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七篇)
11/21/04    赵昕(北京)    投稿    存库之前的阅读次数:4097
——重读陈树庆先生《大旗在飘扬》有感(系列之二) »
——与徐文立先生私人通信录(系列之一)

1、徐文立先生 2004-11-1 9:09 发来家信:

诸友:

通过正常渠道筹集政治资金,始终是中国民主运动和中国民主党在海外发展的要务,也是瓶颈。

所以,2002年12月24日我抵美之后,首先将这件事情列为我首要要解决的问题。当然,资财之外,更重要的是理论和人才。

因为正如你们所知道的,一个纯政治性组织是完全不可能向西方国家政府和基金会申请到任何资金。

于是,我在布朗大学落脚之后,立即着手成立了一个非赢利机构。

当2003年3月26日,我们在罗德岛州注册了“关注中国中心”后,即刻通报了美国政府,立即得到了他们国家安全助理赖丝女士的赞扬,之后伊拉克战争打响,我虽有三次与美白宫、国务院高层人士会晤,和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申请资助,但均未获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总结经验教训之后,这种努力仍在继续中。

作为一个郑重宣誓参加中国民主党的我,自然不应辜负“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所赋予我的使命;作为“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四常任主席之一的我,将忠实地执行党的决议,为党的事业奋斗。

我认为,目前在继续申请资金的同时,正式开始在海外恢复和健全中国民主党组织的工作的时机已经具备。

为了避免发生抢旗子、争位子的内讧,我认为依然采取低调组织、低调名称、低调工作的姿态较为妥当。所以,仅以《文告》方式用中英文同时发布正式开始在海外恢复和健全中国民主党组织的工作。(《文告》附后)

为了使所有愿意参与其中的海外的朋友们不要忘记自己作为一个政治流亡者的身份,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国在中国,不要忘记自己的事业重点在中国大陆。所以,筹建的中国民主党海外组织的名称拟为“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设在美国),并逐步或同时筹建“中国民主党亚洲、美洲、欧洲、大洋洲、非洲等流亡党部”。

这个时刻,自然让我想起“西单民主墙”、“八九天安门”的艰难岁月和1980年6月10日—12日的那次徐文立、王希哲、孙维邦、刘二安等人策划在中国大陆建立反对党的“甘家口会议”,岁月荏苒,一晃竟24年过去了,我们还活得好好的,我们真应该在一起共一场大事业了!

不知你的意见如何?我迫切地希望你能够支持“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的筹建工作。

王有才先生已经私下多次明确向我表示无意和我合作共事。但,也表示会支持我的工作,而不会公开予以反对;我也坦率地表示了与他相同的态度,并接受了他的邀请在他有可能组建的组织中担任顾问的职务。希望你能够了解,这有可能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我期待你的意见和答复。

徐文立

2004年11月1日(中国时间)

2、徐文立先生 2004-11-3 0:59 转来信件:

文立兄:

我同意先集权后分权的建议。革命尚未成功,还是先集权的好。

黄华

以下是我起草的声明,是草稿:

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关于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成立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自1998年6月25日在国内公开筹建以来,已经6年多过去了。自1989年12月以来,中国民主党遭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全面镇压,已有近40名党员被判入狱。由于受到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中共先后将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徐文立,王有才流放海外。

中国民主党没有倒下。自从她遭到中共的残酷镇压以来,一直到今天,仍然有不少国内的党员不屈不挠,坚持斗争。国内地下党员的力量在逐渐壮大。

在海外,大量的中华儿女继续高举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在不同的组织里战斗。

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的成立使我们感到振奋!她象征了老一辈的中国民主战士和新一代的中国有志青年正在前赴后续,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奋斗不止。

为了建立一个强大的民主中国;为了狱中受难党员的牢底坐穿;为了死去的民主战士;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我们声明如下:

1,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接受中国民主党流亡党部的领导。
2,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将协助和支持中国民主党欧洲流亡党部的组建工作。
3,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呼吁海外其他以中国民主党名义活动的组织集结到流亡党部的旗下。
4,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呼吁中国共产党开放党禁,释放所有政治犯。
我们坚信,我们的事业将是造福于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

中国民主党英国党部

2004-11-09

3、徐文立先生 2004-11-0 8:03 来信

哈哈!已发成功!

徐文立

4、赵昕 2004-11-6 所写致徐文立先生信:

文立先生:

我是赵昕,以下文章是我的基本意见:也即无论做什么,一定要建立在“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基础上,才能殷服人心,无所诟病。

我郑重建议:文立先生暂时不要建立中国民主党新的总部,先与王有才先生、谢万军先生等等现在国外的中国民主党创始同仁充分商量后,尽力争取经过“实质正义 程序正义”的合法性选举,然后统一各个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分工合作,开展工作。也只有这样,才能力挽狂澜于乱局之中,以免贻笑天下。

“良药苦口利于病!”,也许有些话比较刺耳,但拳拳之心,为大局计,谅可为文立、万军、有才等等朋友所体谅。

本文只发给文立一个人先看,可能的话,也请你转发给万军、有才看看。有什么意见,请尽快在11月9日之前回复。如文立先生执意要成立新的组织,并担任主席一职(万军只是宣布为总召集人,且做了不少实事呀),那么我先诚恳通报:我将把此文公开,以使真理越辨越明!

基于为文立和诸君大节计,最好如此了!切切!!!!!!

赵昕焦虑万分急书于北京2004年11月6日

5、赵昕2004-11-7写完《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重读陈树庆文有感》一文后的公开声明:

赵昕声明:本文为“结党营私还是组党为公”系列第一篇,意在促使同仁反思,放下名利私欲和自我膨胀,遵循民主政治的基本程序和合法原则,为了共同的伟大理想而团结努力!并愿意郑重承诺:我个人为避嫌僚,愿意在将来合乎民主程序合法地投票选举党的领袖时,把我的一票投给徐文立先生。欢迎理性交流商榷,如有非理性的漫骂和攻顸,本人将仿效李敖的做法,必将刨根问底,揭露事实真相,连续不断地把本系列写下去,将笔墨官司进行到底!

6、徐文立先生未经授权同意,把我和他私下沟通的信件转发王希哲;

7、徐文立先生2004-11-8 16:59一言未发,转贴王希哲文以此回复我,并在主题里注明:

FW:请转赵昕并诸民主党内外友人!

胡说八道的赵昕!

王希哲

谢万军是什么东西?是喝民主党血招摇撞骗声名狼藉的败类!

他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中国民主党总部”的““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基础”在哪里?他的那个“总召集人”的““实质正义程序正义”的合法性基础”在哪里?你赵昕那样支持他,好几年了,他的丑事坏事这些“实事”干得多了,怎么不见你“焦虑万分”对他““良药苦口利于病!”一句?你的“焦虑”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伪善!

文立改建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流亡党部”及其主席身份,叙述非常清楚,法源来自1999年2月6日北京十几个党部联合成立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决议。谢万军早在国内就申请成为了她的成员(后在海外受到处分,撤销了他的联总执委职务)。正是这个坏蛋,在联总的帮助下来到海外,却另拉山头,自封“总部”,自封“总召集人”大作移民生意,对王希哲百般“良药苦口”不听,从此开了海外“民主党”各自随意自拉山头的恶例!

赵昕,你威胁文立说:“那么我先诚恳通报:我将把此文公开,以使真理越辨越明!”么?放马过来!我王希哲为徐主席挡箭,先与你战三百回合!

王希哲

2004年11月7日

徐文立

——重读陈树庆先生《大旗在飘扬》有感(系列之二) »

This article is archived on 05/22/2005 from: http://cdjp.org/gb/article.php/2508 It may or may not be still active at its original address. Pictures may not show correctly on the archived pages.