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北春,问熊焱,问文立,问正义党!
11/22/04    青田(辽宁)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2367

先问一问那个老牌子的“北京之春”,你们召开的那个维吾尔人权会议的目的是什么?会议是否到达了目的?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根据报道,这是一个伊斯兰信奉者为本拉登与塔利班进行恐怖主义活动辩护、并指责美国在恐怖主义定义问题上霸权的大会(我不是基督徒,但常参加教会朋友的活动),也是一个中国新疆维吾尔人不负责任地攻击汉族人(我是汉化的蒙族)的大会,中国维吾尔族伊斯兰信奉者攻击美国,供给中国汉族人,海外民运人士只是软弱地防守,会议主持人认为这是一场“交流”。

接着我要问一问美国陆军牧师熊焱,你在为神而征战伊拉克,你在为美国全球反恐冲在死亡的第一线,但是你和徐文立(据说也是信基督教的)所支持和领导的“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网站首页挂着你穿着美军基督教牧师军官像片,网站里面却充满着这个组织的党员干部帮助那些为本拉登与塔利班进行恐怖主义活动辩护、指责美国在恐怖主义定义问题上霸权会议布置会场的照片,以及这个组织的党员干部同那些为本拉登与塔利班进行恐怖主义活动辩护、指责美国在恐怖主义定义问题上霸权的中国维吾尔人的友好“留念”像片。熊牧、熊军官,你是不是觉得有必要解释解释?

还有一个问题我要问一问中国民主党的徐文立,据北京赵昕透露你在信中这样说:“因为正如你们所知道的,一个纯政治性组织是完全不可能向西方国家政府和基金会申请到任何资金。于是,我在布朗大学落脚之后,立即着手成立了一个非赢利机构。”我要问的是:你成立一个非盈利机构的目的是为了向西方国家政府和基金会申请资金吗?如果你资金申请到了,那么你是用于这个“非盈利机构”呢?还是用于“政治性组织”呢?如果用于前者,那么“政治性组织”还是没有资金;如果用于后者,那你不是骗了西方国家政府和基金会吗?我不懂,所以问一问。

再问一问中国民主党的徐文立,据北京赵昕透露你在信中这样说:“通过正常渠道筹集政治资金,始终是中国民主运动和中国民主党在海外发展的要务,也是瓶颈。所以,2002年12月24日我抵美之后,首先将这件事情列为我首要要解决的问题。当然,资财之外,更重要的是理论和人才。”我昨天帮一打工仔去找工作,老板问这个人会不会干那活儿,他说那是他的本行。老板答应试工一天,工钱一天18块,结果他干了不到30分钟,老板就炒了他,没给一分钱。按照徐文立的逻辑,这位打工仔应该先拿工资再干活就好了,不是吗?98年民主党组党“注册筹备”,虽然原来风风雨雨,但是全国热热闹闹,就是你徐文立来个“成立党部”,结果把民主当组党给干翻了。你不把这事情说说,你觉得有谁真的敢跟着你的“领导”再干民主党?你说我问得有没有道理?

最后问一问“老朋友”正义党,你们是希望成为“全民党”,“人民党”,还是希望成为“贵族党”,“精英党”?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你们海外党员文章中经常贬义地提“农民党”、“无产阶级”、“平均主义”,也重复见到为“贪官”、“走私”辩护,并且号召性地说要和地方官僚“官民一家”,昨天石磊文章中又说起主张“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为基础的民主制度”。

海外民运组织,我怎么越看越看不懂了呢?请给我一点启发吧,不好回答,暗示也成。

[编后:“晴天先生”在投稿中说:“正义党网站编辑部,这是我第三次要求发表,如果不刊登,我将在论坛张贴,我要问的问题,可以不回答,但我问一问不可以吗?”实际上,我们希望能够把“问正义党”部分能够作出回答之后,同时发表您的投稿和我们的回答,只是您问正义党的问题不象问其他组织和个人那样具体,因此无法很快公开回答,希望不要误会。--陈翰]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513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