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中英:台湾“国家政权”合法论
11/27/04    吴中英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562
――国家政权的正义性、合法性来源、判定及反抗国家政权

“政权”、“国家政权”,这些概念我们并不陌生。但是,怎样去评论、去判定一个政权或一个国家政权,很多却都只是从其政策、行为等之类的具体情况去论述,而并没有用具体理论去论述。政权,是由国家公权力或国家公法人(国家公权机关)所形成的一个共同体。政权,有国家政权、中央政权、地方政权、基层政权等。国家政权,是指一个完全独立地拥有所有类型的国家公权(包括军权、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等)的政权,也可以说是由拥有所有类型的国家公权的国家公权机关所共同形成或组成的一个相互关联的整体。从理论上说,一个国家政权就表示一个“国家”。但是,现在,我们说“国家政权”,一般是从一个国家(按地域)的整体、总体上去说的。也就是“先有‘国家’,然后再有‘国家政权’,而不是用“国家政权”去确定“国家”。所以,一个“国家”,就只能有一个“国家政权”了,缺少国家的任何一部分,这个“国家政权”都不是完整的“国家政权”。任何一个国家政权都必然要是拥有独立的“军权”的。中央政权、地方政权、基层政权,这些则都是从纯政治的方面去定义的,所以,这些政权都不包含“军权”在其内。这些政权也就是拥有对内的国家公权。

古今中外,任何一个“王朝”、“政府”之类的,其实都是一些“国家政权”。人们只知道,让人民安居乐业、实行仁政的皇帝、领导人,就是好皇帝、好领袖,其国家政权当然也就是“好”国家政权了。但这只是从“感情”、“感觉”上的评价,如果从理论的高度去看,这也就并不正确、并不准确了。我提出“正义”的“正当或合理”和“罪恶”的“非正当不合理”的新解释后,当然也就可以把它们应用于“国家政权”了。所以,“国家政权”也就可以分为正义的国家政权和罪恶的国家政权。那么,怎样去判断一个国家政权的正义性或罪恶性呢?

我们知道,“国家政权”是由国家公权或国家公法人所组成的。(国家政权是国家公权的总体、整体。)其主要内容当然也就是国家公权了。那么,在“国家公权”之上还应该有一个什么权力呢?“国家决公权”。而国家决公权又是国家主权对内的主要内容。所以,“国家政权”的正义或罪恶的判定,当然也就要涉及到国家主权、国家决公权的所有者――国家法人(全民共同体)了。因此,国家政权的合法性的来源,就在于国家中“全民共同体”(人民)的决定(承认、肯定、认可)。国家政权的合法性,也就是国家公权、国家公法人的合法性。那么,合法或非法的国家政权与正义或罪恶的国家政权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说,法律有正义法与罪恶法之分,平常我们所说的“合法”,都应该是指“符合正义法”。“合法的国家政权”,就是指符合正义法而产生形成和存在的国家政权。“非法的国家政权”,就是指违背正义法(或符合罪恶法)而产生形成和存在的国家政权。所以,正义(或罪恶)的国家政权与合法(或非法)的国家政权是完全一致的。因此,判定一个国家政权是正义的、合法的,还是罪恶的、非法的,就是要看这个国家政权是否得到了“全民共同体”的决定(承认、肯定、认可)。这个过程,也就是“选举”(国家选举)。这“选举”必须是民主的选举,而不能是专制的选举,“选举权”必须是“直接”掌握在人民的手里(掌握在每一个公民的手里),而绝不能是由别人“代表”的。如果一个国家中的人民连表达支持或反对的权力都没有,那么,这个国家政权就一定是非正义的(罪恶的)。所以,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其国家政权就一定是非正义的(罪恶的)。

根据以上的理论原理,我们就可以对任何的国家政权的性质进行判定。就具体拿中国来说。首先,我们就可以断定:中国从古至今,所有的国家政权都是罪恶的、非法的国家政权,从来就没有过一个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这是从一个“国家”的整体、总体上去说的,如果是从部分、局部去说,那么,就有一个国家政权例外了,在下面我会具体讲述这一点。)因为这些所有的国家政权,都没有得到“全民共同体”的“决定”(肯定、承认、认可)。所以,中国当前共产党的国家政权就是一个罪恶的、非法的国家政权。它的主要国家公法人的“选举”,完全是虚伪的“选举”,是专制的“选举”。实质上掌握“国家决公权”(对内国家主权)的是共产党组织机关及其领导人。而人民的“选举权”,则完全被人大代表所“代表”了。因此,中国当前共产党的国家政权是根本就没有得到“全民共同体”的“决定”(认可)的。它当然也就不具有正义性、合法性了。然而,如果不是从一个“国家”的整体、总体上去讲,而是从一个“完全独立地拥有所有类型的国家公权”的“国家政权”的实体去看。那么,中国现在就已经存在着一个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了。那就是――台湾政权!我所指的这个正义、合法的台湾政权,是从蒋经国先生开放党禁、实行民主选举开始的。台湾政权,在中国现在这么一个特殊的情况下可以说是一个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它就像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北方政府一样,具有与其相似的性质。台湾政权,更是一个完全正义的、合法的地方政权,这是在任何情况下,它都具有的性质。它的基层政权也是正义、合法的。因为作为一个地方政权,它得到了全地区所有的公民所形成的“共同体”的“决定”(认可)。而与其相对的共产党的政权,则是罪恶的、非法的政权,它无论是
作为一个国家政权,还是作为中央政权、地方政权、基层政权,都是罪恶的、非法的。

所以,台湾政权想要摆脱中共专制的影响、威胁,这是可以理解和支持的,但是,其方法却是大错特错了。其最大的错误,就是搞“台湾独立”。这些年的事实证明:搞“台独”,不但不能使台湾在世界上获得“合法性”(正义性)地位,反而使其丧失了在中国的“合法性”(正义性)。不要说共产党绝不会肯定“台独”,就连十几亿的中国大陆人民,又有谁会答应“台独”呢?搞“台独”,只会使中国大陆人民对台湾、对台湾政权产生反感情绪,从而,也必将丧失台湾政权的“正义”、“合法”的国家政权、地方政权的身份。那些搞“台独”的人之所以搞“台独”,也终究是因为他们对台湾政权和中共政权的性质的错误认识或没有认识的缘故。我前面讲了,中共政权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任何一个角度,它都是一个罪恶的、非法的政权,而台湾政权却是一个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地方政权。台湾政权,是中国从古至今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你台湾搞“台独”,就像是一个“孩子”,断绝了和其他“兄弟姐妹”的关系,也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和“母亲”正在受到别人的压迫和控制,想要“一走了之”。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受到别人的尊重和支持呢?你又怎么可能会得到“母亲”和“兄弟姐妹”的理解和支持呢?所以,只要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坚决反对“台独”。如果台湾政权坚决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那么,它就可以认定自己的“中国唯一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地方政权”的身份,而中共政权却是罪恶的、非法的政权,从而,台湾政权也就不仅获得了在中国的“合法性”(正义性),还获得了在世界上争取“合法性”的正义权力。如果台湾政权能够支持并与中国的有志之士一起为消灭中国共产党的“党权专制”、实现整个中国的民主而共同努力奋斗的话,那么,台湾政权就必定会获得全中国人民的支持,并且,也可以获得外国力量和全世界人民的尊重和支持。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论点,就是:外国只有表示支持或反对一个国家政权的权力,而没有“决定”(认可)一个国家政权的权力。因为,“决定”(认可)一个国家政权的权力,是“国家决公权”,它是国家主权对内的主要内容,是属于本国“全民共同体”(国家法人)的权力,而并不是属于外国的权力。因此,我们也可以说,外国只有权承认一个国家主权,而无权承认一个国家政权。所以,如果中国人民都没有肯定、承认、认可中共政权,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却肯定、承认、认可中共政权,那么,我们就可以说:这些国家都侵犯了中国人民的国家主权。所以,台湾政权应该取得的是中国人民的肯定、承认、认可,而不是去寻求外国的肯定、承认或认可。否则,就有“叛国”之嫌。外国并没有肯定或否定本国国家政权的权力,这个权力是本国人民的“国家政权”。一个国家政权的“正义”、“合法”,必须要先有本国人民的“决定”(认可),然后,才有外国的肯定、支持。如果没有本国人民的“决定”,或本国人民是“否定”的,那么,外国就没有肯定、支持的权力。因此,外国也只有支持本国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的权力,而没有支持本国罪恶的、非法的国家政权的权力。

那么,是否所有的国家政权都是“不可抗拒”的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我认为,正义的、合法的国家政权是应该肯定、支持的,而罪恶的、非法的国家政权就应该否定它、反对它、反抗它,直至消灭它。所以,可以说,如果国家政权是罪恶的、非法的,那么,“颠覆(这个)国家政权”就是正义的、合法的;同理,如果国家是罪恶的、非法的,那么,“危害(这个)国家安全”就是正义的、合法的。

那么,在什么时候,人们(人民)才权使用暴力、武力反抗罪恶的、非法的国家政权呢?也许有人会说,在国家政权对人民进行残酷的剥削和压迫时,人民就有暴力反抗的权力。这是正确的,但还不准确。其实,人们(人民)本来就有权争取自己的应有权力――国家决公权(国家对内主权)。所以,人们(人民)在任何时候都有权使用暴力、武力反抗罪恶、非法的专制国家政权,有权使用任何可行或必行的方法、手段去争取自己的应有权力。只不过,在专制社会中,那些与统治者抗争的人、集团,大都只是为了与统治者争夺对人民的专制统治的权力(包括对国家主权和对国家公权的专制),而并不是为“全民”争取国家主权,也即为“全民”争取国家决公权。那些人、集团所建立的国家政权,也必定是专制的、罪恶的、非法的国家政权。(当然,这也有当时的政治、社会的理论水平低下的原因。)所以,那种与统治者抗争的人、集团,就只有在国家政权对人民进行残酷剥削和压迫的时候,才有使用暴力、武力抗争的权力了,而除此之外,就没有这个权力。但是,那些是为人民(“全民”)争取国家主权、国家决公权的人、集团,却在任何时候(不管是动荡混乱时期,繁荣稳定时期),都有与专制统治者、专制集团进行暴力、武力抗争的正义权力。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524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