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国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12/05/04    赵昕(北京)    中国民主党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862

大是大非 必须澄清——致中国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诸位师友同仁:冬安!

我是赵昕,现将我刚刚定稿的“十问徐文立王希哲先生”一文,发给你们,敬请指正。

其实,国内外许多朋友都知道,徐文立先生为了“领导”民运,1998年是如何成为“政治反对派首席代表”的!中国民主党内的创始筹备成员,更是清楚原来主张“广交友,缓结社”的徐文立先生,当初是如何斥责吴义龙、王有才等朋友“瞎搞胡闹”、坚决反对组党运动的!

看过1998年国外新闻报道的人,也知道徐文立先生是如何在国安的劝说下,先后和彭明等人公开出来发表言论,“衷心希望各地朋友在中国大陆政党法未正式颁布之前的一段时间内暂缓提出组党申请”的。

及至浙江朋友们都放出来了,山东朋友又传出温和信息,全国各地的组党朋友也没有招致什么重大伤害,这时,一些人才开始后悔了!等到11月11日即将在江西庐山,借吴义龙先生、单称峰小姐旅游结婚而召开中国民主党筹委会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消息传到了某些人耳朵里(而我,正是受吴义龙、姚振宪、王有才等等先生委托,秘密到武汉和庐山筹备会议的三个备用方案的。并且,为了这次极为重要的会议的安全,不得不切断了和朋友们的几乎一切联系),徐文立在查建国、王希哲的极力劝说和许诺下,一反常态,等不及“政党法正式颁布”,遂于1998年11月6日,没有和任何组党朋友打招呼和商量,突然袭击向媒体向海内外擅自宣布成立所谓的“民主党一大筹备工作组”,以私人办公室人员为班底,自任“总召集人”。

反对组党,非我民主党人筹备我民主党事务,岂非咄咄怪事?!在全国一片惊谔与谴责之下,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的周密计划和步筹安排完全被打乱了。在全国各地吴玉龙等先生打电话和他理论后,他自知理亏,才发布第三号公告,撤销“民主党一大筹备工作组”,并同意另行成立“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协调(联络)成员各省代表53人)。为了大局,全国筹委会注册公告仍将刚成立一天的“京津党部”的徐文立列入委员名单。他本人亦向负责操作的吴义龙电话提供了河北、贵州、天津的委员人名。

但当徐收到全国筹委会注册公告发现自己名列53名委员之一,没有体现他的“政治反对派的首席代表”身份时,浙江党便遭到了他的电话辱骂,“你们小流氓,搞政治,还嫩着呢,跟我斗,还要学10年,能玩的你们找不到裤衩!共产党我都不怕,还怕你们!” 甚至,还公然叫嚣筹委会“侵犯了我的名誉权,我要告你们!”浙江党朋友们对此事实大都是非常了解的,徐文立先生明明参与了组建筹委会,还要告人家“侵犯名誉权”!这就是中国民主党各省筹委会没有办法按原计划在庐山召开中国民主党筹委会“全国一大会议”(当时为了安全,是极为保密的),而且面临严重破坏时,不得不在11月10日公开申请成立中国民主党全国(53人)筹备委员会的直接背景。

而徐文立先生在11月9日等不及“政党法正式颁布”,宣告成立“京津联合党部”并自封主席,不仅违背了中国民主党各省筹委会的宣言和“和平、理性、公开、合法”四大行动准则,更是违背了民主政治“由下至上”的根本民主组织原则!冒进贪功之后,蒙蔽了许多全国各地的不明真相的朋友,纷纷打破事实证明卓有成效的“合法非暴力抗争”原则,成立了一些违背民主党创始筹备成员曾经达成的“合法化抗争”、遵循民主组织原则等共识的“党部”,并产生了一批以前没有的“主席”、“负责人”,然后各自向海外任命“代理人”,接受政治捐款,使原本有序推进的组党运动,陷于一片混乱无序、失控被动的困状。擅立“一大筹备组”、“京津联合党部”之后,徐文立先生为官方打压造成了借口和缝隙,令人深深痛惜。

11月6日“一大筹备组”和11月9日……(乱码——编者注)

本来,大家达成共识,已经都进监狱了(徐在延庆监狱情况有同监朋友披露极特殊)就算了吧!都想为了团结对外,过去的就过去吧,以后有民主政治的监督制衡机制,量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可是现在徐文立王希哲等人已经在海外安全了,却变本加厉、不择手段地一方面散布种种混淆是非、攻击某些中国民主党创始人的言论,一方面又借某些中国民主党创始人的厚道重义,编造出许多根本不是当事人本意的种种不实信息,企图借助他人的名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尤为可笑的是,竟然连人家发给他的信件,他也可以未经同意擅自删改之后,再发表在“关注中国中心”网站上!而且,发给一些朋友的是一种信息,发给另外一些人的又是一些信息,充分施展两面权术伎俩,企图蒙蔽利用国内民主党同仁(我有许多通讯为证,现在还不方便全部公开)。……(乱码——编者注)

尤为可悲的是,他竟然纠聚一些人公开宣称要进行“先集权后放权”,又公开伙同极力鼓吹“暴力革命”的孙丰等人在一起“共一场大事业”,并任命孙丰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总部”的监察委员!这就已经不是个人品行的问题,遵守不遵守民主原则的问题,而是事关“基本纲领和主义”之争了,而是事关中国民主党各省筹委会宣布的 “目标、宗旨、基本纲领”和“四大行动准则”会不会被篡改之争了!!这样下去,完全可能导致海内外中国民主运动,尤其是导致国内的中国民主党同仁,再一次招致重大挫折和失败!!!

鉴于1998年惨痛的经验教训,我私下去信表达了“也即无论做什么,一定要建立在‘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基础上,才能殷服人心,无所诟病”的个人意见,希望依靠民主政治的监督制衡机制,来避免因为“某些领袖”的我行我素,再次给我们共同的事业招致重大损失。但是,看来除了招致种种不公的“辱骂和整肃”,他们反而已经不知收敛,更加猖狂了!

民运内部大是大非问题,必须加以澄清!如果我们今天做了东郭先生,明天又被毒蛇咬伤了,哪将来有何面目面对现在正在监狱里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主党同道弟兄们?!

不能因为我们反对共产党一党专制,就可以对民运内部的“家天下”专制主义机会主义个人英雄主义,视而不见,姑息纵容!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就象我们家里有个兄弟杀了人,干尽了坏事,我们也得照样把他扭送司法部门,绳之以法一样!何况,这个所谓“兄弟”,还天天在“家里”放火伤人,无恶不作呢!

为了中国民主化运动真正的长远大局,为了海内外知道真相的朋友们不致于构成共谋,为了不致于养虎为患,虎大伤人,徐王居然不怕丑,赵昕也只好先点出一小部分“丑相”来了!

请将此公开信转发全国各地的民主党同仁,让大家了解更多的真相,权作参考。同时,这也对徐文立先生、王希哲先生有益处,将来只要他们遵守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了,一样还是可以参与中国民主党的事业,为中国的民主化事业作出贡献的嘛!

礼!

您忠诚的朋友:赵昕顿上

手机:13001116454 010-82162653 (h)
zhaoxin8964@yahoo.com.cn
zhaoxin89@hotmail.com

附一:王希哲1998年11月12日就擅立“一大筹备组”事件致徐文立信(从朋友转发来的历史资料中摘录)

文立:你今天所谓“断粮草”的电话我很惊讶,你怎么与各地的矛盾已尖锐到这个程度?我没有给他们多少粮草,断不断意义不大,我也不会这样做。问题是这件事的起因是你错,人家怎样补台,甚至推倒重来,只要不公开分裂,他们都没有错,都是他们的权利,你应该尊重。怎么你今天给我的电话给我的印象,好象是你非要各地服从你的指挥棒,奉你为老大,否则就要用各种手段压迫人就范呢?你已经树敌很多了,你不能再这样使自己孤立下去了!你说他们搞的全国筹委会没经过你把你列入是不尊重你,那你当初又尊重别人了吗?希望你以大局为重,立即缓和与各地矛盾,使本来就想看你垮台的人不能得计。

十问徐文立王希哲先生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561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