阐释和理解没有本质区别。

基督教和天主教之间的差别大一点,尤其是在组织结构上,基督教从整体上来说,是一个“网络型组织结构”,而天主教则是典型的“金字塔型组织结构”。但是,基督教与天主教同伊斯兰教的差别就很大了。再说伊斯兰教,从整体上伊斯兰教从宗教组织形式上看是“网络型组织结构”,但由于政教结合,其宗教组织则是通过政府形式的“金字塔组织结构”还是起着统一集中的权力作用。

通过以上对不同宗教信仰组织的了解,我们再来看今天的中国民主党的状况就比较容易看清问题的本质。

首先,让我们来看中国民主正义党、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总部和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三者的关系。就海外组织而言,这里的两个中国民主党组织都可以说是从中国民主正义党分出去的。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和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宗旨完全一样,都是:“维护基本人权、伸张社会正义、发展市埸经济、保障私有财产、结束特权专制、建立民主中国。”这两个组织的策略方法也完全一样,都是:“融入现实、参与改良、推进变革、渗透中共、瓦解专制、开垦民主。”

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总部在宗旨上显然与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宗旨是不同的,区别主要在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总部主张的是“平均主义”,而中国民主正义党鼓励的是“市场竞争”。但是,这两个组织的策略方法还是完全一样,都是:“融入现实、参与改良、推进变革、渗透中共、瓦解专制、开垦民主。”

因此,从中国民主正义党的角度来说,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与中国民主正义党之间的关系仅仅只是“裂变”,但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总部与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关系则不单纯是“裂变”,其中显然有“分裂”的意思。

最近成立的中国民主党流亡总部,把“和平、理性、非暴力”作为“政治原则”写进了党章,有批评说这是把策略当作了原则,那么我们就把它当作策略。另外重要的部分我们是从其加盟的各国党部的活动中发现,这些“中国民主党”是主张“三民主义”的,党部开会挂的都是孙中山的像,这才是其真正的纲领宗旨。由此我们看到,中国民主党流亡总部与另外两个中国民主党组织在宗旨和策略方面有明显不同。

另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中国民主党流亡总部建立在过去王希哲所领导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基础上,其下属党部主张的是“三民主义”,党部开会挂的都是孙中山的像,也就是这个组织实际上是不认同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当性的,即他们接受的是在中国大陆被推翻了的国民政府的说法:推翻国民政府是非法的和不正当的。然而,中国民主正义党明确宣布了人民通过革命的手段推翻贪污腐败和独裁暴政的国民政府而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正当的。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总部和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则都在活动中出现过“五星红旗”,可以被认为在对中国人民共和国建国的正当性方面的认识与中国民主正义党相同。

以上我们通过比较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认识、对宗旨的表达和对策略的表达,可以发现: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之间的关系是“裂变”,中国民主正义党与中国民主党(谢万军)总部的关系主要是“裂变”,但也有了“分裂”。而中国民主党流亡总部相对于另外两个中国民主党来说,则完完全全是属于“分裂”,并不存在“裂变”的关系。

我与姜惠庆共同认为,把中国民主运动组织作为一个总体来看,其中不同的组织之间的关系,即存在“裂变”,也存在“分裂”,各自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是不同的。如果谈“团结”,“裂变”的组织是有可能团结起来的,但是“分裂”的组织就不可能。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这里谈的“裂变”和“分裂”是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认识,对组织宗旨和对策略的表达三个方面来看的,不是针对组织结构、组织的独立性和人事关系来说的。

最后,我着重说一句,基督教的发展,就是各个“裂变”之后的教会组织各自的发展所组成的,可见“裂变”没有坏处,相反还有好处。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59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