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组织起来自救吧
11/21/04    钱思同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1816
——读《张林被绑架遭遇》有感

一、起因

张林的文章在网上经常看到,今天突然读到他于2004年11月12日下午被黑社会(社会上的流氓渣滓团伙)在蚌埠市群力派出所的警察堆里被公然绑架、殴打、勒索的事实经过,当即就猛然生起一股正气,这股正气无处可发,随口向我太太诉说了其中的经过,看我太太听后木然的样子,我的这股正气就不加掩饰地向她发泄出来,之后又叹息自己也只有这支笔可以当作武器使用,在现实中无任何力气,设想这样的遭遇若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会跟张林一样无助,一想到这里,又向我木然的太太一阵乱发脾气。其实,我太太承受我的脾气是无辜的,她的木然正是绝大多数中国百姓的必然态度——普通百姓面对流氓团伙的暴力,除了逃跑或求助于警察之外,还能有什么道路可选择呢?看到别人遭受这样的欺负,普通百姓根本无任何力量,也不可能做任何事情,不木然、不麻木、不逃避,还能怎么样?我是没有任何理由对我太太发火的。

发过火后,我还是只能拿起这支软弱无力的笔,把人世间的事理说个明白,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但若这支笔使用得好,还是可以进一步做点事的;于是,我把这个题目定为“让我们组织起来自救吧”,这句话看似是有气无力的呐喊,但我想我会朝这个目标走的,若能够感染更多的人这样想和这样做,这个目标没准在某一天在中华大地上真的可以实现。

二、黑社会势力是无奈的道义组织

黑社会(或暗社会)是相对于明社会而言的地下组织,中共起家于黑社会,在上台之后,仍然是黑社会组织体系,是明目张胆的黑社会组织;而世界上一般的黑社会势力则都不如中共这样敢明目张胆欺负人,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国家暴力机器做后盾,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像中共黑社会恶霸势力那样不讲道义,世界上一般的黑社会组织首先是道义组织,维系成员之间关系的是道义,道义是比法律更可靠的保障,因为这里的规则是信誉与生命之间的交换,若黑社会组织成员失去信誉,譬如出卖朋友或者伤害无辜百姓等,则这个成员就会被确定为无信誉,则生命也就需要拿出来了。

黑社会相对于明社会,其成员选择加入其中的原因往往是出于无奈,例如水浒梁山的兄弟,他们一般是被官府逼迫上山的,他们也都是英雄好汉,他们不欺负百姓,相反,他们是为百姓伸张正义,他们杀贪官污吏,杀奸商,杀富济贫,他们不受法律保护,也不能公然在台面活动,官府依据法律还追杀他们,但他们之间的信用关系非常牢固,他们在社会上也广泛受到百姓的爱戴,他们有群众基础,若他们有机会,再加上政治理念,则他们很有可能从黑社会走向合法化而进入明社会。

张林做所遭遇的这十几个也被称作黑社会团伙的人究竟是否符合黑社会的标准?显然不符合,他们是中共蚌埠市委副书记的司机张明生手下的十几个流氓渣滓团伙,他们绑架张林太太的一位朋友家的两名孩子,目的是为了向这位朋友勒索钱财,在此之前,张明生已经向这位朋友勒索了一笔钱,供他赌博,这位朋友害怕躲藏到北京,于是才发生那十几个流氓无赖渣滓绑架两名小孩、而张林太太去营救而一起被绑架的遭遇。张林就是因为去营救他太太和那两名小孩而被绑架的,在张林太太救那两名小孩从窗子逃出之后,那十几个流氓就把孩子的逃跑赖到张林的头上。在此之前,张林多次打110报警,但警察说“没有流血所以不干涉”;更有意思的是,这十几个流氓竟然敢把一名报警者(指张林)强行拖进出租车带到中共的一个派出所(指中共蚌埠市群力派出所),而不是张林联合群众把这十几个流氓扭送进派出所,这十几个流氓显然“厉害”过中共的派出所所长和所有的警察,因为他们一到派出所就大喊大叫所长的名字,像呼喊自己手下的小兄弟一样,然后当着所长和警察的面对一名报警者(指张林)殴打和勒索!在张林遭受这样的滑天下之大稽的黑白颠倒的殴打和勒索的过程中,他多次要求身穿中共警服佩带国徽帽子的警察记录下这个过程,警察竟然说张林不是被绑架,而是被十几个群众扭送进派出所,说这种话的人比那十几个流氓要流氓无赖加无耻亿万倍,这让精神肉体正在忍受折磨的张林欲哭无泪,这都是什么世道呀,若张林落进真正的黑社会之手,其遭遇一定比这里要优待得多,因为真正的黑社会是讲道义的组织。中共蚌埠市委副书记的司机张明生手下的这十几个流氓渣滓团伙根本不是黑社会组织,他们根本没有黑社会的道义,他们是跟官府勾结,不,他们是有官府做靠山,他们在社会上欺压百姓,他们不是像水浒梁山那样的英雄好汉,相反,他们是梁山好汉追杀的对象,他们在群众堆里将被一人踹一脚而被踹死。

就张林所遭遇的这起绑架本身而论,我们强烈要求张明生所“伺候”的那位中共蚌埠市委副书记亲自处理这十几个流氓(包括张明生),按照中共法律,该杀头的杀头,该判刑的判刑,只有这样,才能洗刷中共沾染黑社会流氓团伙的嫌疑。

此外,那个跟流氓团伙勾结、见普通百姓遭受绑架而不作为、反而放纵流氓团伙、污蔑被绑架者不是被绑架、而是被当作犯罪嫌疑人扭送进派出所的黑白颠倒的中共蚌埠市群力派出所该当何罪?该怎样处理?难道人民群众还指望中共官方出面处理?摆在人民群众面前的道路和办法只有一条,那就是彻底砸烂这家派出所!这家派出所根本不是人民的治安机构,而是公然的欺压人民的贼窝,这家派出所以所长为首的所有警察都应当向当地人民群众自首、接受当地人民群众的审判,或者当地人民群众自发组织起来,先把以所长为首的所有警察就地镇压,再砸烂这家派出所!

三、共匪警察组织是理直气壮的社会恶霸势力

中共蚌埠市委副书记的司机张明生手下的这十几个流氓渣滓团伙根本不是黑社会组织,他们根本没有黑社会的道义;而他们所赖以作为靠山的中共,在整体上早已经被国际社会定性为中国最大的黑社会组织,是明目张胆的黑社会组织,共匪警察组织是中共这个中国最大的黑社会组织的爪牙和手脚。张林的遭遇再一次引证了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黑社会定性。

共匪警察组织干黑社会勾当是理直气壮的,因为他们有国家暴力机器,因为他们有法律,因为他们有源源不断的来自中国百姓交纳的税收。他们在明社会下干黑社会的勾当,所以,他们根本不需要黑社会所需要戴的黑色面纱,他们佩带的是刻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帽子,他们穿的是一身威严的警察服装,他们可以明目张胆地使用这些威严来吓唬老百姓。他们是明黑两边通吃的人,明的,他们依法惩治百姓;黑的,尤其是当他们抓不到法律依据而又想“修理”这个人的时候,如张林这样的持不同政见者,他们只好选择黑的,他们借助社会上的流氓团伙(我们知道,这些团伙根本没有黑社会的道义),这些社会流氓渣滓团伙也不含糊,有后台共匪警察组织撑腰,他们扰乱其这个社会来,即使是丧尽天良,他们也无所谓,因为他们有恃无恐。当共匪警察组织需要使用这些社会流氓渣滓时,这些渣滓祸害这个社会的本事就可以有恃无恐地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从而形成一股越来越膨胀的社会恶霸势力,共匪警察组织本身就是这股社会恶霸势力的“中流砥柱”。

就张林所遭遇的这起绑架本身而论,我们强烈要求中共安徽省委,把张明生所“伺候”的那位中共蚌埠市委副书记立即立案查办,限期他处理那十几个流氓(包括张明生);再处理中共蚌埠市群力派出所;最后是自首认罪。

四、普通百姓加入黑社会道义组织是更好的选择

张林的绑架遭遇有可能会发生在我们每一个普通百姓身上,普通百姓该怎样保护自己?面对这样的根本没有黑社会道义的社会流氓团伙,相比较共匪警察组织的明目张胆的黑社会勾当,普通百姓的一个更好的选择是加入社会流氓团伙。“两害相权取其轻”,若加入社会恶霸势力的“中流砥柱”——共匪警察组织,则一般百姓的良心将受到煎熬,若非经过中共的长期训练,一般人恐怕在良心上很难承受;所以,若只有这两个选择,则普通百姓只能选择加入社会流氓团伙,在这些团伙,还是有机会将他们改造成黑社会道义组织的——首先要他们割断跟共匪警察组织的一切关系,然后按照道义原则改造组织成员,尽管不要求他们为普通百姓做点什么正义的事,但也至少不伤害百姓,若他们觉悟提高了,再来杀贪官污吏,为百姓伸张正义,在历史上和在人民群众中留个英雄形象。

五、普通百姓最好的选择是组织起来自救

但是,黑社会组织总给人们一个不光明磊落的感觉,除非是被逼迫无奈,一般人不会选择加入黑社会组织;所以,作为在中华大地上堂堂正正活着的人,最好的选择是组织起来自救。

张林的绑架遭遇给我们普通百姓的一个启示是社会流氓团伙的可恶和该杀,但社会流氓团伙还是有可能改造成真正的具有道义的黑社会组织的,他们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并不是最可怕的。张林的绑架遭遇给我们普通百姓的一个最大的启示或者说一个最可怕的事实是:中国普通公民是在佩带国徽帽子的警察堆里被绑架、殴打、勒索,而这些警察竟然黑白颠倒地先说“没有流血所以不干涉”,后说“十几名群众(应该被惩治的流氓成了一般群众了!)将一个犯罪嫌疑人(报警者成了犯罪嫌疑人了!)扭送进派出所、这不是绑架”。任何一位中国公民,当看到这样的黑白颠倒的、明目张胆的、以纳税人的钱来欺负纳税人的场面时,会有什么想法呢?因为司空见惯而继续麻木?还是组织起来自救?我相信任何一个良心未灭的人见到这种情景都会猛然生起正义感的,都会想到假若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会怎么办。若我们普通百姓在此之前没有做任何准备,则到那个时候,我们也会跟张林一样感到无助,我们也可能像张林那样,临时想到操起菜刀自救,但又明显是势单力薄。所以,我们必须就在现在选择组织起来自救,我们不能等到事情发生时临时操起菜刀而又明显是去送死。

就张林所遭遇的这起绑架本身而论,我们首先要在这里为张林和他太太记一等功,张林太太面对十几个不讲道理的流氓无赖,她想到的是那两个孩子,所以,她不顾个人安危,走进一个明显出不来的地方,然后是带领两名孩子从窗子逃走,她的爱心、勇气和智慧都值得记一等功。张林打110报警无果、跟社会流氓和流氓警察论理,也值得记功,但更大的功劳是他第一时间(在病床上)把这些过程记录下来,让我们知道,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从记者和作者这个角度,张林值得记一等功。

在表彰完张林和他的太太之后,我们普通百姓再来考虑我们的安全问题,当我们遭遇张林的遭遇时,我们将怎么办?这个问题是本文的中心问题。我们从张林的遭遇所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组织起来自救。

怎样组织?人民和村的自治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但是,类似宪法赋予人民的其它许多权利被剥夺一样,中共也从没有允许人民在村这一级实现自治。我们明确告诉人民:自治就是要治理中共的官老爷,自治怎么还需要被治理者的允许?中共官老爷治理人民,何时经过人民的同意了?他们却一直欺压在人民头上。现在是到了人民不组织自救就没有办法活下去的地步了,自治还需要征得中共官老爷的同意?想明白了这个“理”的人民异口同声地说:不需要了。人民自发组织起来,建立自己的保卫组织。我建议,每三千个人组成一个团(也叫村),从中抽出五十名年轻力壮朴实的人组成这个团的保卫队,保护本团人民的安全。至于作战策略和武器弹药,团(自治村)及其保卫队首先应该重新树立起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首先以人连人的肉体生命将中共黑社会组织包围起来,然后一个一个歼灭,镰刀、锤头、菜刀、步枪、自制炸弹都是人民群众手中随时可以抄起的武器弹药,毛泽东的人多力量大的气势应当在人民群众中间首先唤醒,光这股气势就足以把中共黑社会组织一个一个歼灭!

假若张林被绑架所发生的那个地区之前有了这样一个自治组织,有了五十人的保卫队,则那十几个流氓也不敢拿张林、张林太太、那两个小孩、小孩父母等等普通百姓怎么样,这些流氓还有可能被改造成保卫队里的成员呢。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509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